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青莲剑仙的异界之旅 李太白的回忆-情动

  月下密林

  北风卷地,落木萧萧

  一片落叶坠地,又一场关于生灭枯荣的故事落幕

  是枝无声的泣声,风的多情哀歌都无法挽留的

  一人站在其中,衣袂飘然,身若孤鸿,眸显剑芒

  一人踏着落叶而来,怀中抱剑,他是一位剑客

  两个人,两柄剑,又一场生死

  “在下,昆仑派授剑长老门下叶轻歌。”

  “我知道,你会来的”那人说

  无言

  “当年,你让我去寻找天下最快的剑是什么”

  “你找到答案了?”他开口了

  “是足以斩断情丝的剑”

  “可世间根本没有足以斩断情丝的剑”

  “不,已经有了”

  他正视着这个剑客,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正视

  这柄剑已经铸成,只需要等一个出鞘的机会即可撼天动地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与我无关”

  剑客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残忍与愤怒

  杀意爬满了剑客被愤怒扭曲的脸,紧接着,是凄然

  “还不拔剑么?”

  “来吧”他意外地非常平静

  剑客脸上的杀意、凄然尽数tuì.去,只余下平静

  剑客杀人之前都很平静,只有这样,他们出剑才能十足的快、准、狠

  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

  风过无痕,又一片落叶投入了幻灭的怀抱,让它的故事落幕

  他十四岁那年拜入了昆仑

  至于为什么是昆仑

  他也忘了

  “何事入我昆仑山门”

  “学剑”

  于是他拿到了他的第一把剑

  和他一起入门的弟子,陆续学到了精妙的剑法,有甚者已经被掌门收为关门弟子

  而他,只有一套迅雷剑法

  不,是一式,天地同仁

  因为他在门派中的位置,只值这一招

  但再普通的剑招,只要你比别人熟,只要你肯挥动成千上万次,你都能发现其中的精妙之处

  “我说,你只会这一招天地同仁吗?”

  “不错,至少目前是这样”

  那日他在灶房看火,闲暇练剑,一个须发皆白的褐袍老道这么问他

  他已经想不起来这个老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蹲在灶房了,每日不是看他练剑便是捧着个大碗扒拉着看他练剑

  “你想学更厉害的剑法么?”

  “什么?”

  老道咧zui一笑,随手拾起一根木柴,衣袍鼓风

  一瞬

  木柴已经点到他的咽喉

  好快

  “只要你够快,一招定胜负,何须剑招?”

  “杀人?一招就够了,剑招?那都是玩儿的”老道沉吟着,似乎回想起什么,眼中是黯然

  他平生第一次知道了“快剑”

  “迅雷剑法本就是以快制一切,只要你够快,剑招都不重要”

  从柴木的火光中,他看到老道闪烁着光的双眼,那是剑的剑芒,是岁月都无法消磨的

  “你若要学,老道倒也能指点一二”

  “下一场”

  每月,昆仑派都要举行一场试剑

  即便是他这种只学过一招的弟子也要参与

  他已经和老道学了半个月,知道老道姓羽

  但老道一招剑法都没教过他,只教了一套身法,名为“踏雪无痕”

  “你的剑要够快,人也要够快”

  他走入战圈,对手是他的师兄,学过整套的两仪剑法

  “等下还请师弟多指教”

  他稽首回礼。

  然后,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

  所有的情绪都被收敛,只充斥着平静,眼中古井无波

  羽老道教过他,拔剑之时要平静

  拔剑

  剑出一瞬,人如风行

  剑锋吻喉,不,还差半寸

  所有的惊愕都在师兄的脸上凝固

  “同门切磋,点到即止”一位门派长老两指一夹,才让这把剑悬在半寸之外

  “你赢了,不过老道更高兴的,却是你的剑更凌厉了”他这才看清,这是老道

  只是,羽老道那脏兮兮的褐袍,已经换成了云纹道袍

  仙风道骨,不怒自威

  “多谢护派长老相救”师兄拱手谢过

  “老道,你是护派长老,自然会更精妙的剑法,为何不教我呢”

  “老夫无缘学到什么更精妙的剑法。那是兴起,只是教了你一点我的剑法”

  “你的剑法?”

  “杀人之剑”

  “需要老夫出手时,多半是需要杀人了,所以我只会杀人之剑”

  他放下手中的柴火,“所以,你是把毕生所学都教给我了还称什么一点?”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叩首

  老道迟疑了一下

  “谁是你师父了?唉,罢了罢了。从今日起,你便是老夫羽无双的亲传弟子”

  他从一名不起眼的弟子,一跃成为护派长老羽无双的亲传弟子

  所有人都以为他学到了更精妙的剑法。

  因为不少弟子都看过他于漫天飞雪之中舞剑

  但没人发现,他还是只会一招“天地同仁”

  因为他的剑,太过凌厉了

  这是杀人之剑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句话说的并非天地、圣人不仁,而是他们一视同仁,无论是对于天地万物还是寻常百姓”

  “老道,这就是‘天地同仁’了罢”

  “不错。此剑之下,天地同仁。只要你的杀人之剑足够快,无论是什么剑、什么刀,一视同仁”羽老道随手拿起一把剑

  剑出霜雪,割裂狂风

  快到极致的天地同仁

  “但你记住,即便你有杀人之剑,也不可肆意杀人。此剑有三不杀。一是同门不杀;二是老弱妇孺不杀;三是降者不杀”

  羽老道用剑指着他,眼神凌厉又黯然,“你明白了没?”

  “谨遵师命”

  他的剑越来越快。老道说的是真的

  剑招?那都是玩儿的。杀人?一招就够了。

  每每与人切磋,他只敢用一柄木剑

  他练的是杀人之剑,剑招之上没有手下留情一说

  “老道,我出剑有所阻滞,似乎不能更快了”

  “这样?算你学成了”

  “为什么?”

  “再快的剑,你拿不起”

  少年心性,气盛志高

  “怎么可能?我不信”

  “唉,以后你会明白的”

  有些事,并非等待它成真就一定会成真

  这是得,有得必有失。至于得之后的失,便只能留着以后的自己感慨了

  是夜,风牵动一幕星河

  他带着剑走去老道的居所,白日练剑之时又有不明之处

  还差五步路,他听到了兵器相接的声音

  并非手下留情的切磋,而是性命相搏的决斗

  生或死,没有第三种可能的拔剑

  老道又和谁打起来了?

  不会...打不过吧?他暗忖

  一脚踏在门前

  他已经看到,长剑从老道的xiong口抽出

  老道真的输了

  “羽无双,多少年前,你的剑也是如此从内子的心口抽出的”杀手喃喃道

  “你还是不能三招之内杀我”老道咧zui而笑,用尽了最后一口气

  快走

  老道最后一眼是看着他的

  半步生死,剑出一瞬

  他带着舍弃一切的杀意出剑了

  “你是?羽无双那厮的徒弟么?”杀手身形流转,进一寸退一寸,皆是死,一切都不偏不倚

  “好快的剑”

  “你很愤怒,是因为我刚刚杀了这老家伙么?”

  “再给你十年,大概远在羽无双这老家伙之上,也在我之上了”

  “唉,江湖人才辈出”

  每说一句话,杀手都精确地躲过一个杀招

  “只是,我不想给你机会抹了我的脖子”杀手挽剑

  夺剑

  剑光一闪,手筋尽断

  他拿剑的手,血ròu模糊

  他的剑还未来得及大放异彩已经黯淡无光

  一切意识都归于沉默无声的黑暗

  意识,从混沌之中挣扎呐喊

  但他并不想醒来,他想永远归于沉寂

  老道死了,他的剑也从此黯淡无光

  他不信他再也拿不起剑

  只是,他每次吃力地拿起剑

  未出鞘,剑已经离手落地

  他似乎真的拿不起剑了

  “这位仙长,可否引见贵派护派长老?”

  “他已经死了。我是他的徒弟”

  “死了?可惜之至。不过,你说你是他的徒弟对吧?”

  “不错,只是,我已经拿不起剑了”他凄然一笑

  “我可以帮你重新拿起剑,但是...”

  “什么?”

  “我要你帮我杀人,我知道你学的也是杀人之剑”

  他凝视着眼前这个锦袍鲜衣,天罗掩面的男人

  “好,我帮你杀人”

  那一天,他下山了。掌门没有拦他,谁也没有挽留

  他跟着这个男人,走向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未来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要重新拿起剑,然后去杀人,去复仇

  “你的手筋尽断,那也无妨。当年你师父曾留了一本剑谱给我,乃是一套左手剑法”

  他不知道自己正身在天下第一刺客门会“天星楼”的据点

  更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天星楼主

  “为什么要帮我呢?”这个问题,他从昆仑山想到了这里

  “我说了,请你去杀人。因为你的师父”

  “老道?”

  “招魂剑羽无双乃是当年天星‘暗箱’的其中一人,小子你这都不明了,来甚的天星楼?”一个男人跳了出来,黑脸虬髯,恶形恶相

  “七杀,回去”

  天星“杀破狼”之首七杀,以一手七杀刀法威震天下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拿起剑,顺便帮你们杀人”

  刀锋出鞘,寒气渗人

  七杀的刀已经悬在他的脖子上

  “小子,你不怕死么?”

  “我不怕死,我只是怕残缺地活着”他目露剑芒,此刻他手中无剑,但更像一个剑客

  “回去吧七杀,就让这小子残缺地活着吧”一旁的黄衫刀疤脸汉子冷笑道

  “破军,老子要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收敛”

  “你们俩都回来,楼主会不高兴的”贪狼冷冷地说道

  天星“杀破狼”,七杀、破军、贪狼

  他冷眼看着眼前三人

  “好了,你很不错。但你谁都杀不了,至少现在是”贪狼也劝了他一句

  天星楼主取出一本剑谱

  剑法注疏

  这就是左手剑法了吗?

  他将剑谱收入怀中,转身离开

  “楼主,为何要让这么一个黄口小儿来天星楼,杀破狼不能杀人了么?天、地、玄、黄四部没人能杀人了没?”七杀说道

  “这一笔大单子,乃是一个烫手山芋,只能假以人手”

  “为什么”

  “这是谁都想要的事物,周天功”

  他的左手剑法练得很快

  每一招他都挥动过成千上万次

  无我剑?

  怎样才能无我?

  无心便无我了么?

  他逐渐能拿起剑

  最后,他的快剑也能施展开来。甚至更快了,比那时更快

  为什么?

  是因为羽老道的左手剑法更加精妙,也更狠辣么?

  是因为他已无所牵挂,更无情了么?

  “你能拔剑了是吧”天星楼主丢给他一柄剑,还有一块玉牌

  碧色的玉牌上,一面用金色篆着“天”字,一面是血红色的“零”字

  天星楼天字零号,这就是他的身份了

  杀、破、狼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块玉牌

  它曾有两任主人,都是天星楼最顶尖的杀手

  慧如贪狼,此刻也无法猜透楼主所想

  这小子,您就这么给予厚望么?

  此时,七杀目露凶光

  “天字零号接令”

  他开始杀人了

  崆峒派“天机掌”,杀之

  关外金风神盗,杀之

  无论是正派、邪派,要谁的人头都行

  “杀谁都不是我的错,杀不了才是”

  他的剑越来越快,心里也越来越空落

  他曾无意照见自己面目之外的面目

  一双死灰色的眼睛

  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空洞

  里面除了剑芒、血影,一无所有

  但他不在乎,他唯一要关心的,是剑够不够快

  鲜血、人命、绝望的哀嚎,这些在他眼里都是云烟

  没有一丝怜悯.杀人,就是他的使命。

  天字零号,屠戮江湖,人称“血手”

  山巅

  风簌簌,草微语,天地无言

  他手中握剑头戴斗笠,一步一步走来

  每向前一步,他的剑握得更紧了

  他是天星楼天字零号,江湖凶徒“血手”

  但他这次要杀的,是腰间这块玉牌的上一任主人

  他要杀的,是上一任天字零号

  她就这么站在他眼前,风吹发梢,月照姣容

  他将笠檐压得极低

  杀人不见光,见光手不稳

  “楼主果然还是要赶尽杀绝吗?”

  没有惊恐,也没有愤怒,他未曾见过的表情

  那不是属于死者、杀手,也不属于侠客、强盗

  那一泓秋水之下,是空灵,是宁静

  也许她有资格这么平静?

  “嗯,出招吧。曾经的零号”他的左手已经按在剑柄上

  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凶兽,随时都会挥出凶险万分的一击

  但他不知道,曾经的零号该有多强

  也许比他的剑更快更狠,更致命,也许并没有

  她只是浅笑,摇头

  “为什么?”

  “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了,现在该有人来杀我了”

  这就是曾经的零号么?杀手不杀人了,这不算稀奇,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如此坐以待毙吧?

  他勾起一个轻蔑的微笑,是杀手对另一个杀手的轻蔑

  她没有动怒,笑容依旧,只是眼中多了丝丝黯然

  “那些生命,本该如同我寻访过的山水一般光彩照人,但却因一些理由、一刀一剑就此黯淡无光。”

  “除了死,没有能为此赎罪了”

  他无言以对,心中却有种不可名状的感觉

  “动手吧。我并不怕死,我只怕从未真切地活过”她在笑,心满意足的笑

  似乎对于她,这才是最好的落幕

  剑影晃动,剑出,归鞘,只一瞬

  她身后两个黑衣人便捂着颈侧的伤口,痛苦地倒下

  “我要杀的是曾经的零号,而不是女流之辈”

  他还是这么平静地说着,转身

  “我不杀,并不代表你们可以染指,都滚出来。”

  黑暗中的人影陆续现身,远处又有几人走来

  “为什么我们不能染指呢?”

  一个世家公子打扮的男子摇着折扇走来,面带笑意,看起来十分和善,眼神中却掠过几分杀意

  “凭这个”他不动声色地扬出玉牌

  所有人都看清了这块玉牌,还上面血红色的“零”字

  公子看了一眼,眼神中多了几分惊讶,随即恢复温良谦恭的神态

  “原来是‘血手’天字零号,失敬失敬”

  “你等何人”

  “在下白驼山庄欧阳家的人,贱名辱耳,便不提了”

  “这位曾经的天字零号的人头这么值钱么?值得白驼山庄也如此大动干戈?”

  “非也,而是周天功值钱”

  “周天功?”他也曾听过周天功的名头,但从未亲眼见过

  “我们白驼山庄便不抢这个烫手山芋了,只是...”公子收起折扇,“山下那帮不知趣的人便不是这么想的了”

  “我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的周天功,我说了谁都不能染指此事,谁要抢,那便先宰了我”

  眼中,是最残忍、最极致的杀意

  “白驼山庄所属,莫要扰了零号前辈的清静,告辞”

  人影又重归黑暗,公子运起轻功片刻无影

  天光乍破,红霞云景

  “你真的带着什么周天功?”

  “不错”

  “那要是我拔剑杀了你呢?”

  “那周天功就是你的了”

  “周天功你就拿着吧,我没兴趣”

  说罢,提剑下山

  山下

  已聚集了百余人,各派弟子分坐一堆

  如黑沙、铁掌、大江、青城等各派弟子皆有

  甚至还能看到几个身着名门正派衣饰的人

  他向前跨了一步,抱剑而立

  “各位想要周天功?在我这里,谁能宰了我,周天功便是谁的!”

  一个盘虬大汉大怒,提刀上前

  “小子,莫要消遣我们!”

  剑出,人死

  只在一瞬

  他举着滴血的剑指着众人,无言

  意思很明白,下一个呢?

  各派弟子一拥而上,面带怒色

  一剑,无生

  长剑一抖,再一剑

  “下一个呢?下下一个呢?你们之中或许有人能杀了我,但至少不是下一个”

  剑锋在欢鸣,就像嗜血的凶兽

  他神色淡然,眼中只有滔天的杀意

  长剑一挥,又一人倒下

  百余人,他没杀过这么多,也不可能杀这么多

  他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他知道他会倒下的,但不是现在

  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

  所有的杀意都化作最简单也最致命的剑招

  杀人?一招就够了。剑招?那都是玩儿。

  鲜血溅在他那平静得可怕的脸庞

  “堂堂天字零号这么狼狈,真丢了天星楼的脸!”

  是七杀

  一道刀光撕裂了一切,七杀之下,无命可生

  七杀便挡在他身前

  “想死么!”七杀大吼一声

  一个零号能挡住他们

  那么,再来一个七杀呢?

  所有狂热的心都平静下来审视生死

  片刻后,各派弟子尽数仓惶离去

  杀、破、狼,天下杀人最凶的人

  “那么,贪狼呢?”

  “上山帮你收拾残局了”

  “什么?”他知道贪狼和破军要干什么,飞身上山

  红霞血阳,云锁山外

  没有了尘世最后的面目,只有云霞的绝色

  她却第一次无心于这样的绝美

  他下山去了,去杀人了

  凶险万分

  “把周天功交给我吧,我要去复命”

  “不行”她很果断地拒绝了

  “楼主下了死命”破军的长剑缓缓出鞘,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一招致命

  “等一下”他飞身而来,一剑格开破军的剑,“放她走,我自会向楼主解释”

  “你找死么!”

  “好”贪狼叹了一口气,“即便要留,也留不住两个零号”

  破军哼了一声,收剑离去

  “零号,自己多加小心吧”

  他看了贪狼一眼,但贪狼并没有看着他

  还想问些什么,贪狼却以运起轻功离去了

  “接下来你要去哪呢?”他问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枫桥、霜天晓月想是极美了,你喜欢罢?”

  “好,我带你去吧。你不想杀人,我来提剑吧。杀手只能死在侠客和更厉害的杀手的剑下,而不是市井小儿和无耻匪类的手中”

  “那你呢?是侠客还是杀手?”她忽的问道,接着才想到这个问题很蠢

  “都不是,我只是孤魂野鬼而已”但他的答案却让人出乎意料

  她没有说下去

  “走吧”

  寒山寺中

  香火燎绕,幔角叮咚

  香客众多,他在寺前望着进出的香客,神情漠然

  “你来这寒山寺,不上一炷香么?听闻这里很灵验的哦”她说道

  “孤魂野鬼有什么可求的?求早日魂归九泉么?”

  也许,他真的与孤魂野鬼无异。空旷着一颗心,窥见面目之外的面目,是空无一物

  他活着的身份只是“零号”,他为了复仇而活。想到这一层,他没有凄然,没有愤恨

  他的心不是空旷,而是空洞,一无所有

  倘若有,只是一把剑

  心存一把剑,伤人亦伤己

  “叨扰了”一个褐袍乌巾的老者悄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什么人?”

  “前辈”她行了一礼

  “你这声前辈老夫可担当不起,快请起”老者笑吟吟地说道

  “烛yin前辈,这是您要的东西”她起身,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布包

  这里面,便是周天功了。

  “有劳你了。官府那边的江湖名册我已经帮你除名了,各派我也打点好了,追杀令都撤了”

  江湖名录?他也曾听说过,那是官府用于登记江湖人士的名册,几乎正邪各派乃至江湖散人,那本名录上都有所登记

  除了非江湖人士,恐怕只有死人和隐士才没有收录进去

  老者将小布包收入怀中,转头打量着他,面带笑意

  “也有劳天字零号了,老夫烛yin便代表永夜楼多谢了”

  他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剑柄

  永夜楼的名,他自然听说过

  “有话好好说”她按住他握剑的手,“我去敬香礼佛了”

  说罢,走入寺中

  “少侠请移步后殿”

  后寺之中,寂寥无声

  一颗奇大无比的祈福树矗立于此,上面挂满了祈福条,但今日却不见祈福的香客

  旁边还有一位默默扫地的老僧,面容枯槁,身形消瘦

  老僧见烛yin进来,行了一礼,但举手投足之间可以看出武功不凡,“主人”

  “好了,有什么就说吧”烛yin笑着,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消息会漏风了。来的路上,被江湖人士围堵了。”

  烛yin沉吟了一会儿,“不可能。此事,只有永夜楼和天星楼知道,你们天星楼要她的人头,我们永夜楼要周天功。但我们从不自砸招牌。”

  “难道...”

  “此事,永夜楼自会查明”烛yin又恢复了笑意,“你还想问什么呢?”

  “你们永夜楼,不只是收钱杀人吧?”

  “永夜楼,什么买卖都做。只要你给得起钱。”

  他从怀中取出十张银票,随手一扬

  那老僧袖手一扬,银票尽数落在手中,恭恭敬敬地交给了烛yin

  “我要几个消息。”

  “请说”

  “我想知道我师父,昆仑派护派长老。还有,到底是谁杀了他”

  烛yin回想了一会儿

  老道还未加入昆仑派之前,乃是天星楼十五年前名头最响、出价最高的杀手组“无命”勾魂、追命、夺魄三人之中的“追命”剑客,自称羽姓,剑法可谓当世无双,江湖人便叫他羽无双,当年却因一事,“无命”解散,勾魂剑心灰意冷,归隐山林。

  他眉一挑,却不发一言

  传闻当年三人夺得周天功,追魂剑客私心一起,暗中挑断勾魂的手筋,让他搀和不得此事,又杀夺魄剑之妻。却不得周天功,此后便隐退昆仑

  “至于何人杀了羽无双,想杀他的人很多,天下有此能力的不过数人。但这数人之中只有一人想杀他”

  “夺魄...夺魄是何人”

  “现在的天星楼主”

  “什么!”他一惊,“你是说...”

  “老夫什么也没说”烛yin笑意依旧,“不过,老夫还是提醒少侠一句吧。天星楼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什么?”

  “有人要覆灭天星楼,开了大价钱敲定的买卖”

  不语

  良久,“我可以帮你们做好这笔买卖,我只开一个条件,天星楼主必须挫骨扬灰”

  烛yin干笑两声,“好,有劳了。”说罢,信步踱出后寺

  覆灭天星楼么?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不知道永夜楼有没有如此把握呢?

  “你们谈了什么?”

  “闲话而已”他们坐在苏州城春在楼的二楼雅间之中

  春茶香溢,茶汤银澄碧绿,清香袭人,她抿了一口,齿颊留香,味甜回甘

  “倘若只是闲聊,你怎么会想杀人呢?你的眼睛告诉我的。”

  他无言,看着楼外人潮涌动

  店小二端来几碟茶点

  玲珑小巧,精致无比

  “不尝一尝么?”她推了一碟松子黄千糕到他面前,笑盈盈地看着他

  他不做声,将一块松子黄千糕送到唇边,轻咬一口

  松软细绵,松子的清香和焦糖的甜香充盈齿间

  “你喜欢罢?”

  “很香甜。”

  “那就是了”她莞尔一笑

  “这个世间,你也有所喜欢的事物。那是这个世间的惊喜,既然你喜欢这个世间的惊喜,也要喜欢这个世间”

  “什么?”他一脸狐疑,却不知她想说什么

  “你喜欢这个世间,便活在人间。既然活着,又怎么会是孤魂野鬼呢?”

  微笑,沿着她zui角的弧度变化着

  变化成他怮动的心跳

  他感觉到心中有什么地方在怮动,但他说不上来是什么。

  “我要回天星楼了”他拿捏半响,似有意无意地说出这句话

  “回去杀人么?”

  “可能吧。也许是被杀也说不定”他笑了笑

  她迟疑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锦囊,塞到他手中

  “这是我从寒山寺求来的平安符,你收好吧”

  “好”他准备将锦囊收好时,她抓住他的手

  “一定不能丢了。”

  “好,一定妥善保管”说罢,她松手让他收好锦囊。

  他取出一对约戒放在她眼前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

  兴许是这样吧?却没有什么再可以说的,起身离去

  其实那锦囊之中,也没用什么平安符

  只有一张诗笺、两味药

  一味相思子,一味当归

  诗笺也只有短短两行字

  一点相思寄红豆,千里天涯亦当归

  在当归之前,他必须一往无前了

  天星楼内

  天星楼主正处理着案牍上的事,一目十行,疾笔而动

  “楼主,本月不太平了”破军恭敬地说道

  “怎么了”

  “地字部十一名杀手失踪了,在牛家村那里寻到尸首十一具,是永夜楼的人干的。前些日子黄字部遇袭,是官府所为”

  “嗯”

  “楼主,零号在门外等着见您”

  “让他进来罢”

  话落,他推门而入

  “零号,我要的人头呢?”

  他不语,向前一步

  剑光一闪,他长剑微ting,直刺天星楼主

  “零号,你反了么!”破军暴喝一声,拔剑格开他这一剑

  “夺魄,羽无双是不是你杀的?”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天星楼主冷笑一声

  “羽无双那东西,为了周天功,挑断勾魂的手筋,让他一辈子也拿不起剑,为什么我不能杀他?”

  “羽无双为了周天功,杀我妻,为什么我不能杀他?”

  每说一句话,天星楼主眼中杀意愈浓

  这是分明要屠出个尸山血海的滔天巨怒

  “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恩怨,我管不了这么多。羽老道传我剑法,为的是杀你,我知道。那么我学杀人之剑的报酬,便是杀了你”

  只要有人出价,为何不替人而杀?杀手就是这样

  “你试试?”天星楼主狞笑

  “楼主,官府的人将天星楼团团围住”七杀闯了进来,语气之中带着丝丝惊恐,“四部损失惨重”

  “七杀,我们先助楼主除了这人!”破军手中长剑一抖

  “好!”七杀从腰间抽出那把沉甸甸的刀

  剑刺刀劈

  天星楼主身形流转,躲过了这两招

  “我早该想到的”说罢,天星楼主从身后取出一把长剑,缓缓出鞘

  一把极细的长剑

  天星楼主佩剑,徊月

  明月照高楼,月影正徘徊

  剑出,一剑退七杀,再一剑伤破军

  随手一剑,撼天动地

  “破军,没事吧?”七杀大喊一声

  “这厮太强了”破军捂住臂上伤口,缓缓说道

  他ting剑上前,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迅雷快剑

  此剑之下,天地同仁

  极致的剑客,干净利落,一往无前

  两剑相接,剑影长鸣

  剑气满堂,玉龙吟啸

  两柄剑相接的瞬间,又马上退开三步

  “你的剑很强,但有一丝迟疑了。你还有所顾虑,是那个零号么?”

  “你也有所顾虑,但我不知道是谁”

  话音未落,从窗外跳入一十三个黑衣人

  “楼主,十三鹰来迟了!”为首那人说道

  天字十三鹰,天星楼主的亲卫

  只听令于楼主一人

  这就是,死士

  七杀怒喝一声,刀法大开大阖,刀招沉猛

  破军剑招狠辣,剑走偏锋

  七杀刀法,破军剑法

  二人抵背而战,与十三鹰相斗

  他无暇顾及那边,与天星楼主缠斗着

  说是缠斗,锋刃相接不过片刻、方寸

  但这一个片刻,永远杀招尽出;这一方寸,永远在命门之上

  杀手之间的决斗,一着不慎,无生

  “剑,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天星楼主眼中精光一闪

  两剑相接,徊月的剑锋划过他握剑的手

  他输了一招,因为他真的顾忌了

  不是因为怕死,是因为他心里藏着一个比他性命更重要的人

  他必须毫发无伤地去和她团圆

  他必须回去见她!这种渴望,是黑夜觉其在,白日不见人的思慕

  原来,是思慕

  只一招,便无生了

  一声清啸,徊月的剑锋悬在了他的颈前,一条长鞭死死卷住了徊月剑

  只差半寸,剑锋吻喉

  “为什么回来呢?为了这个零号么?”

  她一袭红衣,足未着履

  如雪如琼玉,芳而易摧折

  “剑最需要远离的,是感情;但人不能如此”她面露微笑,“这是我离开天星楼之后才想到的”

  “当年屠戮江湖的血衣天魔竟然也能说出这等话”天星楼主冷笑一声,运劲将剑抽回

  “血衣天魔已经死了”她将身一纵,腾空而起,长鞭盘旋而下,灵动至极

  天星楼主扎好左肩的伤口

  “你也有所顾及了”

  “人要有所顾及,不然会变成刀剑”

  “属下贪狼,拜见楼主”贪狼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战圈,左手抓着一个少年,“属下把少主请来了”

  “放开他”天星楼主平静地说着,但谁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怒火

  贪狼右手化爪,已经罩在少年的命门上

  天狼手,贪狼的绝技

  “我说,放开他!”

  破军ting剑而上,连出三剑指向天星楼主的三处命门

  这头凶兽大怒了

  一剑,与七杀抵背而战的破军剑失,人死

  “破军!”七杀失声大吼一声

  一剑,贪狼断掌,再一剑,穿xiong而出

  天星楼主接住少年,狠狠地将贪狼的尸首踢开

  “不要怕,不会有事的。爹爹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你喜欢那些山水么?”她好像又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而且非常不合时宜

  “那就好,等出了天星楼,去看看那些山水吧。”

  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枚火红色的丹药

  “这是什么?”他问

  “饮血丹,只需要服下一颗,武功增进十倍,但心智皆失,不死不休”她很平静地说着,“只有我们,杀不了楼主。唯有出此下策”

  说罢,她仰头吞下了饮血丹

  “等下不要看我了,发疯的野兽有什么好看的?”

  他颤抖着,不可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是一种,得后又失的感觉

  她发出如野兽一样的嘶吼,面容扭曲狰狞,扬鞭上前与天星楼主缠斗着

  满天鞭影,排山倒海般扫向天星楼主

  “连饮血丹你都用上了,太让我失望了!”天星楼主大怒

  长剑一抖,破空声出

  鞭如游龙,灵动威猛

  天星楼主忽然剑锋一转,直向他刺来

  她嘶吼着,力贯鞭梢,尽力阻止着剑锋

  长剑在她xiong前对穿而出

  峰回路转的一剑,可以称得上绝妙

  “就算变成野兽也要护着他么?好”

  他ting剑上前,没有犹豫

  剑势也谈不上精妙

  但剑很快,快得无情,也快得狠辣

  一点一点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流下

  不对...

  不是泪..从他眼中流下来的,是两行暗红色的血

  血一滴一滴流到下巴,继而点点滴滴地落下来,沾shi了他的衣襟

  他就这么握着剑,流着血,流着泪

  两剑相接,剑气袭人

  白虹照夜,青芒塞雪

  他狂怒着,嘶吼着

  像一头失偶的雄兽

  身后,一支箭贴着他的身体射来

  精准地射向天星楼主

  天星楼主踉跄向后退开

  这箭比寻常弓箭粗了一倍多

  是永夜楼所制的“穿云裂石矢”

  专以远程暗杀,即便百步之外,也能同时穿透两人

  身后风声大作,箭矢袭来

  又是一支穿云裂石矢

  箭的余劲未消,天星楼主连退几步

  恍惚之下,跌出窗外

  最后一眼,是看着少年

  眼神中,流露的是“快走”

  就和当初的老道一样

  这就是他们的相似之处了吧?

  这是属于他们的最后的温柔

  楼外,万箭齐发

  天星楼主,死于乱箭

  “这笔买卖,总算是做成了。”

  烛yin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跨过众多的尸首,随他进来的永夜楼杀手也悄无声息地做掉了十三鹰

  “前时,永夜楼接了一笔买卖。因为这个买主很有意思,永夜楼没收钱,这个买主是官府的人,官府要覆灭天星楼”烛yin缓缓说着,脸上仍是温和的笑意

  “官府要这个作为与都御府叫板的资本,还有永夜楼的情报”

  “那永夜楼呢?”

  “天星陨,夜未央!”

  他不言,看着楼外天星楼主的尸首

  这是一个绝顶的棋手、空前绝后的剑客

  也是一个温柔的父亲

  这个人是残忍的,还是温柔的?

  “斩草,须除根。这个少年,你怎么处理。要永夜楼代劳也未尝不可,毕竟能用钱解决,何必让自己像个屠夫呢”

  “是你,杀了我爹!我要杀了你!”少年歇斯底里地吼着

  绝望而愤怒

  这不是当初的他么?

  “不错,杀了你爹的,是我。”

  “你叫什么名字?”

  “叶轻歌”

  他从怀里取出一本残破的书,交到少年手中

  书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左手剑法

  “叶轻歌,等你找到了天下最快的剑,你再来找我吧。”

  少年凝视着他,将剑谱收入怀中

  “昆仑山上有位授剑长老,你去找他罢,找他拜入昆仑派”

  “下次找到你,我会杀了你的”

  说罢,少年转身离去

  就像当初他下山一样的背影

  “且慢,少侠,有一样事物老夫还未交到你手里”烛yin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交到他手中

  玉佩上结缀一条彩丝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心意昭昭

  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解下佩剑还有那块玉牌

  恭恭敬敬地放在案牍上

  已经不需要天字零号了

  那么,他该是谁呢?

  他还需要去寻找这个答案

  他抱起她的尸首

  很轻,JiaoXiao玲珑的

  她闭着双眼,恬静地像睡着的小鹿一样

  他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

  还有甜腻的香气

  走吧,该回去了。

  斜风梳细雨,烟雨暗千家

  且看春未老,诗酒趁年华

  半江春水,一城ChunSe

  只是,他在寻找着什么呢?

  是柳岸腾空的雪絮,还是桃花飞舞的凄美?

  或是酒旌飘摇的香醇?

  雨丝牵着他的衣袖,他行走在十里长街之中

  只是,他在寻找着什么呢?

  扬州城的春风、烟雨,你一定很喜欢罢?

  我很喜欢呢。

  他在寻找着当时怮动的心跳

  最后

  他回到他们初次相遇的那座山

  山下,数间茅草搭成的屋舍

  他在那里,在四季里安静地与岁月相安无事

  山上,莽莽苍苍的野林子里

  风疏掠过她的发梢,吹拂过她的墓碑

  也在她耳边捎去他的低语

  “世间哪有什么风景,你才是全部的风景”

  红叶飘零

  他的剑,悬在了剑客颈前半寸的地方。而剑客,还未出剑

  “世间最快的剑,是足以斩断情丝的。不错”

  “但这样的剑,从未真切地活过,这是死的”

  “这就是,镜花水月了么?”剑客叹息,凝视他片刻,离去。

  “今后,去让自己真切地活着吧”他转身

  月光拂照着他的脸,也拂照着她的碑

  碑这么小

  大概只记住了立碑的人所记住的

  白月透过点点星光凝视着碑上的字

  吾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