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咸鱼驸马爷 第三六章 东窗事发了!

  窦静与自己无关,这花魁要寻仇,颜珏放弃了收她为私人乐师的打算。

  但为了不让自己luǒ奔,颜珏突发奇想,将这红乐坊买下来,这花魁不就成自己的了?

  让花魁找来了这里的负责人芸娘,芸娘进入里间之后就搔首弄姿:“哎哟,颜公子,这才两炷香的功夫不见,你就想念奴家了?奴家早就从良了,不然以颜公子的俊美样貌,奴家就算倒给钱,也要与颜公子发生点风花雪月。”

  见颜珏一脸恶心的样子,花魁掩zui轻笑,看向颜如玉的眼神多了几分感激,感谢颜侯就当今天没有发生任何事。

  颜珏浑身起鸡皮疙瘩,搓了搓胳膊皱眉道:“少废话,本公子看上了这红月坊,你给背后的大掌柜知会一声,明日到琅琊侯府洽谈,本公子要把红月坊买下来。”

  红月坊成了自己家的,相当于间接性的买下了这名花魁,任李怀仁长了八张zui也有理说不清。

  芸娘满面吃惊,她只是一个老妈子,当然不能做主,但听到琅琊侯府之后就浑身一震,点头道:“颜公子放心,今日奴家就知会大掌柜一声,让他明日去侯府一趟。”

  颜珏点头出来后,李怀仁紧张道:“颜兄如何?可将这花魁纳入囊中?”

  颜珏含笑道:“待明日你就知道了,等明日天黑前你自然知晓。”

  看颜珏胜券在握的样子,李怀仁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但就在这时,房门被一脚踹开,提留着一小串吐蕃葡.萄的李二,带着李孝恭和长孙无忌走进来。

  颜珏倒是很平常心,李二身为大唐的主宰,身边又有百骑司这样的鹰犬,自当对长安城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李怀仁就不一样了,看到李孝恭,就跟老书见了猫一样,shuang腿站立不稳双手支撑着椅子扶手颤声道:“父……父……父王,您您您……您怎么来了?”

  李孝恭黑着脸怒道:“回家在收拾你个小兔崽子。”

  无非就是李孝恭笑话长孙无忌的儿子逛青楼,结果来青楼守株待兔,结果待住了自己的儿子。

  李怀仁一缩脖子,句搂着身子站在椅子旁不知所措。

  李二打了个眼色,长孙无忌很上道,把芸娘和花魁赶了出去,李二这才呵呵笑道:“颜侯,诗做的不错,琴弹的也好,逛青楼为何不与风月女子共度**?反而在这里弹琴作诗?其不冷落了美人?”

  颜珏嘿嘿笑道:“陛下,微臣近日身体抱恙这您是知道的,何况微臣将来是大唐的驸马,岂能在这里寻花问柳?长孙冲和太子殿下兴致勃勃,微臣也不能扫了他二位的兴致,只得一道而来。”

  李二表情一沉:“你倒是将罪责推卸的一干二净,不寻花问柳,你来这里作甚?”

  颜珏说道:“微臣冤枉,陛下可以明察,怀仁兄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在了,他元气尚未恢复,如今长孙兄和太子殿下兴致颇高,微臣只是弹奏了一个曲子做了首诗而已,微臣身为未来驸马爷,可不能如此FengLiu。”

  这话让李二很是气愤,偏偏又无可奈何,毕竟颜珏并未拉着良家进入里间HeiXiu,这足以证明他是清白的。

  李二压低了声音:“颜侯,朕方才听那首诗意境奇高,可否为朕解读一下?”

  颜珏呵呵笑道:“陛下,那首诗不是微臣做的,而是家师做的,记得微臣八岁时,家师偶然之下遇一女子深陷爱河,却因不可抗拒的因素与之分离,伤心之下才有此佳作,微臣只是剽窃而来吸引那花魁的注意罢了。”

  李二恨声道:“谅你也做不出如此意境的诗来,给朕念一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此事古难全,千里共婵娟。”

  颜珏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念了一遍。

  李二赞道:“好诗,朕可以臆想到你师父那时的心境,定然非常无奈,本身已是世外高人,站在世间顶端,却因凡俗琐事与心爱的女子分离,有感而发,实为性情中人,只是羽化登仙,朕颇为伤感。”

  颜珏心中暗笑不止。

  房遗爱率先走出房门,见到李二之后懵了,一双小腿直哆嗦,zui唇也哆嗦,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逛青楼被长辈们逮住,心虚无比。

  长孙冲和李承乾心满意足的从里间走了出来,李承乾摇头晃脑,跟在一个大姐姐身后,回头看向长孙冲,脸色通红的兴奋道:“表哥,这红乐坊当真妙极,改日孤请客,再来消遣一次。”

  长孙冲也没有抬头,哈哈笑道:“承乾,你久居深宫,姑丈管的严苛,皇后姑姑管教森严,怕是你再次出宫,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李承乾心满意足,精神饱满,脚下生风,抬头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李二和长孙无忌,当即就呆住了。

  长孙冲一抬头,张大了zui,呆若木鸡。

  心菊抿zui道:“长孙公子,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在换一处好好玩玩?”

  长孙冲zui唇发抖,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玩个屁,东窗事发了。

  李承乾反应过来之后,全身冷汗直流魂不附体,脸色煞白。

  李二疾步上前,一脚揣在李承乾屁.股上,怒道:“滚回东宫待命,看朕回去后怎么收拾你,滚。”

  李承乾吓得zui唇哆嗦已经不会说话了,被宫里的老供奉提溜着衣领走出了包厢,如果换做其他人的儿子,估计现在已经被吓尿了。

  长孙冲颤声道:“见……见……见……见过陛下,见……见……见……见过父亲。”

  长孙无忌学着李二的样子就要一脚下去,却被李二制止,李二说道:“冲儿已经成年,逛一逛风月之地理所当然,辅机也不要太过严苛,王兄也是如此。”

  随后狠狠白了颜珏一眼,怒道:“你倒是将罪责推卸的一干二净。”

  颜珏干笑一声,不知该如何回答。

  ————————————————

  ps:解释过了,唐朝的是门下什么的云云,但不及奉天承运好听,请不要在书评秀文学功底秀优越感了。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