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御妖幻想录 75 缚魂之咒

小说:御妖幻想录  作者:米茶  回目录  举报
  听沙漏流逝的梦回百转里,古老的繁城楼市在自然山水间绵延无际,千汇万状的形体络绎其间,一如传说之中,妖怪百鬼所在的彼岸世界。

  “在你眼里,人和妖怪究竟有什么区别?”

  随着被风送来的男子音色,两道身影逐渐浮出,如雾中幻影一样若隐若现。

  “区别么……妖怪更忠于自己的本能,而人,更自私险恶。”

  清凉如晨雾的女子嗓音,没有拒人千里的孤高冷淡,也无半分温柔亲近。

  “呵呵,第一次见人这么说自己的族类。这样好了,如果你能打败我,我便放你离开,我则任你处置,若是你输了,就要……嫁给我……”

  “……对一个才见面不久的人提这样的条件,真无理呢。”

  “妖怪忠于自己的本能,不是你说的么?”

  “好,我接受……”

  梦境散去,眼睑缝隙耀入炫目欲盲的强光。

  我恍惚望着白色天花板,鼻端飘来经年累月所浸染的消毒水味,奇妙的怀念与梦中所感随风而去。

  那个梦……究竟是怎么回事,梦里的两人是谁?

  那个男子,总感觉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谁……

  摇摇头,不再去管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疑团,隐觉左手间一片冰凉。

  chuang边,少年恬静的睡颜浸润在朦胧日光中,右手正将我的手握在掌心。

  再次见到这熟悉的面孔,我只觉恍如隔世,差点便见不到了……

  怀念地凝着伏在chuang沿沉眠的少年,我情不自禁地探出手来,轻轻抚平他微蹙的眉线。

  洁白的眼睑在指下轻颤,随即,撑开了紫玉般的右眼。

  “你醒了。”淡淡一笑,颜如花开,他俯首在我额上轻轻一吻,蜻蜓点水般的冰凉熨帖着肌肤,“我什么都不会问,你没事就好。”

  我从chuang上撑坐起身,牵起遍身伤势隐隐作痛,“我怎么会在这里?水蕴呢?”

  携一身春柳芳草气息的紫衣少年走到窗边,眺着碧空下层起的高楼,腮畔的韵动,晕染一分远离尘烟的纯净,“赤羽老师说是在琵琶湖边发现你们的,具体怎样我也不知,水蕴在隔壁病房,有护士在照料,不用担心。”

  “现在是在哪里?”

  “滋贺县琵琶湖附近的医院,一得到你的消息我就立刻赶来了。真过分呢,对你做那种事,如果让我遇到他,真想让他尝尝地狱的滋味。”

  少年顾自说着,被日光映得剔透的脸上晕着淡淡柔笑,紫眸里却yin沉得慑人。

  我不由心下惴惴,“银澈……你好像说了很恐怖的话。”

  “嗯?有吗?”他微微偏过头,用那仅露出的温润右眼凝着我,一笑的清雅盛开诗韵的风华,“抱歉,一牵扯到你的事,我就控制不住。”

  微吸了口气,我避开他看似无邪的眼神,银澈的内心真不是一般的黑暗。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什么都没说。”

  为了打破僵局,我找了个最实在的话题。

  他回头远眺着城市,“等赤羽老师来了你再问她吧,连我都没敢下手,居然让别人抢先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别在意。”

  他云淡风轻地一笑带过,我心中反而越发不解。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辆轮椅缓缓而入,椅中同样穿着病服的少女浅笑盈盈,碧发如瀑。

  “水蕴,你的身体还没好,怎么就起来了。”我不由担忧。

  将轮椅移到chuang边,水蕴柔婉一笑,“比起你来,我的伤根本不算什么。没想到这一趟这么惊险,庆幸的是,我们平安回来了。”

  琵琶湖异界的遭遇仍历历在目,我与水蕴均感慨不已,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此时走廊里却传来渐近的语声,“我知道了,我会问清楚的……”

  随着房门被打开,一角咖啡色大衣从缝隙中荡入,赤羽匀桧歪身朝房内一探,笑着收起了手机,“你们都醒了,身体感觉怎样了?”

  我笑笑以示无恙,“对了,那些失踪的少女怎么样了?”

  匀桧走了进来,用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转到京都的新闻,里面播放着此次少女失踪事件,画面上是少女们被警车送回家与家人重逢的情景。

  “目前为止,失踪的少女都已获救,由警方平安送回家中。这是一次大型的人口拐卖事件,犯罪分子已被警方抓获,广大市民大可安心……”

  见此我和水蕴终于安心落意,却又不解道,“怎么是人口拐卖?”

  匀桧倚着背后的桌子边沿,边看着电视边啃着苏打饼干,“对外只能这么宣称,救回的少女都被千夏消去了那段记忆,不会泄露真相,至于那些已经不在了的,警方还在处理,因为只有死讯没有尸体,善后工作很困难。”

  那些命丧酒吞童子手中的人,要让她们家人在无尸体的情况下接受死讯确实不易。

  四人都凝重地沉默下去,病房内唯有悲凉的寂静流淌。

  “那个异界怎样了?”轮椅上的水蕴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重。

  “千夏收到了凌衣发出的信号,我带人好不容易才进入那里,就已经开始崩塌了。还好去得及时,找到并救了那些少女,再晚一步所有人都会被埋葬。之后便在湖边找到了昏迷的你们,而那里也已完全崩毁,不复存在。”

  似乎从我脸上看出了焦灼,水蕴代为问道,“那鬼王呢?”

  “整个异界和琵琶湖都搜索探测过,再没有丝毫他的迹象,应该已经……”

  不自觉地攥紧白净的棉被,我低低垂下眼眸,少年临死前寂寥得让人心疼的笑容,不时浮现在脑海中,让人无法释怀。

  虽然是自己亲手杀的他,但想到他临死一刻的遗憾,仍难免心下不安。

  匀桧敛眸正色,“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详细地告诉我。”

  水蕴见我闷闷埋头,知我心绪紊乱,便替我道出了那里经历的一切。

  银澈虽然始终维持着淡笑,但那紫眸里却蒙上了越来越深沉的yin霾。

  听完水蕴所言,匀桧若有所思地垂眸,“原来,那个咒是鬼王下的么……”

  我倏然抬目,“什么咒?”

  “你被下了一种咒,缚魂咒。”

  我和水蕴都是一惊,难道是酒吞童子临死时下的刻印?

  “这种咒是将两人的命盘强行相连,厄运、好运乃至生命都共享平分,使之维持平衡。当一方生命力低下,便会剥夺另一方的生命量,越厉害的人所需的量也越大。但想想也知,就算剥夺你所有的生命量,也不够让他存活,直到你死去才能平衡命盘,也就是所谓的同生共死,他这是要带着你一起去死。”

  匀桧平静地道出惊心动魄的真相,水蕴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觉通身都沉浸在震骇中,一种植入灵魂的痛楚仿若在脑中迅速成形,不住蔓延开来。

  为什么,他要做到这种地步……

  银澈倚窗淡望着天外,事先知道的他并未感到惊讶,只那眸底谁也猜不透。

  “中这种咒的人,灵魂将永远被施术者束缚,当你死去后,你的灵魂也必须去追随他,由他使御。不论生死,你的灵魂都归他所有。”

  匀桧话落的一瞬,忽响起“啪”的一声裂响。

  三人齐齐望向银澈,只见那莹白剔透的指间,透明的玻璃杯裂成了数块碎片,和着清水熠熠流光。

  不顾我们的惊异,银澈随手将玻璃碎片扔入垃圾篓中,回向我们清柔一笑,眼眸无害地眯成月牙,“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点心情不好。”

  匀桧无言审视着少年,眉宇间辗转着凝重的深思。

  水蕴睇着我的橘眸温柔如水,却又含着悲悯,“他怎么那么狠,死了还不肯放过你……”

  我垂睫默然,银澈恢复了一贯的温淡,回视向匀桧,“有办法解除么?”

  匀桧摇摇头,“缚魂咒只有施术者能解。”

  水蕴骇然,“可是鬼王已经死了!”

  “所以,这个咒再无法解除……”

  水蕴满面惊骇,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银澈脸上蒙上了一层寒霜。

  “而这种咒术会让施术者的灵魂永受地狱业火的焚烧之苦,所以从未有人能用或者敢用,他竟不惜自己受罪也要给你施咒,简直太疯狂了!”

  女子的话如惊雷般响在耳畔,我黯然埋首黑发间,少年鬼王的一幕幕在心内荡漾开来。

  为什么临死还要执着,他就那么想让我陪葬么?

  那个少年,直到死的那一刻,我都没能了解他。

  将悲绪沉淀到意识的彼端,我疑惑地抬起头,“可是为什么我还活着?”

  匀桧扔掉空的饼干盒,仰头深吸了口气,“因为缚魂咒被暂时抑制了,应该是救你们出来的那人所为,对于他,你们真的没有印象么?”

  我与水蕴互视一眼,竟能抑制缚魂咒,那个男子的厉害可想而知,绝不在酒吞童子之下。但他为什么要救我们,他到底是什么人?

  “虽缚魂咒被暂时抑制,但难保不会突然发作,我们只能尽快找到办法。”

  匀桧摇头轻叹,水蕴也是愁云密布。

  缚魂咒就如埋在体内的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会发作,让自己丧命。

  我只觉心绪千般凌乱,难以自抑。

  随着yin影笼罩而下,手被一片冰凉卷入。

  抬眼,撞入那清透如琉璃的紫眸中。

  咫尺间,银澈与我十指相扣,俯身轻抵着我的额头,柔柔地看住我,“别担心,一定能找到办法,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属于我的东西……”

  我恍惚看入那无垢的紫眸,只觉里面幽邃得望不见底,仿若要将我整个人都吸入,让我不自觉地想退缩。

  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悄然改变了。

  水蕴见此掩口窃笑,若是她看到了银澈眼中的色彩,一定不会再笑。

  匀桧睇着银澈的眸底透着莫名的不安,却立即隐了下去,转而望向窗外,“至于那将酒吞童子复活的人,太过匪夷所思。由于鬼王死了,算是完全没有线索了,调查起来很困难,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人非常难以对付……”

  女子的声音消融在清凉的空气中,病房内再无言语,只有电视机械地播放着新闻。

  诸多事件串联起来的yin谋,仿佛在无形之中悄然逼近。

  忽而,面前的银澈眉尖一蹙,似在隐忍着什么,即又若无其事地笑开,那笑脆弱得犹如一触即碎,“你刚醒来不久,我去买点东西给你们吃。”

  紫衣一扬,他起身走了出去,只将莫测的背影留给我们三人。

  刚走出病房几步,少年便蓦地扶住了走廊旁的墙壁,捂着xiong口轻喘着,如在极力压制着什么,漂亮的纤眉因痛苦而紧cu,恰似折损的兰草。

  终于,仿若抽空了所有力气,少年背倚着墙壁颓然滑坐在地。

  当右眼再度睁开,一种黑暗慑人的威仪取而代之,与先前的脆弱之态判若两人!

  这是来自他体内另一重灵魂,代表黑暗的存在。

  低垂着头,少年优美的唇.瓣缓缓扯开一道笑弧,“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你压制不住我的,那个巫女开始对我起疑了,看来以后得小心点……”

  如似对着虚空自言自语,少年坐在走廊yin影中,唇边似笑非笑,但那隐藏在发隙间的yin戾眸色,足以让每个目睹的人为之胆寒。

  “区区一个鬼王,竟敢让她这么挂心,就算挖出你的灵魂,我也要让你知道惹我的后果!”

  甩出一身yin沉的怒意,恍若连周围空气都为之一颤,少年起身离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穿越百岁大熊猫都市神豪天王特种兵之天赋强到爆特种兵之最强枪神系统海贼王之我是七武海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我是药神我!最强开挂者恐怖脑洞大推理向往的生活之机关大师电影宇宙时代:提前登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中秋佳节聚团圆,看书乐得笑开颜,充100赠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9月22日到年9月24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