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我把末日献给了国家 48.丰凝儿的生日(第二更)

  被许晨突破时所破坏的大厦玻璃不足两个小时便被维修好了,在将一份基础的精神观想法交给梁暮远和孙元之后,众人便迅速离开了大厦总部。

  当天下午,宁森和周立国才“闻讯”赶来,他们有些姗姗来迟的意思,先是询问了许晨一番情况之后,又了解到了一些新的东西,才又匆匆忙忙的赶了回去。

  而许晨在晋级气血境之后,想要更进步一步达成气血圆满,就不再是简单的水磨功夫了,在前世的黑暗年代中,他用了接近两年的时间,才晋级到气血境,之后又用了一年,才把气血打磨到圆满的地步。

  而现在,有了充足的经验,又有着元神力量做后盾,自然是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但许晨不着急,任何一次境界的突破之后,都必须迅速沉淀下来,这是修炼的基础,往往越是着急,就越会出乱子,眼下的重要任务还是将气血稳定,并处理那些已经耽搁了一天一夜的工作。

  关于食物储备情况,宁森已经计算出了大致需求数量,还有一些必备的药品......

  还有关于黎明之剑的武器装备情况,实际作战应用等细节的报告......

  国内常驻外籍人口处理方案.......

  很多问题,虽然不用许晨去思考解决方案,但这些东西都会汇总到他的办公桌上,他是唯一了解黑暗降临后实际情况的人,任何计划和政策的施行,都必须得到他的首肯才行。

  而许晨也要综合黑暗降临后的实际情况,提出一些建议或者是其他方案之类的,像是这类的问题不在少数,也幸好他晋级了气血境,哪怕一个月不眠不休,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说起来,许晨现在也有一丝位高权重的意思了,共和国几乎所有的改革方案都必须他签字之后才能实施,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多久。

  平心而论,许晨对权利没有多大兴趣,他前世在庇护所中,也是仅次于绝天武圣级别的高手,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那又怎样,无论吃的好与坏,睡的chuang软与硬,终究没有能够逃离恐怖的黑暗。

  拉开窗帘,窗外已是深夜,明月高悬,首都这座星火繁盛的城市一览无余。

  压在他身上的担子不轻,可他不能放弃,不是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也不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生活,而是因为在这个qun体之中,有关心他,也有他所关心的人存在。

  带着家人找一个不被黑暗所笼罩的地方,或者发展自身力量,只保护家人?

  对于这个问题,许晨早就有了不可动摇的条件。

  人类终究是一种qun体性的生物,在恐怖的太阳吞噬者面前,没有人能幸免于难,只有足够冲分的准备,和依靠qun图强大的团结力量,才有希望战胜未来所面临的严峻危机和考验。

  黎明,办公桌上的文件已经少去了一半,余梦月端着一杯咖啡走进了办公室,她挂着厚厚的眼袋,显然也是一夜未眠。

  许晨看了她一眼,诧异的道:“不是还有方静么,你怎么还没休息?”

  方静是许晨的另一名助理官,只要负责的是许晨生活相关的事情。

  “职责不一样,这都是应该的。”余梦月说道。

  许晨没有再多言,既然余梦月进入了国家危情战备组,自然已经做好了挑灯夜战的准备,这种通宵达旦的处理事物也并不是第一次了。

  余梦月送完咖啡之后并没有立刻走出办公室,而是犹豫了一会才道:“昨天您正在忙,一位叫丰凝儿的女士给您打了七个电话,让您抽空给她回电。”

  听到丰凝儿这个名字,许晨手中的钢笔微微停顿。

  虽然没有告诉家里他具体在做什么,但他们多少知道一些,大概就是许晨在为国家做事,虽然不知道许晨这个高中都没念完的人能为国家做什么,但有领导出面,他们想怀疑都不行。

  许晨平日里公务繁忙,手机也处于保密状态,并不是想打就能打进来的,丰凝儿偶尔会给他致电,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过一段时间再打回去,每次也就两三分钟不等。

  不得不说,他这一段时间倒是疏忽了家里人。

  “今天几号了?”许晨想了想,突然问道。

  “十月二号。”

  “我说yin历。”

  “应该是八月十三。”余梦月思考了一会后答道。

  许晨放在zui边的咖啡略作停顿,随后又放了下来,道:“安排一下行程,今天晚上我要回家,另外订一份蛋糕,不用太大,但要好一点的。”

  余梦月点点头,瞬间明白了什么,追问道:“用不用再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这个我自己来吧。”许晨说道。

  丰凝儿的生日到了。

  许晨记得,曾经家里的条件算不上太好,父母也忙,每年他们两个过生日的时候,都只能在晚上吃上一顿稍微好点的,从来没有过蛋糕这种东西。

  记得小时候他还曾经不懂事嚷嚷着要蛋糕,那时候丰凝儿总会煮上一个荷包蛋,在上面撒上白糖,然后骗他说这就是蛋糕。

  不过自从长大以后,哪怕家里条件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他却再也没有要过蛋糕,丰凝儿的生日也是如此,一家人早已习惯了没有生日蛋糕的生日。

  这中间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丰凝儿总是嚷嚷着比他大三天,但其实是大三个月才对,毕竟许晨的生日就是他生母的忌日,他记得清清楚楚。

  之所以丰凝儿一直说大三天,是因为小时候父亲许言曾经开玩笑的说道:“你们两个其实都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就隔了三天。”

  想起自己的家庭时光,许晨脸上不由露出微笑,但很快他又攥紧了拳头,望着窗外天边泛白的地平线,太阳即将升起。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