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混吃等死 第二五章 刺激的德国骨科!

小说:大唐之混吃等死  作者:沙书紀  回目录
  

  颜家一家人都屏住了呼吸,四姑母和小表姐心脏呼之欲出,捧着xiong口急的跺脚。

  尤其是四姑母颜师韵更是心急如焚,多好的一个孩子,多好的一个女婿,万一被花豹抓花了脸可怎么办?

  “你个小混账,快给老夫出来。”颜之推跳脚大骂,就是跳不起来。

  进入笼子之后,凶恶的花豹就呼的一声扑了上来,喉咙里发出野兽的嘶吼声,但它刚跳过来,就被颜珏一脚踹飞,哐当一声撞在铁笼上。

  咕噜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花豹学精了,不断的来回走动,棕色的眸子令人心寒。

  妞妞拍手大叫:“舅舅好厉害,舅舅好厉害。”

  丁鹏提醒道:“侯爷,这花豹被老头驯养的很通人性,能听懂简单人言,要驯服它比较简单。”

  颜珏呵呵一笑,一步一步走过去,花豹夹着尾巴躲到了角落里,研究作势抬起一脚就要踹过去。

  令人懵逼的一幕出现了,花豹嗷唠一声趴下,用前爪护住了脑袋,这让一大家人有些无法接受。

  野兽都能这种本能了?

  颜珏乐了,蹲下来拍着花豹的脑袋说道:“畜生,以后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听话就把你炖了吃ròu。”

  花豹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一脚揣在花豹屁.股上,把它踢了一个跟头;“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吧。”

  直到颜珏走出铁笼,花豹都乖巧的趴在地上,没有了野兽的气焰,本就是被人类驯服的野兽,现在无非就是换了一个主人而已。

  “舅舅好棒,舅舅好棒。”

  “颜珏,以后可不能这样乱来了,万一被挠伤了可咋办?”

  丁鹏嘿嘿笑道:“颜老爷子,只有侯爷挠伤别人的份,这世上可没人能挠伤侯爷。”

  “就你会拍马屁?夜了,洗个澡睡觉。”

  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大大小小们,颜珏在两个仆役的带领下,到了卧房,仆役们劈柴烧水,不一会一个大木桶中满是香汤,四姑母贴心的抓了hua瓣洒在木桶里。

  游子归来第一次洗澡不能让仆役丫鬟,必须家里的长辈来洗,洗去外界带来的FengChen之气,洗去这些年来的苦难,洗去一切不好的东西。

  看到两个伯母和四姑母小表姐,还有一个已婚堂姐,五个女人在自己面前,颜珏紧紧的抓着兜裆布,颤声道:“这个……能不能小侄自己洗?”

  被三四十岁的大妈看光了身子,颜珏还不如死了算了,紧紧地抓着自己缝制的一条丝绸内库,打死颜珏都不带脱的。

  大伯母和二伯母掩zui笑道:“伯母都是过来人了,你一个孩子家害怕这些作甚?快入浴吧。”

  颜珏憋红了脸怒吼道:“不行,你们不出去,我今天就不洗了。”

  几个妇女面面相觑,是什么让他如此守身如玉?四姑母掩zui笑道:“好好好,我们出去我们出去,大嫂二嫂我们出去吧,燕子你也跟我们出去,你表妹一个人在这里伺^候他吧。”

  二伯母白眼道:“哼,以后想让伯母给你洗都难,四妹你也是心宽,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也不怕出事。”

  四姑母临走前呵呵笑道:“出事怕什么?再有几日就成婚了,刚好小妹当外婆。”

  三十岁的亲外婆谁见过这么小的?

  说实话,颜珏想把她们统统赶走,自己一个人洗澡习惯了,不过小表姐在这里,也比澡堂大叔搓澡要强。

  小表姐脸色红扑扑的,柔声道:“下水吧,都快凉了,要不我再去让人烧水?”

  “不用了。”

  一咬牙,颜珏摘掉了兜裆布,噗通一声跳进木桶,谁设计的?居然还能坐在里面,啧啧,美滋滋。

  小表姐的青葱玉手没有干过粗活,最多就是捏一捏笔杆子,搓在身上滑溜溜的。

  韩云汐痴痴的望着光滑有型的后背,问道:“如玉,再有几日我们就成婚了,你心情如何?”

  “心情?什么心情?”激动啊,激动中待着一点烦躁,才十四岁就被婚姻绑架了,能不烦躁?

  多说了都是虚伪,颜珏很快就变卦了,嘿嘿一笑:“激动,表姐你生的如此俊美,身段优美,我心中不激动那是骗人的。”

  韩云汐脸红嗤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声音小的可怜:“不许叫表姐,马上要成亲了,唤我云汐即可。”

  “我喜欢叫你小表姐,听起来刺激。”

  “刺激?何解?”韩云汐不懂为何会刺激。

  这是dé国骨科啊,能不刺激?

  颜珏也懒得解释,韩云汐开始找话题,一会问会算学吗?一会问会弹琴么?一会问为什么字写的如此漂亮?

  一会问会作诗吗?颜如玉点头,韩云汐欢快道:“那你给表姐做首诗可好?”

  颜珏回头,瞧她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一副娇容艳比花娇,青丝三千飞瀑之下二尺有余,肤色白嫩欺霜霸雪,朱唇贝齿洁白晶莹,玉颈欣长半个锁骨欲引人一探究竟,青葱玉指修长美观,令人观之欲罢不能。

  比之后世那些浓妆艳抹的明星网红们强了不知多少倍,一副容颜美的不可方物,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年仅二八就能长成这样,若是在等几年,岂不倾城倾国?

  颜珏情不自禁的就开口道:“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粉黛无颜色,与卿颠倒本同庚,一树梨花压海棠。”

  两首诗摘出几句形容她,没有四不像,到显得理所当然。

  听完前两句高兴的不行,但听完第三句之后,韩云汐身体颤抖的不行,面红滴血,心脏呼之欲出。

  与卿颠倒是什么鬼?就算想要和自己鱼水交欢,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吧?与卿颠倒让她羞愤不已。

  不过一树梨花压海棠,让韩云汐如梦方醒,这首诗的含金量就是一座金山,身为书香门第出身的韩家长千金,岂能不明白这首诗的大才之处?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