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探墓笔记 第四章:虚墓

小说:探墓笔记  作者:我是你姥姥  回目录
  第四章:虚墓

  面前是一道石门,半开着。

  “TaMa妈的!这鬼地方还有人住啊?叮咚!快递到了!”棍儿哥竟然还妆模作样的敲了敲门。

  我是彻底无语了,这货居然还有心思扯蛋,真是枪毙100回都不解气。

  “敲你妹啊!要是真出来一位,我看你怎么办?”我赶紧挤进那道石门内。

  “出来也不怕,哥就说送错了。”棍儿哥笑道。

  “瞅啥呢?!快进去!我掩护!”管鑫点燃一个燃烧瓶朝后面追来的血蟒仍了过去。

  “兄弟!啥也不说了!你要是还活着我一定以身相许!哈哈……”棍儿哥笑道。

  “去你妈的!”管鑫又投了一个燃烧瓶后迅速挤进石门内。

  四周漆黑一团,我们还没站稳脚步,只听“砰!轰隆!”的一声巨响。我吓了一跳,赶忙扫视一番,只见灯光之下,那条血蟒也冲了进来,张着血盆大口,扭动着身躯。

  “糟了!关门捉贼了!”我说。

  “没事!它好像卡住了!进不来!”管鑫说。

  我定睛一看,那血蟒果然是卡住了。那道石门只开了一人多宽,血蟒身躯庞大,想要学我们一样挤进石门,那根本就不可能。不过那血蟒力气很大,石门也困不了它多久,挣脱而出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快!趁它动不了用燃烧瓶丢它!”我迅速脱下背包,取出燃烧瓶点燃,投了过去。瓶碎火燃,烈火升腾,那血蟒瞬间就是烈火焚身。那火还没燃尽,紧接着又飞过去三只燃烧瓶,火势越来越大。那血蟒已经变成一条火蟒,拼命的挣扎,但它卡在门缝间,进退不得(话说蛇好像不能倒退),一时半刻还真出不来。

  “你不是走位6吗?我让你6!让你6!”棍儿哥又朝血蟒身上扔了两个燃烧瓶。

  我站在熊熊烈火前,看着那血蟒竭力的挣扎到一动不动,两行热泪不禁夺眶而出:“爷爷,爸爸,我给你们报仇了,你们看到了吗?”我在心里默默的问着他们。

  “哎呀!哎呀!累死我了!我发誓!今天是我人生中跑的最快的一天,这要是在运动会上,我准保能拿第一!”棍儿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说道。

  “只可惜大虫子已经挂了,你再也不能一展雄风了。”我说。

  “没关系,我虽然没机会了,但是你还可以继续发光。”棍儿哥笑道。

  “什么意思?”我问他。

  “你跑的时候我都用手机录下来了,你妹的!跑得比兔子还快,今年运动会你准能称霸19中。”棍儿哥笑道。

  “真是无聊!”我没理他,看了一眼血蟒,已经早就被烧死了,不过火还没有熄灭。我大致看了一下四周,这里应该是一间墓室,因为我看见不远处摆放着一副棺材。

  “别看了!这斗已经给人摸了,啥宝贝都没了。”我走到棺前冲对面的管鑫说,那口棺材是半开的,棺内只剩一副枯骸。

  管鑫yin沉着脸,一拍棺帮:“这些该死的盗墓贼!”

  我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又没盗你家的祖坟,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不是连我们家也一起骂了,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草!这儿TaMa的是座坟啊?!真晦气!呸!”棍儿哥骂道。

  “你至于这么激动吗?”我说。

  “我呸!你才激动呢?你们全家都激动!”

  “你这还不算激动啊?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吧。”我和棍儿哥的关系非常好,我们之间没有不能说的话,所以再过的玩笑都能开得。

  “你有种!哥现在没尿,等来了再尿给你看……唉!小鑫!你他娘的看够了吗?里面躺的又不是光腚的妹子有什么好看的?你不走我们不等你了!”棍儿哥说。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不过倒没感觉有多害怕,这可能跟我小时候经常听爷爷爸爸三叔他们给我讲的盗墓故事有关。我知道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因为他们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盗墓贼。

  这次来血岗本打算能收获一些关于三叔失踪的线索,不过看来是泡汤了,这斗早已经给人洗过了。要是有良心的盗墓贼,兴许还会留下点东西,倘若是个黑心的盗墓贼,连根毛都不带留的,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我们刚走到墓门,只见面前地上泛着红光,火红一片,映红那片墓顶。

  “嘿!这火还没灭呢?”棍儿哥说道。

  “你什么眼神?这是火吗?”我说。

  “不是吗?”

  我们倆儿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管鑫已经冲了过去,在灰烬残骸中一通翻找。

  “小鑫!你干什么?想吃蛇ròu也不用这么心急吧?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棍儿哥这话刚说完,只见地上那片泛红的光更加鲜艳,管鑫从灰烬中拽出一件长长的物事,如同一条血龙腾飞而起,映红整个墓室。

  那物事很长,好似一轴长画托在管鑫手上,泛着红光,又像一条血河,飘在半空潺潺的流淌。

  “我草!这是什么东西?”棍儿哥都看傻了。

  “这可是件好东西,辛亏没落在盗墓贼的手里。”管鑫话音未落,大叫一声,脱手将那东西扔在地上。

  “怎么了?”我们异口同声的问。

  他迅速脱掉烫焦的手套,只见那两只手掌,登时被烫的皮滚ròu烂。

  “看看!一点常识都没有,刚烧完你也敢碰,这下烫成猪蹄了,自己包上吧。”棍儿哥取出纱布递了过去。

  管鑫没接,也没说话。

  “嘿!你还耍脾气?爱要不要!怎么地?还想让哥给你包上啊?想什么呢?”棍儿哥说。

  “我来吧!”我赶忙接过纱布。

  “甭理他!臭毛病!都家里给惯坏了!让他自己包!”棍儿哥边说边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地上那件泛红光的东西,他想用65式工兵锹把那东西挑起来。这些装备都是我给他们准备的,家里仓库多得是,根本不用出去买。还没等棍儿哥碰到那东西,管鑫一把将他tui倒,棍儿哥冷不防坐了个腚墩儿。

  “你TaMa的干什么?有病啊?!”棍儿哥起身骂道。

  “你不许碰它!”管鑫冷冷的说。

  “这东西又不是你的!碰不碰跟你有毛关系?”棍儿哥说。

  “不是我的更不是你的!我说不能碰就是不能碰!”管鑫神态大变,令人胆寒。

  “嘿!你还来劲了是不?”棍儿哥朝着那泛红光的东西一通乱踩:“我TaMa的就碰了!我还踩呢!你能怎么地?我就踩!我就踩……”

  管鑫勃然大怒,一脚把棍儿哥踹倒,将那地上的长长泛红光的东西卷好,用外套包裹,拔腿跑出墓室。

  “管鑫!你干什么?!”我赶忙去扶棍儿哥。

  “TaMa的!这孙子敢踢我!我非揍扁了他!”棍儿哥抄起工兵锹追出墓室。

  “唉!别追了!算了!”我刚追出墓室,只听前面传来一声惨叫,眼前的一幕,直接将我吓趴在地。只见管鑫被拦腰断开,一分为二,倒下血泊中,一条血蟒正在吞食他的下半身。

  “妹儿啊!快跑!还有一只!”我跟棍儿哥飞速撤回墓室。

  “快过来帮忙!把墓门关上!”我说。

  “关上咱们还能出去吗?”棍儿哥问。

  “我哪知道!先关上再说!我可不想给大虫子吃了!”我跟棍儿哥拼命推着那厚重的墓门,推了半天那墓门居然纹丝未动。那墓门重有千斤,就算成年人都未必推得动,更何况我们都还是学生。

  “这TaMa粑粑累出来也不可能把这门关上!”棍儿哥说。

  “快推啊!你想给血蟒吃了?”我说。

  “不是有燃烧瓶吗?咱们还烧死它!”棍儿哥边推边说。

  “早没了!叫你们省点用了!”

  “这回算歇菜了!没想到我一代美男齐眉棍居然会死的这么惨,我要是还活着再也不吃蛇ròu了!不知道那虫子会先吃谁?”棍儿哥说。

  “我呸!不要脸!我这么貌美如花冰雪聪明都没说什么,那里轮到你啊!去死啦!”我们正不要脸的扯皮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墓门都“轰隆隆……”颤了起来。

  “TaMa妈的!那虫子在外面撞门呢!”棍儿哥说道。

  那血蟒见石门间的缝隙太小进不来,所以就在外面用巨大的身躯撞击,想把墓门撞开。

  “这只虫子智商明显上线,比你聪明多了。”我笑着说。

  “你别闹了!你说它是不是刚吃饱想遛个弯儿,撞够它就走了?”棍儿哥说。

  “我呸!想得美!就咱俩儿捏巴捏巴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外面的血蟒不断的在撞击墓门,我跟棍儿哥一人一扇,拼命顶着墓门。人为刀俎,我为鱼ròu,我心里清楚,我们已经是鱼游釜中,不过螳臂挡车罢了,还不是时间早晚的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暂无读者还喜欢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