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咸鱼驸马爷 第五章 这盐会不会毒死人?

  见后勤老兵们,一个个都见鬼一样看着自己。

  颜珏回头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多耽误一刻,就有一个同胞死去,时间就是生命,滚蛋。”

  一声大喝饶是程咬金都吓了一跳,如同耳边炸雷。

  本来死气沉沉的伤员们,听到这一声大喝都是一个哆嗦。

  几十个后勤老兵纷纷效仿颜珏,去给那些受了伤的伤员止血消毒缝合,线是棉线,有一定的感染风险,但现在物资紧缺,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老程看着专注的颜珏,问道:“能行么?”

  “你把那个么字去掉,这些伤员最起码有四十人能活下来,缝合伤口有助于伤口的愈合,缝合起来虽然难看,但也能起到止血的效果,如果有输血工具的话,我保证,这75人有70人能够活下来。”

  老程仰天悲叹:“天哪,为何军中如此愚钝?如此简单的救治方法都想不到?以往有如此伤势的士卒必死无疑,谁之过?”

  颜珏撇zui道:“一qun杀胚能想到这些才怪呢。”殊不知,他比这些杀胚还要杀胚。

  这一忙,就忙到了日上柳梢,战斗了半个时辰不觉得累的颜珏,此刻觉得有些腰酸腿疼。

  几乎是刚忙完,一声提示响彻脑海。

  “恭喜主人发明了针线缝合医术,为唐朝的医学界做出巨大贡献,获得贡献值共计50万。”

  颜珏把贡献值兑换成了流量,目前已经接近六百了,应该能下载不少好东西过来。

  处理完这些重伤员之后,颜珏说道:“程将军,让人用细盐煮稀粥喂食这些伤员,能ting过今晚的,基本都能够活下去。”

  老程激动的精神抖擞,能少死一个人自然是好事,立刻让人去准备稀粥,回来后说道:“贤侄快去清洗一番,此地炎热,血腥会招惹很多蚊虫,这就准备回营。”

  颜珏拒绝了老程,选择了现在回营。

  一把火点了撩.人寨子之后,左武卫班师回营,柳西时分赶到了营地,数百个帐篷密密压压,如同朦国包。

  等颜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净衣衫之后,众人才看清了他略有稚嫩的相貌,最多不过十五岁,没有经受过风霜的磨砺,倒像极了一个世家子弟。

  军帐内,老程、老牛、小程和颜珏四人围在一起,撩.人寨子中发现了好多头野猪,剥了一头五六十斤的猪崽子,放在炭火上烘烤,滋滋的血泡冒起来,颜珏有种回归原始的感觉。

  听完老牛叙述了颜珏的勇猛之后,老程双眼放光道:“贤侄可否留在左武卫效力?凭贤侄的本事,定能在军中混个将军当当,骑五花马身披重甲,好生微风呢。”

  颜珏摇头道:“程伯伯,小侄如无根浮萍一样随着师傅走南闯北,如今寻家心切,暂时还不想建功立业,您的好意小侄心领了。”

  “嗯。”老程略有惋惜的点头问道:“不知贤侄是哪里人士?为何会出现在铁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听闻老程问,颜珏摇头道:“小侄也不知自己是哪里人士,自幼跟随师傅云游四海,前两月师傅撒手尘寰,临终前告知小侄家在长安,小侄人生地不熟,从海外归来之后就迷了路,一路沿途到了此地,刚要寻得人家问路,就碰到了两军作战。”

  从海外归来?老程心中颇为震惊。

  老牛却惊奇的问道:“碰到两军作战,你怎知是敌是友?”

  颜珏略羞涩一笑,随手指了指外面的唐字大旗,说道:“沿途许多人家都被撩.人掳掠吃了,小侄心中愤怒难熄,就想杀几个泄愤。”

  杀几个泄愤?拜托,你这来来回回杀了不三四百个。

  牛进达老脸一红,知道颜珏指唐字大旗的意思,明白过来之后,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颜珏面前有些自卑的程处默终于开口了,拱手道:“在下程处默,左武卫中校尉郎,刚刚见颜兄如天神下凡,心生仰慕,想和颜兄交朋友,不知颜兄意下如何?”

  “战阵同路杀敌,活下来的都是兄弟,朋友之情还能比之兄弟情深义重?”颜珏一句话让程处默哑口无言。

  接着,程处默就兴奋道:“能有颜兄这样的兄弟,真叫小弟骄傲,颜兄到了长安寻亲无处落脚,不如就住在小弟家中,小弟刚好可以找颜兄请教一下战阵杀敌的技巧。”

  颜珏撇zui道:“你我年岁相当,别一口一个颜兄了,听着就酸溜溜的,军中的野蛮人,就别冒充文化人了,我俩姓名想称即可。”

  这时候老程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噌的一下站起来,围着颜珏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老牛,你跟我来。”

  老程一步一回头拉着牛进达来到了帐篷外面,惊奇道:“老牛,你可曾发现这少年有些面熟?”

  老牛双目滚圆,点头道:“还别说,还真有些眼熟,貌似在哪里见过。”

  老程一拍脑门,急声道:“你不觉得他与那中书侍郎颜师古的相貌颇为相似吗?”

  老牛张大了zui,重重的点头道:“当真有三分相像,同姓为颜,难不成他还是颜家人?”

  “我明白了。”老程仿佛想到了什么,就急匆匆的回到了帐篷,老牛同样快步跟上。

  老程返回帐篷之后,再次仔仔细细的审视了颜珏一边,松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这才说道:“贤侄,你那师傅怎知你是长安人士?”

  “师傅说十三年前,在灞河附近发现的小侄,当时小侄尚在襁褓,师傅怕我死于饥馑,就带在身边抚养;为了躲避乱世,师傅带小侄去了海外,一直云游四海。”

  颜珏急声道:“程伯伯可了解些什么?方才你和牛伯伯的对话,小侄都听到了,长安城内可有颜家?”

  说着,颜珏把那块玉佩拿出来说道:“师傅临终前把这个给了我,说这是当年在我身上发现的信物,你们可认得此物?”

  颜珏满脸的着急,看上去是真的着急。

  其实他自己心中都在腹诽自己;演技真特么好,奥斯卡欠我一个小金人。

  老程叹道:“贤侄,你家的确是在长安,恭喜贤侄认祖归宗,十三年前的往事,我也有所耳闻;听那酸儒……听那中书侍郎颜师古说过一次,十三年前他三弟回岳丈家中探亲,生逢乱世,不慎遭遇响马夫妻二人双双被杀,想必,贤侄你就是颜家人没错了。”

  颜珏努力憋气,把脸憋得通红。

  老程笑道:“你先别激动,稍后我便差人快马入长安,将你攻破撩.人寨子的功劳上表陛下,顺便让人去敦化坊一趟,颜家只要有人认得这玉佩,那么你的身世就八九不离十了。”

  颜珏精神抖擞,激动道:“那就多谢程伯伯了。”

  老牛哈哈笑道:“如此甚好,不仅平灭了撩.人祸乱立了大功,贤侄你也找到了失散已久的家人,今晚定要与你痛饮几杯庆祝一下。”

  程处默激动的脸色通红;军中不可饮酒,这些天来可憋坏了,老牛提议,他自然举双手赞成。

  这时一个火头军进入了帐篷,手里抓着一个鸡蛋大小的黄褐色晶体,用榔头敲的粉碎就要洒在滋滋冒油的野猪身上。

  颜珏闻到了一种天然毒素的味道,有些刺鼻,连忙制止了火头军,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把人给毒死?”

  火头军惊奇道:“颜兄弟你不知道这是盐巴?”

  颜珏双眼一凸:“这是盐巴?这黄不拉几散发着化学味道的毒品是盐巴?你确定没有骗我?”

  天啦噜,这是盐巴的话,一顿饭下来人体会被摧残成什么样子?颜珏不敢在想下去!

  ————————————————————

  ps:求收藏。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