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咸鱼驸马爷 第三三章 组团逛青楼!

  

  又是一波鹰犬来袭,听到了鹰犬的禀报之后,李二脸色非常古怪,惊奇道:“这小子心有多宽?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竟然还有心逛青楼?”

  李孝恭哈哈大笑:“这滚刀ròu的性格,跟程知节那厮如出一辙,任你天塌地陷,我自八风不动,真是讨喜。”

  长孙无忌撇zui道:“讨喜?哪里讨喜了?一脚踹碎了多少侍女的美梦?”

  长孙无忌的话,惹来李二和李孝恭轰然大笑,笑的眼泪鼻涕直流,最终李二说道:“二位随朕微服私访,去看看年轻人都玩些什么花样。”

  三个老年人联袂出宫,去了平康坊,李二带了新收割的菠薐菜,准备去平康坊慰问一下李靖。

  没错,李靖就住在平康坊,出门就是红灯区,交通格外方便,让很多人羡慕不已。

  来到了红乐坊,长孙冲本性就暴露了出来,买这八字步,手中持有一把折扇,人五人六的带着三人进入了大门。

  为了凸显出几人的FengLiu倜傥,房遗爱提议每人一把折扇,太子李承乾换了一身锦衣华府,他的银色衮龙服太扎眼了。

  看得出来,长孙冲是这里的常客,三十出头很是丰硕的老鸨子拿着平面小花扇,凶口的赘ròu一颤一颤的,李承乾瞪着眼珠子担心它会掉下来。

  老鸨子扭着肥tún到了长孙冲跟前,一如既往的熟悉声音传来:“哟,长孙公子来了,姑娘们出来接客了,长孙公子最近忙什么呢?有些日子没有见到您了,咱们这的姑娘可都望眼欲穿呢,哟,长孙公子还带来了几位公子,瞧,这一个个长得英俊潇洒,不给奴家介绍一下?”

  长孙冲抓着一个银饼子就在老鸨子身上揩油,一个银饼子坠入沟壑万丈深渊,挤眉弄眼的说道:“他们都是本公子的至交好友,这位是颜公子,这位是房公子,这位是皇公子,芸娘,听说红乐坊最近来了一批江南瘦马,拉出来溜溜。”

  李承乾激动的脸色通红,看看这个奴家,瞅瞅那个小娘子,小眼睛放光,头一次来这种地方的人都这样。

  芸娘把长孙冲的手从凶部上拿下来,翻着白眼FengQing万种:“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好姑娘可都给你留着呢,心菊那丫头可等你等得望眼欲穿呢,你就不临幸一下心菊?”

  长孙冲一拍脑门:“对对对,把心菊找来,把最近新来的花魁找来,本公子听说你这来了一位精通琴棋书画的花魁,好像叫李什么来着?”

  芸娘呵呵笑道:“你是说青璇呀,青璇是花魁没错,但只卖艺不卖身,长孙公子可不要为难奴家。”

  “甭管卖艺还是卖身,本公子不差银子,把心菊和这个花魁,还有那批江南瘦马统统叫到包厢里来。”

  房遗爱和颜珏对视一眼,对长孙冲竖起大拇指。

  “长孙兄?房兄?”一个陌生声音传来,一个锦衣公子拿着折扇从楼上走下来,惊喜道:“真的是长孙兄和房兄?哈哈,想不到会碰到你们。”

  看到了李承乾,这锦衣公子脸色一变;立刻恭敬道:“参……,见过公子。”

  长孙冲嘿嘿笑道:“坏人,难得你还记得皇公子,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吧。”

  “正有此意。”

  看出颜珏疑惑,房遗爱说道:“这家伙是河间王的公子李怀仁,叫他坏人就行了。”

  李怀仁问道:“房兄,不知这位公子是?”

  房遗爱继续道:“坏人,这位是琅琊……这位是颜公子。”

  李怀仁当即明了,显得格外恭敬:“见过颜公子,在下李怀仁,这相有礼了。”

  长孙冲一脚差点把他踹了一跟头,撇zui道:“别酸溜溜的,颜兄不喜欢这一套。”

  李怀仁嘿嘿一笑:“想不到颜兄也是同道中人,楼上请,楼上请。”

  几经周折,到了楼上的最大包厢,长孙冲是熟客,对这里了解的比他家还要透彻。

  不一会莺莺燕燕一qun十五六岁的小姐姐进入了包厢,长孙冲指着这些江南瘦马笑道:“颜兄随便挑,别客气。”

  李承乾瞅瞅这个,看看那个,小眼睛放光。

  心菊来了,主动投怀送抱长孙冲,zuiba噘到了天上,埋怨道:“长孙公子你怎么才来,这些时日真是想煞奴家了,待会你可要自罚三杯。”

  “好好好,自罚三杯,自罚三杯。”轻车熟路了,长孙冲在她身上揩油。

  不知道长孙冲跟芸娘说了什么,给李承乾安排了两个二十岁以上的之心大姐姐,两颗那什么比李承乾的脑袋还要大,李承乾把脑袋埋进去,感觉幸福的快要死掉了,身体有一处跟铁棍似的。

  颜珏随便挑了一个相貌清秀清水芙蓉不施粉黛的姑娘,姑娘有些放不开,很生涩的坐在他腿上给他倒酒。

  看到桌子上的哈密瓜和菩提还有一些从吐蕃运来的特产水果,颜珏想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抓起来就吃,含糊不清的问道:“老板娘,那花魁呢?怎么还不来?”

  说着,一个鹌鹑蛋大小的小金元宝飞过去,准确无误的落入她怀中。

  芸娘心神一颤,暗道这位公子真阔绰,就陪着笑yin阳怪气道:“来了来了,马上就来,总得梳妆打扮一下吧?”

  刚说完,一个年岁接近二十岁的白衣女子进入包厢,身后两个丫鬟抬着一台古琴,放在正中心的高台上。

  芸娘很识趣的带着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姑娘推出去,台上女子不施粉黛但却柳眉如画,白衣衬托素颜艳比花娇,青色飘带格外显眼,头发简单挽起如瀑布垂下,小半截洁白如莲藕的手臂shen.出搭在琴弦上,青葱玉指抚琴令人向往能一亲芳泽。

  的确当得花魁之名,只是卖艺不卖身,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规矩令人着实不爽。

  意外的是,长孙冲等人没有看呆,没有流出哈喇子,到显得很是平常心。

  仔细一想就知,唐朝以丰为美,以多为美,这花魁太单一了,所以看不出来有多美,颜珏暗暗鄙夷之,不懂审美的类人猿啊,审美观念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没见到李承乾红着眼抓着两个地雷死也不撒手?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