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御妖幻想录 74 祭司之血

小说:御妖幻想录  作者:米茶  回目录  举报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腕间灵活一转,回旋的剑刃斜切向少年后颈。

  他在耳畔轻笑一声,倏地腾空侧翻开去,暗红的长袍一绽即收,稳稳地飘落在支离破碎的地上。

  我翻落至水蕴身畔,挥剑斩去她周身束缚的鬼气,无奈地对视一眼。

  他不会放我们离开,我们更不可能留下任他玩弄,除了战斗,别无选择。

  没有犹豫的机会,我将草薙剑蓄满yin阳灵力,提足便朝少年攻袭过去。

  身后的水蕴一边右手挥笔构筑法则,一边左手幻水化形从旁辅助。

  既然远程攻击无法伤到他,那么便只有直接近攻,只要剑能稍微砍到他,便能争取哪怕一丁点的胜算。

  草薙剑的威力,就算鬼王也无法承受。

  将身法施展到极致,我如幻影般辗转于少年周围,拖着白光的剑往他周身各处招呼,步步紧追。

  他时而斜掠,时而后跃,灵活避开与剑的交锋。

  草薙剑他不敢硬挡,也没有能与之匹敌的东西可以抵挡。

  在我攻袭之际,漫天碧光字码熠熠流转,与鬼气互为对抗,为我省去干扰,同时无数水箭在周围盘旋,觅机从旁偷袭,天衣无缝的配合。

  酒吞童子眉间俱是不耐,眼见我再度攻至,不退反进,竟迎着剑刃直撞上来!

  完全预料不到,我愕然看着剑刃切入他腰际,即觉一片冰凉拂上了颈侧,整个人陡然侧飞出去,狠狠地砸落在地上,掀起周围尘土碎石飞扬!

  我蓦地呕出一口血,遍身被碎石割出道道血痕,没想他竟不顾受伤来还击。

  趁水蕴惊乱的空隙,酒吞童子瞬间晃至,将措手不及的少女扼颈提了起来。

  鲜血连同鬼气从腰际溢出,少年洁白的双颊边逐渐现出红色咒纹,头上亦生出一对尖长黑角,化出了鬼的原形,带笑的眉眼却透出凌人的杀机,“差不多该玩够了,她我还要留下来慢慢品尝,至于你……就不需要了。”

  他手下力度加大,水蕴痛苦地挣扎着。

  我撑起遍体鳞伤的身体,正要不顾一切地袭上前去,却倏忽一怔。

  剑上,数滴鲜血正闪着微弱的红光。

  “如果能好好利用,你的血会是最厉害的降魔利器……”

  昔日赤羽月宴的话在脑中响起,我瞬间领悟过来。

  五指一分分攥紧长剑,我咽下口中的腥甜,摇晃着从地上站起身,直面不远处少年的背影。

  出生以来,我一直憎恨着体内的祭司之血,但这次,我却庆幸有这样的东西。

  剑刃轻轻划过,指尖沁出嫣红的血滴,食指颤抖着在剑身上缓缓划动,写下一行yin阳咒。

  整把剑陡然一震,登时耀开一片赫烁的红光。

  深藏体内的祭司之血,如果你真的有降魔之力,请助我,斩杀眼前的敌人!

  提起内息,身形腾地高高跃起,一剑朝着少年背后纵斩而下!

  闪亮的红芒压下,眼见就要击中,却在半空骤然凝住,不得寸进!

  如火的红发乘风飘洒,酒吞童子徐徐回过头来,手中紧攥着我的右腕,犀利的金眸锁定我的眉眼,忽而一笑,“小姑娘,偷袭是不好的哦。”

  虽然脸上在笑,但那如刀般刮着我的脸的眸光,分明宣泄着骇人的yin怒!

  身上袭上一串冷颤,我窒住了呼吸,这一瞬猛的觉悟到,自己把他惹毛了。

  随手将水蕴远远丢开,他左腕一翻,将我虚空拎了起来,颇为惋惜地摇摇头,“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太危险的东西我也不想要。”

  火红长发自动缠了过来,顺着身子攀爬至颈项,牢牢卷住,一分分地勒紧。

  右手被高高提举,我揪着颈间越缠越紧的发丝,艰难地喘息着,仿佛听到了死亡的脚步。

  少年漠视我的痛苦,指尖怜惜地抚着我的眉眼。

  远处的水蕴恹恹地倒在地上,再无力起身,望着我的眼角沁出隐隐珠泪。

  不能放弃,不能在这里结束,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让水蕴平安……

  左手颓然垂下,我拧眉忍着窒息般的痛苦,紧攥的右手缓缓松开,泛着红光的草薙剑直坠而下。

  左手飞快一夺,红光电转,细长的剑身瞬间没入!

  眼前,那双金眸细细地眯了起来,他垂目探去,xiong前只余下一截剑柄在外。

  一切起于黑暗,归于沉寂。

  缠颈的红发丝丝散开,右腕的束缚也松了开来,我颓然跌坐在地,抚着颈间咳嗽不绝。

  暗红的锦袍自眼前垂下,随之一缕冰凉卷上颊边。

  我骇然一缩,战战兢兢地抬眼,映入闪着莫名欣慰的金眸。

  他轻捧着我的脸,笑意被唇角的血迹点染得分外妖媚,“终于,做到了呢……”

  与平时迥然不同的温柔声线,仿佛在深处的某个角落里,潜藏着如雪的寂.寞。

  面对此刻的他,我不由卸下所有防备,shen臂接住了无力倒下的身子。

  红发在怀中铺泻散开,宛如一朵燃得妖艳的红莲,绽放着生命最后的魅力。

  即便是现在,他要杀我也是易如反掌,我根本抵抗不住,又何需防备?

  “你不是千年前被源赖光杀了么,怎么会复活的?”

  剑上的红光自他xiong口扩开,迅速爬遍全身,就似在身上绽开了无数红色光痕。

  光痕中鬼气源源溢出,恍若要将所有的生命倾洒而出。

  他对此无动于衷,缓缓盖上洁白的眼睑,“我是被人复活的……”

  我愕然,连忙追问,“是谁?!”

  他轻轻摇头,“不知道,黑暗中只听到一个声音,问我恨不恨,甘不甘心。”

  究竟是谁这么厉害,竟能将鬼王复活,那人这么做的目的又何在?

  在诸般的困惑中,我垂眸看向满面安详的少年,“你不甘心么?”

  “被那样的人耍诡计而被杀,怎会甘心……”

  他无奈笑了笑,不自觉地放柔眉眼,颊边红色咒纹妖艳夺目,“但这次,我不再恨,也许,只是想求死而已,甚至期望着你能杀了我……”

  苍凉的话语,连带着那份彷徨与寂.寞回响于耳际,渗透着意识,浸染着心绪。

  握住剑柄,将剑缓缓地抽出,我淡然看着他遍身如网般交织蔓延的光痕,“对不起,太多无辜的少女丧于你手,职责所在,我不能放过你。”

  玉指轻颤着抬起,顺过我眉眼的每一寸,宛若要将我的面目印入记忆最深处,带去冥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我想带着你的名字离开……”

  语声渐渐微弱下去,仿佛即将消逝。

  我淡淡沉眸,“风凌衣。”

  “风凌衣么……呵呵,你是yin阳师,应该知道每个人的名字都带有咒力,不能随便予人吧……”

  他轻轻扯起zui角,透出一丝狡黠的yin谋,令我心头一颤。

  “小凌衣啊,一个人去太寂.寞了,在临走之前,我想给你个记号……”

  玉手轻轻覆上我的前额,一股触电般的痛楚瞬间钻入额心,他的声音如魔魅般在大殿响彻,“以吾之魂为咒,予汝以灵魂刻印,咳咳……”

  力量的动用加剧了生命流失,他唇角不住咳出血,遍身裂痕中红光更盛,却仍强撑着继续刻印。

  究竟是怎样的执着,令他临死仍如此坚持。

  身体僵硬着无法动弹,如同剧毒不断深入,一股血腥的咒力迅速侵蚀着全身。

  血红的流光骤然自额心迸放开来,咒法深深刻印在了灵魂之中!

  我失魂落魄地怔坐着,麻痹的身体全无了知觉。

  他的手顺势抚过我的侧颊,眸光渐渐涣散,“原谅我,不想放过你了,不想……再寂.寞……”

  仿佛应和着他的声音,殿顶忽而接连落下破碎的石块,整个大殿都震动起来。

  水蕴挣扎着爬至身畔,紧紧握住我垂下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代替麻木无觉的我,怀中的少年薄薄地笑开,暗夜里盛放出妖娆的恶意,“这府邸是由我的力量支撑的,我死了,这里也将不复存在。”

  “怎么会……”水蕴骇白了脸,急切摇晃着我的手,“凌衣,快醒醒……”

  “没用的,她被我下了灵魂刻印,只遵从于我,而你,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周围落石越来越多,水蕴犹不放弃地呼唤着我,“凌衣,快醒来……”

  如同绷紧的弦瞬间断裂,意识终于溃散在了汹涌的咒力中。

  我颓然向后倒下,恍见一道金光自殿外飞入,身子跌入了某个温暖的臂间。

  一片乱石坠落中,幽紫的长发在夜光中飘洒,如春风柔柔拂过我的脸,耳畔响起的声音清如玉碎,“酒吞,你对她做了很过分的事。”

  声中含着清淡的责问,以及对一切都无动于衷的漠然,这是上位者的威仪。

  伏在地上的水蕴怔怔仰望着来人,橘眸里流转的,是满满的JingYan与不可思议。

  双臂一舒,来人将浑噩中的我抱了起来,冷淡的目色直射向地上的少年。

  奄奄一息的酒吞童子在一瞬间睁大眼,仿佛不敢置信眼前所见,“殿下……”

  话语并未得到回音,消散在了乱石的砰然落响中。

  一阵风掀起来人的发丝飞扬,隐约露出惊人的绝世容光,意识中蒙尘的记忆逐渐苏醒,甚至带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怀念。

  到底有多久了,记忆深处曾有过这样的面孔……

  仿佛溺水之人寻求救赎一般,少年直直凝着来人,唇际舒展的笑容之间,不再有以往的刻薄疏冷,只隐现着苍白的寂寥,随着身形逐分淡去。

  在渴求什么呢,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愿放弃的祈念。

  华殿以暴雨之势崩塌着,整个视野都为之摇晃,濛濛金光逐渐将我们笼罩。

  千年古迹伴随着少年的残念,一同掩埋在了无尽沉郁的废墟里。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全球公敌都市之天王太子爷海贼之无上觉醒娱乐之万界游戏系统摸金校尉之邪气凛然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玄学大师火影之神级系统漫威:震震果实我在异界做恶龙都市之选了就给你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100赠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