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傻王爷宠妻:王妃别逃! 第二十章 对一个男人产生了想法

  第二十章对一个男人产生了想法

  炎清和苏暖两人研究了治疗方案之后,便开始给秦墨治疗。

  “皇上,施针的时候,您不能用内力抵制疼痛,明白吗?”在施针前,苏暖特意交代了一句。

  秦墨点头。

  秦墨脱掉上衣,苏暖拿出银针,快速地在各个穴位上cha上针,速度极快,就算是炎清也不得不佩服。

  苏暖一边施针,一边说出各个穴位的作用,无尘也在旁边,他主动要求的,就是为了多学点。

  每个人施针都有自己的专门的手法和顺序。

  无尘越听越觉得熟悉,明明这是自己第一次看韩澈师叔施针,却总觉得之前有过同样的经历。

  心里就算有疑惑,无尘还是一句话没说,直到施针结束。

  半个时辰,苏暖就一直没有休息,她感觉含水已经把自己贴身的衣服打shi,而脖子和脸部因为人皮面具汗水不能出来,很是不舒服。

  等把最后一根银针拔出来的时候,她常常舒了一口气。

  而此刻,秦墨的全身都是汗水,大颗大颗的汗水从他的皮肤渗透出来,他的脸色惨白。

  “皇上,稍微忍会儿,再过半个时辰就好了。”苏暖看着秦墨忍受着疼痛,安慰的声音不自觉出口。

  “朕没事。”秦墨咬着牙,再多的疼痛都承受了,更何况这一点疼痛。

  眼前的人靠近,那种混杂着梅香的薄荷味更重了,秦墨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这味道,让他很是安心。

  “无尘,毛巾。”苏暖shen手,轻轻喊了一声。

  无尘递上了毛巾。

  苏暖在毛巾上面撒了点药水,开始小心地给秦墨擦拭身上的汗水,看着他难受,自己心里也难受。

  秦墨低头,看着给自己擦拭身子的男子,心里没由来的一动,又一次,他发高烧了,暖暖也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用毛巾给他擦拭汗水。

  想到苏暖,秦墨猛然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对着一个男人想到暖暖。

  看着苏暖的一举一动,炎清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这样的行为已经超乎了一个医者对一个患者该有的态度,而且,韩澈不是这样细心的人,但凡都不用他动手的他绝对不会动手,如果不是那张一模一样的脸,炎清都要怀疑这不是韩澈了——

  炎清的眸子里面闪过什么,不是韩澈?那他是谁?

  苏暖没有注意到炎清的注视,继续给秦墨擦拭着汗水,而且动作很轻,仿佛怕伤着秦墨一般。

  “嘶——”秦墨突然哼了一声。

  “怎么了?”苏暖以为秦墨不舒服,突然停住了动作。

  秦墨的身子一晃,身子往旁边一歪,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皇上——”苏暖一惊,一把扶住了秦墨,扶住了秦墨之后才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施针了,这自然是要排毒,吐了毒血这是好事。

  “皇上,这只是吐了毒血。”只是一瞬间,苏暖恢复了平静。

  秦墨此刻趴在她的怀中,心里竟然有种不愿意起来的冲动,他竟然不排斥和他近距离接触,明明,这是一个男人。

  将苏暖的举动看在眼里的无尘和炎清都是一怔,刚刚,那种担心,太过明显了。

  “皇上,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结束了,您待会儿洗个澡好好休息就行了。”苏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低下了头,自己刚刚太过于失态了。

  抱着自己的人突然离开,秦墨感觉心里一阵空虚,但是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这种感觉的不正常。

  “朕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秦墨有点烦躁地摆了摆手。

  所有人离开之后,秦墨坐在浴池里面,脑子里面闪过的却全是那个叫做韩澈的男子。

  刚刚那个男子对他吐血明明是担心的,但是情绪却突然收住了。

  那个男子抱着他的时候,他竟然有种错觉,仿佛抱着他的是暖暖,还有那种香味,好熟悉,很浅,但是他却可以肯定,和暖暖身上的香味一样。

  越想,秦墨越觉得烦躁,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太想暖暖了,所以,就因为一种和苏暖身上一样的味道,就产生了那个人是苏暖的幻觉。

  秦墨突然失笑了一声,自己这辈子,果然栽在了苏暖的手上,可是,让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小女人却不知道在何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