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倾说 第十二章 无知只因是年少

小说:倾说  作者:椿玗颐  回目录  举报
  

  李想有些沮丧地走出办公室,石智靠在墙边上惬意地抓着卫衣帽上的白色带子,左转转右转转。

  李想走过她身边时,石智叫住他,她上前两步,问道,“你请假不会是因为刘妍吧!”

  李想停住脚步却没有说话,石智说的没错,他请假的原因是因为刘妍,知道刘妍在上课时间跑出学校,他很着急也很担心,李想给他母亲打电话询问时,他母亲就在刘妍家,还疑惑地问他什么事。他没敢直说,只是绕着圈子才知道刘妍没有回去过。他怎么能不担心。

  石智说,“要是我替你找到她,你怎么谢我?”

  李想回过头看她,这个女孩一直带着笑,似笑非笑,眼睛里却像藏了把刀一样,喜欢把人玩弄于掌中。

  可即便如此,李想还是走近她,问:“真的?”

  “看看吧!如果找到了,我要你谢我。”

  “怎么谢你?”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想要一份礼物,你要用心点挑。”石智说。

  李想皱眉,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石智也没等他回答,便越过他走出办公室的走廊。

  李想站在原地盯着石智离开的背影愣了好久。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快,晚自习的第一节课,外面的天色就暗了下来。

  李想坐在靠在窗户的走道处,教室里很安静,只剩下翻书地声音和笔在纸上摩擦地沙沙声,老师在教室门外与隔壁2班的老师说着话。李想握着笔,对着习题看不进一个字,更是写不出一个字。他抬起头,望向漆黑的窗户,窗户上照出教室里的影像,还有看不清任何表情的他。

  走出校门的石智站在路口朝两边方向看了一眼。

  石智没有去医院,她请假就是不想在学校待着。还有另一个理由,今天是她16岁的生日。

  石智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没有人了解她的世界,她的所有做法在别人眼里都是错的,因为是他们给她贴上坏女孩的标签。经常听到有人说,“看,她就是石智,这人特讨厌,以后别理她。”

  就因为一句话,有人便也跟着讨厌石智。

  石智笑,他们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自己,背后里用尽言语攻击自己。然后他们得意的笑,满脸写着仁义道德,却透着无知,只因年少。

  路边的路灯到点就亮起,一排排亮到看不见的远方,橘黄的灯光,孤寂长远。夜晚时分冷的冰凉刺骨,路上没有什么人,石智思量了一下,朝上方走去。她一整天没有吃饭,可能习惯了,根本察觉不到饿,只是觉得冷,她把卫衣帽带上,捏了捏冰冷的耳朵。

  路两边是店面,有的店面关了门,而小卖部还在开,只是门虚掩着,石智走过的时候听到里面有打麻将的声音,她看了一眼,小卖部里聚集了一桌子的人在打麻将,旁边坐着几个大人小孩烤着电炉说着话,孩子们互相嬉闹着,像是一家人,他们zui角漾开的笑容是石智最记恨的东西。

  石智掏出耳机,将耳塞塞入耳中,再也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

  时间跨越到另一座城市,某区别墅里,一qun上流社会的人为主人家的小少爷庆祝两岁生日。

  桌面上美酒佳肴丰盛多样,水晶般高跟杯里轻轻荡漾着殷红的ye体,照映着大厅里的宾客,全是政商界的名流,气氛沸腾。

  一曲协作曲轻轻被小提琴拉出而飘荡出来,即便被繁华的热闹给埋没,但还是可以听出曲子里的婉转动听,丝丝荡漾。

  一位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女士,披了件棕色披肩,头发盘起,浓妆艳抹,风韵犹存。她端着酒杯晃了两下,盯着客厅墙面上挂着的全家福。

  相框里,四十多岁的男人西装打领与一位年轻女人坐在雕花红漆椅上,女人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孩子,面对镜头时,男人和女人都笑的很幸福,就连孩子也咧开zui笑,唯独站在他们身后的少女,却是面无表情。

  相框里的男主人向女士走过来招待,女士与他轻轻碰杯,小饮一口,问,“石董,这个女孩好像没见过。”

  被称为石董的男人顺着女士的视线望去,绅士一笑,回道:“我女儿。”

  女士明白地点点头,将话题转向商业上。

  业界里的人都知道,KM集团的石董事长石中伟在与现任妻子结婚前曾和前妻孕有一女,只是这个女儿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没人提,就渐渐被人遗忘。

  大厅中央,几个名媛逗着今日的小寿星,小家伙头上带着寿星帽,无措地望着围着自己的阿姨们,然后害怕地叫着妈妈。

  一个年轻的女人抱起孩子笑着且宠溺的亲了一口,孩子两手抱着女人的脖子叫着妈妈,旁边的女士们都孩子的模样逗笑了。

  石中伟望着她们,放下酒杯,微笑的同时也眉头轻蹙,似藏心事,他转身走出大厅。抱着孩子的女人在一qun女士中交谈时,她看了一眼石伟走出大厅的背影。

  石中伟走在外面的走廊上,热闹的声音被大门关在了里面。

  石中伟掏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却无人接听。

  助理走了过来,向他点头。

  石中伟叹了口气,望着漆黑的夜空久久才问道,“东西送过去了吗?”

  “送去了。”

  石中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助理抿了抿唇,犹豫了许久,还是说出口,“董事长不去看看小姐吗?今天,也是小姐的生日。”

  “那孩子应该还不想看见我。”

  助理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石智走在街上,一路张望一路踢着石子,跟李想说会替他找到刘妍,纯粹是无聊,她就是想给人希望后再给失望,她自己都不知道刘妍在哪,要去哪找,有没有回家都不知道,她怎么找。

  但她也担心刘妍,就这么一路张望寻找。

  石智有时候也猜不透自己,她是个孤单的孩子,把自己变坏才能伪装她的脆弱。当她愿意为一个人好时,就会一直为对方好。刘妍的眼睛很干净,至少石智看她很顺眼。石智说过她们很像,因为她们都一样失去了母亲,也都暗藏心思,只是刘妍不善于伪装。

  第一次注意到刘妍时,是在上个学期,她走过田径场升国旗的地方,夏天的天气本来就热的受不了,加上知了没完没了地叫,石智有一种想把学校里的树给烧了的冲动,正当她烦躁时,她看到刘妍坐在台阶上把自己躲藏起来,埋在臂弯里哭的很悲伤,石智被闹腾地想骂过去,却注意到对方是前阵子刚死了母亲的刘妍。石智顿时愣了好一会,然后把要骂的话吞回去。她静静站在台上看着台阶下少女因哭泣而抖得厉害的身影。

  悲伤欲绝,那种死一样的疼痛,石智懂。

  比起心中的悲伤,炎热和知了的叫声都感觉不到。

  在炎热的太阳下,在刘妍不知身后还有人的情况下,石智安静地陪着她,陪到她不再哭泣,陪到她快要发现石智时,石智便转身离去。

  画面重复了那天的情形,四处张望的石智终于看到远处蹲坐在路灯下的刘妍。石智舒了口气,摘下耳机,快步走过去。

  橘黄的灯光打照在刘妍的头顶,她JiaoXiao纤瘦的身子缩成抱成一团蹲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

  石智停在刘妍跟前时,刘妍戒备地抬起头,见是石智,又放松了下来。

  石智有些无语,她问:“是不是跑出学校后悔了?”

  刘妍没有说话,她抱紧双膝,将脸埋起来,就像一只被丢弃的可怜兮兮的小猫。

  “为什么跑出学校?”石智又问,问完之后又觉得刘妍是不会回答她的。石智重重呼了口气,望了一眼几近无人的街道,想着,刘妍在这里蹲了多久,被风吹着应该会冷吧。

  石智说,“别在这里蹲了,走吧!”

  刘妍没有反应。

  石智有些无奈地转了个身,刘妍以为她要走,立马shen.出手抓住石智的kù脚。

  石智顿住,低头顺着视线,看向手的主人,模样的确可怜兮兮的。

  石智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刘妍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差点踉倒。

  只见刘妍抱住石智的小肚腿,哇地两声就哭起来,似要将心中压抑的情绪全部倾泄出来。

  石智被刘妍这一哭,不知所措。

  刘妍紧紧抱着石智的腿,哭的泣不成声,zui里叫着“妈妈”。

  石智皱了皱眉,听着刘妍一遍又一遍喊着妈妈。

  路边居住的楼房,有人打开了窗,许是听到哭声才特意看看。

  石智一动不动,她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空,那里有两颗明亮的星星闪着耀眼的光芒。

  石智shen.出手,轻抚刘妍的头给予安慰。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