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咸鱼驸马爷 第十章 战争余孽定延平!

  大唐的江山是建立在马蹄和尸体上的,有战乱的地方就有仇恨,尽管战乱已经平息了数年,但那些深入骨髓的仇恨,仍然在一些人心中挥之不去。

  比如单雄信未被剿灭的旧部,李密的旧部,比如至今已经八十岁的定延平。

  定延平是隋末枭人,为人yin狠毒辣,野心极大,武力更是强横无匹,两个尉迟恭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罗成只是偷学了他三招两式,就被誉为铁胆银枪将,足以证明此人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但他却没有和野心匹配的智商,正如那句话;没有和野心匹配的智商,就不要玩无间道。

  结果玩死了很多人,把全家都给玩死了,他并没有反省认知自我,而是把自己的悲惨结局归功给了李二,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李家害的,武德七年开始,李渊就下令将那些潜在威胁扼杀在摇篮中,如今被剿灭的差不多了。

  定延平无非就是一个余孽,承受了四年的官府追踪,居无定所,只好跑到了琉球国,身在琉球同样不太平,只好跑到了连个野人都没有的海南岛。

  幸好李二登基称帝大赦天下,对那些野心勃勃的余孽放松了警惕,定延平才可以趁机进入关中。

  灞河乡距离长安几十里,属于长安直隶,顺着灞河一路到灞桥,就可以从金光门进入长安。

  乡土内一老宅里,定延平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坐在屋内,少年身材魁梧面无表情,手中抓着两把虎头短枪,定延平同样抓着两把短枪,在他身边还趴伏着一头三百余斤的花豹。

  定延平抚摸着身边花豹的毛皮,双眼霍霍生辉,yin沉沉的笑道:“今生无望龙椅宝座,现今是李唐天下,老夫总有走不动的一天,下场定会不得善终凄惨无比,桀桀,哪怕是死也要拉上李渊或者李世民陪葬,最不济将朝堂里的文臣杀个底朝天,他不让老夫好过,老夫也不会让李唐天下好过了。”

  少年仍是面无表情,但神色却含义颇深,略有挣扎。

  定延平说道:“丁鹏,几日内那新封的琅琊县侯便会入长安,人数不会太多,程咬金被委任兰州都督不入长安,要去陇右道采盐,不用担心会穿了帮。”

  “待他入了关中,将他拦路截杀,你冒名顶替他前往皇宫听封,这飞针淬了剧毒,出针定能见血封喉,师傅会在宫门外接应你,到时候远走高飞,师傅再给你买个良家女做媳妇儿,隐姓埋名逍遥一生。”

  丁鹏古井无波的点头道:“都听师傅的。”

  定延平会以身犯险?人越老越怕死,里应外合只是权宜之策,稳住这个年轻徒弟的方法而已,估计真到了皇宫,老家伙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躲起来了。

  …………

  原路折返的队伍只有十二人,皆是快马加鞭,三日内就到了关中古道,此地是入灞河乡经灞桥入长安的必经之路。

  这几日奔波,来不及花掉那些流量,但到了关内道驿站,颜珏就松快了下来,叫了几斤羊ròu和猪耳朵以及几个小菜,顺便弄了一壶不知味道如何的花雕。

  传令官摇头道:“颜侯,我等有军务在身,复命之前不可饮酒,可否等复命了在饮不迟?”

  颜珏微笑道:“天高皇帝远,略饮一杯无足轻重,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任陛下手眼通天,还能管得了这里?”

  传令官和几个JinWei军神色大变,传令官左右看了看餐馆并无人注意,松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颜侯言语小心,当心祸从口出,也罢,既然颜侯有言,那洒家就破例一次。”

  太监跟和尚一样,和尚禁欲,太监同样禁欲,同称为洒家。

  每人饮酒三分后,传令官不胜酒力,脸色已经微红,几个JinWei军倒是面色如常。

  颜珏呵呵一笑,本性流露,轻声问道:“徐大监,可知长安城中谁家千金水灵?颜某正值年少未婚,若有门当户对的良家千金,可得好好物色一下。”

  徐大监苦涩一笑,摇头叹道:“自幼便净身入宫,人伦大乐无福消受,又岂会在乎那些个女子?不过……嘿嘿。”

  徐大监也是同道中人,嘿嘿一笑,左右一看无人注意便小声道:“不过陛下的几位公主倒是相貌可人,尤为是五公主,年仅七岁便生的肤白貌美,过几年定是个美人坯子,不过陛下特别钟爱五公主,颜侯怕是没有机会做了她的驸马爷。”

  五公主?颜珏细想,应该是长乐公主李丽质,要到明年才能封长乐郡公主。

  徐大监继续道:“颜侯,实不相瞒,您相貌出众英姿潇洒,定能惹来不少长安女子青睐,下官觉得长公主很好,与您年岁相当年芳十四,相貌自然没的说,且文雅有度又知书达理,待人亲和又书画双绝,对我们这些宫奴也甚为体贴,若颜侯能博得赏识……嘿嘿,定能成为贤妻良母。”

  被颜珏灌了一顿酒的徐大监开始胡言乱语了,酒后慎言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看不到,一打开话匣子就一发不可收拾,在宫中当差了解秘辛较多,这一开口,感觉全世界都是他自己的。

  从傍晚一直说到天色朦胧月明星稀,颜珏对皇家子弟多了一些了解,绿帽公主自然而然的就排斥出脑海了。

  但李二还是有几个脾性好相貌好懂规矩的女儿的,不过儿子没几个好东西,李承乾略有软弱,李泰城府太深,李恪在这个年龄段暴露了成年人的智商说明他没脑子,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这么说?长孙无忌的眼睛盯着呢,又不是他妹妹生的孩子,绝不会让他做太子,如果有机会,长孙无忌这个yin谋家会把李恪困石头扔河里淹死。

  李佑和李暗不足为虑,继承了李建成的yin狠,却没有和yin狠相匹配的智谋,早晚得歇菜嗝屁。

  正当颜珏想的入神的时候,马鞍那边的乌骓,突然传来一声嘶鸣,紧接着就是店小二的惨叫声,仿佛被八个大汉轮流伺^候了一样,叫声凄惨无比。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