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梁祝之不负韶华 马文才被打

小说:梁祝之不负韶华  作者:慕清  回目录
  七夕佳节过了,学子们又该回到课堂里了,马太守要来旁听学子们的课,就加了一张桌子坐在马文才和韶华的前面。

  陶大叔慢悠悠的走进课堂看到第一排的马太守笑了一声道“马大人,您是堂堂杭州太守,跑来当我的学生,实在是不敢当。”

  马太守抱拳道“久闻五柳先生学问高深,见解超凡,今日得沐春风,实乃三生有幸啊,算是便宜马某人了。”

  陶大叔被马太守一番话说得不好意思“你看看,我这个人哪,就是见不得让人占便宜,今天我不想讲课了,这样吧,我今天只想听听学生们的心声,如何?”

  “陶先生教学还真是别出心裁,马某人一样受益匪浅啊。”马太守道。

  “哎呀,一个官字两张口,马大人果然是会说好听话,让我老酒鬼也是受益匪浅哪。”陶大叔话里有话的说道。

  马太守的面色一下变得不好看了“哪里,哪里。”

  “娃儿们,那就说说你们今后想过的日子吧,怎么样,王蓝田,你先说。”陶大叔说着指着后面的王蓝田道。

  学子们都看向王蓝田,王蓝田脸色不耐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吃喝拉撒睡,茶来shen手,娇妻美妾,终此一生吗。”

  坐在韶华身边的马文才摇了摇头,后面的荀巨伯笑了几声道“种猪好像过得也是这种日子啊。”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陶先生也低着头笑着道“有出息,秦京生,你呢?”

  秦京生道“学生希望日后能够飞黄腾达,入则高厦,出则华车,高官厚禄,富贵双全。”

  “哼,你该请马太守给你讲课,如何高官厚禄,富贵双全,那他是行家呀。”陶大叔讽刺道。

  “好说,好说。”马太守淡淡道。

  陶大叔又看着前面的韶华道“祝韶华,你呢?”

  韶华笑道“学生不求什么高官厚禄,也没有王蓝田的那般出息,学生就只想像夫子般过着闲云野鹤,采菊东篱下的生活,什么时候夫子不住那桃花源了,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手啊。”

  陶先生听了哈哈大笑“你呀,竟然惦记起老酒鬼的桃花源了。”说完陶大叔又悄声道“什么时候咱们一起回去喝几杯。”

  韶华笑着点点头,马文才看着她若有所思。

  “马文才,谈谈你的志向。”陶大叔随即恢复严肃道。

  马文才站起来道“开疆辟土,征战沙场,扬名天下。”

  韶华看着他,果然他的志向远大。

  “嗯,沙场杀伐,首重战略,你有何妙法可出奇制胜啊。”陶大叔点点头道。

  “昔日苻坚,以投鞭断流之势,渡江南侵,谢玄将军淝水一战,虽然以寡击众,以少胜多,却也赢得惊险,学生生不逢时,否则,谢将军不必赢得那么幸苦。”马文才自信的道。

  陶大叔点点头“愿闻其详”

  “北方军伍长于弓马骑射,南方之师应借地利之便,在水站策略上下功夫,假如由我掌印抗敌,我要在江岸设下大量的拍车拍船,趁敌军渡江而来,进退两难之际,以拍车拍船用巨石攻击,敌方自然尸沉江底,溃不成军。”马文才自信的将自己的方法说出。

  韶华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也不可否认马文才在这方面很有才能。

  陶大叔听完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嗯,这办法够好,但也够狠哪。”

  “这千万使不得呀,文才兄。”梁山伯道。

  马文才转过头去看着他“为什么使不得?”

  梁山伯站起来道“文才兄退敌之计,虽然甚妙,但大量巨石和船只沉入河底,势必抬高河chuang,淤塞河道,近几年长江水患严重,百姓累受江水肆虐,如果为了一时之胜利,而不顾黎民百年之生计,导致江水溃绝,可比战争死的人要多上千万倍,这样的赢又有何益。”

  马文才严肃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像你这种妇人之仁,岂可共谋天下之事。”

  “论文韬武略,文才兄将来必是卫国栋梁,但眼前世事纷乱,战事连连,百姓急需修生养息,穷兵牍武只会使天下苍生,沦为刍狗啊。”梁山伯苦心道。

  “懦弱畏战,自甘败亡,才会沦为刍狗。”马文才反击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别争了,这种经世卫国的大事,还是请位居庙堂的马太守,来评评理好了。”陶大叔道。

  马太守只好站起来转过身,荀巨伯站起来抢先一步道“陶先生,要马太守来评理,岂不是要我们看一出父子连心的戏吗。”

  陶先生敲了一下桌面站起来喝到“大胆,怎么说话的,马太守身居高位岂是偏心自己儿子的人,马大人,你说是吗。”韶华面色严肃,陶大叔这不是存心堵了马大人的后路吗。

  马太守的话还没说完又被荀巨伯打断了“马大人,梁山伯拟就的治水方略,可是连谢丞相和谢道韫先生,都称赞的哦。”

  “梁公子年纪轻轻便得谢丞相青睐,将来必成大器呀。”马太守被堵了后路只好夸赞梁山伯道。

  马文才显然是不敢相信马太守会这样说“爹,你怎么。”

  “放肆,注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在上课的学生。”马太守厉声道。

  “是,马大人,马大人此言的意思,是认为梁山伯强过我。”马文才不甘心的问道,韶华拉着马文才的手示意他不要在追问。

  “我是说,谢丞相看中梁公子的治水大才。”马太守道。

  “学生就是不明白,凭什么听谢丞相一言两语,就下定论,难道仅凭位高权重,说的话就一定正确吗。”马文才不服气的说道,韶华掐住他的手都已经掐到ròu里了,但是马文才丝毫没感觉到痛,继续说着。

  “文才,注意你的言行。”马太守加大了音量道。

  “我就是不服气。”马文才道,韶华见他还要继续说着,就要把他拉下来坐着,他难道看不出来,陶大叔和荀巨伯两人一言一语把话都堵死了吗,还添乱,不是让大家看笑话吗。

  马文才轻轻拂开韶华的手,就是不肯退让。

  陈夫子见局势越加激烈便过去劝道“马太守,马公子啊,这众人面前,你父亲也不好偏袒与你嘛,你说,是不是啊。”

  马文才不屑的一笑“你太小看马大人了,马大人从来不怕落人口舌,他是怕得罪谢安,妨碍仕途罢了。”

  马太守愤怒的推开陈夫子,指着马文才道“你说什么。”然后一巴掌扇到了马文才脸上。

  韶华都被吓住了心疼的看着马文才的脸,马文才缓缓吼道“不公平,我不服气,我不服气。”然后拂袖而去。

  陈夫子就要上前去追“马公子,马公子,马。”

  马太守走过去吼道“站住,这种忤逆尊长的畜生,让他自生自灭吧。”

  韶华此刻心里满是心疼站起来皱着眉头道“马大人,佛念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忍心下手。”然后不顾大家的眼光追了出去。

  马太守没有生气反而惊讶的喃喃的念了几句“佛念”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