飞卢小说网

倾说 第二十四章 生气了是要哄的

小说:倾说  作者:椿玗颐  回目录  举报
  

  石智本来想送刘妍的,但见有李想,就算了,即便刘妍婉拒,石智还是给刘妍的姥姥打了份汤。她说老人家要多补补。

  李想打了车,两人坐在后座,刘妍望向车窗忽略身旁的李想,李想看着刘妍身影,已经想好的开口话题,愣是没有说出来,急得搔头抓耳的。

  开车的师傅透过后视镜看向李想和刘妍,以为两人在闹变扭,一声笑替李想打破僵硬的气氛,“女孩子生气了要哄,实在不行,就死皮赖脸的贴上去。”

  师傅的一句话,把后座两人的视线拉过来,两人一时懵,最后是刘妍先反应过来,她一脸尴尬别过看向车窗。李想后反应过来,脸红了。

  师傅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在后视镜直接与李想对上眼,又笑了。

  李想的脸又红了,觉得是被车内的暖气给闷的。

  车子在小巷外停下,小巷子窄,车开不进去,从这里穿过小巷也就几来分钟。刘妍下了车没等李想就径自向前走。

  李想关上车门匆匆跟上,一边叫着刘妍的名字。

  小巷子风口大,吹的衣服呼呼响,吹在身上更是冷,刘妍想起李想衣服穿的单薄,便忍不住回头看他。李想见她回头看自己,顿时笑了起来。刘妍飞快回过头。

  李想的笑慢慢淡了下来,但还是叫道,“等等我。我跟不上你。”

  刘妍没理他,向前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刘妍眼一睁,转过身,就见李想趴在地上垂死挣扎。

  刘妍小跑过去,小腹又是一股热流流出。

  刘妍扶起李想,李想踉跄几下站起,然后故作步伐不稳,顺势地搭在刘妍肩膀上。

  刘妍是见他腿有伤,不然早把他扔地上。

  李想很委屈,“前几天不是好好的吗,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你说,我改。”

  刘妍别过头,没有说话。

  “刘妍。”李想突然轻声唤道。刘妍回过头,他低头看着她,刘妍抬眼就撞上李想高ting的鼻子,四目对撞。

  李想温热的呼吸打在刘妍的脸上,有股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只觉自己的脸很烫。

  小巷子的尽头有光,那束光从他们交叠的身上穿过来,透着青春的味道。

  刘妍不安的转了转眼,李想艰难的咽了咽。

  有心跳声响起,不知谁的,就是那一刻的心跳,刘妍慌忙推开李想,李想站不稳身子晃了晃,最后撞上小巷的墙上。

  疼的李想一声闷哼。刘妍听到李想的疼痛声,想上前看看但被内心挣扎的意识扎根在脚底,动弹不了。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李想问道。

  “没有,我只是生自己的气。”

  “那你干嘛不理我。”

  刘妍语塞。

  李想shen手抓住她的手腕,他的手心是滚烫的。烫得刘妍浑身一颤,他说,“不要气自己,姥姥会心疼的。”

  刘妍抬眼看他,眼眶有些红了。

  李想瞧见,急了,“我是想哄你来着,怎么把你哄红了眼。”

  “李想你神经啊!”

  “哪有,刚开车的师傅都说了,要哄你,哄不了我就打算死皮赖脸贴着。”

  “不要脸。”刘妍蹭的甩开他的手,转身离去,zui角却是轻轻扬了起来。

  李想在身后叫道,“我腿疼。”

  刘妍没理他。

  “我腿真疼。”这话带了连李想都不名的撒娇意味。

  刘妍依旧装作没听到向前走,李想靠在墙上,宠溺地摇了摇头。

  刘妍回到家,门是关着的,姥姥不在家,这瞬间把刘妍着急的在院子里打转,她看到李想,迎过去,李想看出她眼里的不安与担心,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我姥姥不见了,她平时不出门的。”刘妍有些急红了眼。

  李想倒镇定下来让刘妍别担心,“先去我家看看。”

  刘妍瞬时燃起了希望,姥姥平常会去李想家窜门子。二话不说就跑出院去李想家,但没想到刚出门口,刘妍的小腹就一阵抽疼,她停在门边上换气。

  李想看到她突然停下来,以为身体不适椅在门边上,一蹦一跳跑过去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刘妍摇摇头,示意没事,让李想回家看看。

  只有刘妍知道,小腹涌出大量ye体出来。

  李想虽然担心,但也知道此时的刘妍,比起自己的身体,她更担心她的姥姥。

  于是李想拐回自己家。

  刚进门,就看到母亲罗玉芬在给绿萝浇水,她听到动静抬起头看,见是自己儿子,劈头盖脸就拿过去,“一整天哪去了,在妍妍家也不见你。”未了,还是操心地问道,“中午吃饭了没?”

  李想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而是直接问道,“姥姥在不在,刘妍的姥姥。”

  罗玉芬一下子愣住,回答道,“不在啊,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时,罗玉芬盯着出现在门口的刘妍。

  刘妍又问一遍跟李想一样的话。罗玉芬摇头,看着两人表情都显担忧,不免担心地问道,“怎么了,你俩火急火燎的,姥姥怎么了?”

  刘妍瞬间就哭了,这可让罗玉凤李想母子俩乱了阵脚。

  其实在石智和李想离开后,周仁媛关上门去了附近的天朝银行,本想着之前就该去银行,但总是健忘,趁着现在记住,便去银行。周仁媛捏着从工作人员替她拿的排队号,坐在银行大堂的休息椅上,等着排队。银行有很多人在排队办理,不是坐着就是站着低头看手机,大堂里就周仁媛岁数最大。

  大堂里有暖气,人也多,所以很暖和。

  周仁媛一只手一只兜外套的兜里,一手捏着排队号的纸。

  广播里响了两边23号,周仁媛没有听到。还是一旁的小伙子凑了过来了看了一眼周仁媛手中的是23号,便叫道,“婆婆,该你了。”

  周仁媛一下子清醒过来,忘了道谢,哆哆嗦嗦站起走去柜台。

  柜台前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一天下来反复微笑对着顾客,不厌其烦重复话语,zui角也僵硬了,zuiba也干了,好脾气更是消磨了,原本绷着的脸在见到周仁媛出现在她的柜台时,脸色瞬间好了起来。

  工作人员微笑地对着话筒说,“您好,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周仁媛缓缓坐在凳子上,一直兜在兜里的手shen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本很旧的存折,放进窗口下方的洞槽里。

  周仁媛看着玻璃框里的模糊不清的人,说,“我想取钱。”

  “您要取多少。”

  周仁媛想了想,存折好像有个几万,时间太长,竟忘了具体数额,眼睛也花,看不清东西。

  “一万。”周仁媛想了想,剩下的全部留给妍妍。

  “好的!”工作人员说道,打开存折,存折上是周仁媛的账户名,余额有五万,只有存没有取的记录,最近存款时间是在十年前。

  在输入密码时,周仁媛输错了,工作人员要求再输入一遍,周仁媛眯起眼睛输入进去。

  拿到钱时,工作人员还特意提醒她注意钱财,周仁媛微微笑,感谢她,工作人员都红了脖子。

  走出银行门口时,周仁媛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最新的银行卡。门口站岗的保安两只眼睛亲眼看到那位刚刚出银行的婆婆将一张银行卡丢进垃圾桶里。

  保安跑过去叫道,“哎,婆婆,你银行卡!”说着从垃圾桶里掏出来。奈何周仁媛似乎耳背,并没有听到,外门人很多,周仁媛很快消失在人海里。

  保安举着从垃圾桶里掏出来的银行卡,mo索前方。不见婆婆那位身影。

  保安纳闷地将银行卡两面翻看,便看到磁条一条白边上写了三个字,“刘昌德”,似乎是持卡人的名字。

  保安想丢掉,想了想拿了进去交给柜台,说是别人遗失,看有没有人来挂失。

  刘妍和李想还有罗玉芬在附近找姥姥,刘妍急。得发慌,最后在一条小巷路口,激动地跑过去抱住姥姥。

  刘妍靠在姥姥的肩上,哭了,她用手抹了再抹,姥姥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

  或许没人体会刘妍的心情,那种失去的感觉。

  李想和罗玉芬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

  晚上,刘阿姨在石智的房间里捡石智换下衣服,准备拿去洗衣机洗。在最后一件里,刘阿姨看到一条棕色的围巾,想不起这围巾石智是何时买的,便拿起围巾放在鼻子处闻了闻,有带过。

  这时,石智一身白绒睡衣,擦拭刚吹干的头发从外面走进来,一眼便看到刘阿姨手中的围巾,脸色变样跑过来,从刘阿姨手中拿过围巾,说道,“这个先不洗。”

  刘阿姨愣愣地哦了声,拿着衣篓走出房间,然后狐疑地回过头瞧了一眼石智,石智竟破天荒地站在那对着一条围巾傻笑。刘阿姨眨了眨眼,拼命摇头,摇掉自己身上的一层鸡皮疙瘩。

  刘妍一直跑厕所,小腹胀痛,跟来姨妈一样,她换下一片又一片的姨妈。身体有些虚脱的走出洗手间。

  姥姥在椅子上看着她,询问刘妍是不是感冒了,因为昏黄的灯光下,刘妍的脸色很苍白。

  刘妍摇了摇头。

  姥姥起身去洗手间上厕所,她进洗手间的第一眼就看到垃圾篓的姨妈巾,虽有好好掩着,但还是露了红出来,姥姥皱眉,布满皱纹的脸上有着无尽的沧桑,她想起衣柜下的抽屉里,有两个多月没动过的姨妈巾,瞬间红了眼睛,抬起头捂住脸,ni喃着,“造孽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