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梁祝之不负韶华 马太守的到来

小说:梁祝之不负韶华  作者:慕清  回目录
  马统急匆匆的去叫来了兰姑娘,一番检查下来,兰姑娘面色凝重道“这是击中了脑袋,造成了脑震荡,还不知道何时会醒,我开些药,你们熬了想办法给他服下。”

  “嗯,马统,跟兰姑娘去医舍拿药。”韶华道又送了兰姑娘出门“兰姑娘,麻烦你了。”

  “我本就是医者,谈何麻烦。”兰姑娘微微一笑然后回了医舍。

  韶华走到chuang边坐下,静静的看着马文才,要不是自己他也不会飞来横祸,看了一会韶华也困到不行就躺一边睡觉了。

  第二天,韶华是被敲门声惊醒的,韶华又看到躺在一边的马文才,赶紧起来开门。

  “祝公子,我熬好了药给公子送过来。”一开门马统就说道,问雨也在后面端着一盆水。

  “先给你家公子擦拭一下,在喂药。”韶华拿起一边的帕子浸了水,然后细细的给马文才擦着脸,然后接过马统手里的药,舀了一勺凉了凉,然后喂到马文才的zui里,昏迷的马文才不知道吞咽,药全部都顺着zui角流进了脖子,韶华放下药碗,拿起帕子给他擦了擦。

  这样喂药根本不行,但是不喂他又好不了,韶华盯着马文才半晌,“马统,问雨你们出去忙自己的吧,这里我看着就好。”韶华把两个书童都遣了出去。

  韶华看着关好的门,端起手中的药,一股苦味传来,韶华皱着眉头舀起一勺含进zui里,一口一口的渡到马文才的zui里,感觉到马文才的吞咽,韶华加快的速度,一碗药都被渡进了马文才的zui里。

  韶华放下药碗,走到桌边赶忙到了一杯茶水喝下,驱散zuiba里的苦味,这一次受这么大的罪全部都是因为管闲事,以后听到动静儿一定要躲远点了,韶华连喝了几杯才缓过来。

  马文才受了伤韶华也没心思去上课,衣不解带的照顾着马文才,马文才昏睡着一直不醒韶华担心急了,面色却不显露半分,要是自己都急了,那马统还不吓死啊。

  守了马文才两天,韶华精疲力尽的趴在chuang边睡着了,马文才微微睁开眼,就感觉手被人握着,看着韶华沉沉的睡在一边马文才挣扎着想要起来,头上传来的疼痛让马文才不禁用手捂着额头。

  韶华被惊醒了“佛念,佛念,你终于醒了。”韶华看到马文才坐了起来欣喜的叫道。

  “你怎么睡在chuang边。”马文才心疼的问道。

  韶华一把抱住马文才带着哭腔道“佛念,你都昏睡两天了,你吓死我了。”

  马文才安慰的拍拍韶华的背“我不是醒了吗。”

  韶华放开怀抱,看着马文才问道“你还有哪里不舒服没有,我叫兰姑娘给你看看。”

  马文才看她眼眶shishi的,shen手擦干韶华的眼泪“你是为我哭的吗?”

  “我哪有哭,这不是眼泪。”韶华别扭的回道,粗鲁的擦了一把眼睛。

  “祝公子,你该去休息休息了,换我照顾公子。”马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韶华赶紧装作平淡的样子。

  “公子,公子,你可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没命了。”马统哭诉道。

  “什么没命了,你活得不耐烦了,瞎说些什么。”马文才不明所以的问道。

  “是你活得不耐烦了吧。”门口一个威严的大叔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侍卫。

  “爹,你怎么来了。”马文才吓得一怔,就要从chuang上起来,马统赶紧去扶他,韶华被他那一声‘爹’给吓懵了。

  “怎么,我不该来吗?要不是马统告诉我,再晚一点,只怕我只能来给你收尸了”马太守坐到一边的凳子上厉声道。

  马文才愤怒的推开马桶的手,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见过马大人”韶华才反应过来,走到前面抱拳拘了一礼。

  “你是?”马太守问道。

  “晚辈上虞祝韶华,是文才兄的室友。”韶华恭敬的回道。

  “上虞?”马太守上下打量了一下韶华,见他不卑不亢颇有一番傲骨然后点点头“嗯”

  韶华整个人都绷紧了,这种感觉太难受了,就怕出一点意外,这个马太守可不像佛念那样还稚嫩,这完全是久居高位的气势压迫,但韶华也没弱。

  “爹,爹,这点小事,儿子能处理好的。”马文才弱弱的说道,韶华看出他很怕马太守。

  “哼,你若是自己能处理,那还需要我来吗。”马太守不善的说道。

  “爹,儿子只是跟别人闹着玩的。”马文才小心的说道,韶华见他没说真话,肯定是怕马太守找自己算账。

  “跟别人闹着玩,跟人闹着玩差点就玩丢了半条命,要是认真,那岂不让我马家断子绝孙。”马太守愤怒的站起来道,“说吧,你是怎么受伤的?”马太守又道。

  马文才没有回答,马统面露难色,马太守道“马统,你说。”马统欲言又止,马文才一个严厉的眼神扫过去,马统顿时低下了头。

  “你真是长大成人了,奴才怕你比怕我更多,好,既然你不让他讲,那你就自己讲吧。”马太守面无表情的道。

  韶华想说什么,马文才先一步捏住韶华胳膊,轻轻的摇摇头。

  马太守见他半晌没有说话,气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当真不说!”

  “我说,我来说。”陈夫子笑了几声走过去“子俊不知太守大人光临,有失远迎,失礼,失礼了。”陈夫子抱拳行礼道。

  “原来是陈夫子,夫子您太客套了,说道失礼,这次犬子文才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老夫是特地来给你致歉的。”马太守还礼道。

  “岂敢,岂敢。”陈夫子道。

  客套了一番,两人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令郎在书院向来是品学兼优,循规蹈矩,这次都是那个秦京生闹的,他素来有梦游的习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打起人来,本来以令郎的身手是不至于受伤的,可是听学子们说,令郎是为了救祝韶华挡在他前面才受的伤。”陈夫子道。

  该来的躲不掉,韶华歉意一笑走过去道“这次都是晚辈的不是,害得文才兄受了这么大的伤。”

  马太守看了韶华几眼“你竟有这种本是,能让文才替你挡伤。”

  “我与文才兄素来交好,是知己好友,所以文才兄才仗义为小弟挡在前面。”韶华道

  “既然这事是文才甘愿的,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吧。”马太守一挥手说道。

  陈夫子拍着马匹道“马太守真是宽宏大量啊,小的佩服,佩服。”

  “夫子,你学务繁忙,快忙去吧。”马太守道

  “不忙,不忙,有什么比接待马太守更重要的事呢。”陈夫子笑着说道,那一副势力的zui脸,韶华看了都恶心。

  马太守笑了几声,陈夫子又道“那子俊现在就去收拾厢房,恭候马大人下榻敝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