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七章、致幻作用

  鸨子陈妈妈就领着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进来,男子相貌微微普通,但看得出来,身上带着常年在战场上洗练过的钢铁气息,一种肃杀的气质从眉宇中诞生。

  见到司溪的那一刻,男子老练的眼神染上了浓厚的笑意,陈妈妈谄媚的奉承了几句,便让司溪好生伺^候着退了出去。

  男子看来是有些教养,他正襟危坐在八仙椅子上,看着司溪说:“姑娘今夜辛苦了。”男子虽说早年打过仗,可毕竟还是在风花雪月里混迹多年的人,对于怎样撩^拨这些FengChen女子很有一套。他认为,像司溪这样身为京都府头牌,众人心头之好的JiNv,不能使用调戏之类的手段,而是给予足够的尊重,以及表现得彬彬有礼,才得美人心啊。

  司溪倒是一愣,她还以为这个男人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就开始发狂,自己都已经将匕首准备好来自卫了。别人对自己礼貌,司溪也回礼道:“官人不必客气,奴家不辛苦的。”本来的意思是,我没事,反正也不服侍你。可在男子耳中便成了诱ren的匍匐之姿,再加上沐浴过后司溪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无一不在撩^拨这个雪月风花中混迹已久的男子。

  司溪决定先入为主,她绽放着一个更加魅惑的笑容,说:“官人,奴家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呢。”

  “什么”男子的脸色已接近疯狂的迷惘。司溪离他有些近,甚至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那种酸臭的汗味,还有zui里吐出来气息的油腻味,无一不在挑战她的神经

  司溪看着他面上带笑,可心里却翻江倒海的恶心,她都不敢想象,这样的男子要是和自己发生关系,自己估计会自杀去吧

  她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微微低下头说:“那就是和奴家喝一杯交杯酒呢。”司溪想着,怎样才能使他心甘情愿的喝下那杯加了药的酒,想来想去,若是和他说自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喝交杯酒,古代的男子估计都会答应吧。

  果然,男子听见了,还嗔怪她:“哎呦,姑娘可是讲究之人,行,我也是性情中人,就和姑娘喝这杯酒吧。”男子当然愿意了,不是什么伤大雅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和这样美的烟纱姑娘喝交杯酒,何乐而不为呢

  只见烟纱端来两杯浓香醇厚的美酒,微微熏人的气味男子未尝就知是何等美酒,他哈哈一笑,今夜美酒佳人,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相公,我们该喝合和酒了。”司溪故作温柔的说到。

  男子像是被愉悦到了,他结果司溪为他倒的酒水,说:“是,是为夫的错。”说完便与司溪喝了这个交杯酒。

  一饮而尽,滚烫的酒水顺着男子的喉咙滑了下去,剧烈的浓度刺激着他的身体,一种从未感受到的奇妙感觉瞬间充斥着他的全身。

  “烟纱,烟纱。。。。。。”他发狂一般,一声声叫着烟纱,脸色变得通红,身体也不安的躁动。不一会儿,他就自己讲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脸上尽显一种临界的迷惘神色。

  “哎哟我的妈耶。”司溪捂着自己的双眼,脸红着走近了内室,那个男人,在地上抱着一张八角凳子ooxx。

  司溪心想,尼玛。这烟纱还真够狠的,这个药还真是厉害啊,直接让人自己做起来了

  司溪本着一种学习钻研的心态,思考着刚才外面发生的事情,可是男子发出的“嗯嗯啊啊”声音弄得她满脸通红,羞涩不已。虽说前世自己不是没看过岛国片,但这现场版自wei,从视觉和听觉上来讲都太JinBao了。

  “哎呀”司溪用力地跺了一下脚,什么也懒得想的跑到chuang上脱鞋子睡觉。

  “噗。。。。。。”一阵疾风将窗户直接吹开,寒冷的气息渗透被褥,将刚刚躺进被子里的司溪吹得受不了,司溪本想忽略掉的,可一帘之隔的外室是嗯嗯啊啊的喘息声,外面的风也不给面子的呼呼直吹。

  “**”司溪骂了一句脏话,臭着脸,起身去关chuang,“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就在起身的一瞬间,“刷”屋内的灯瞬间熄灭。。。。。。

  “呵。。。。。。”司溪吓了一跳,眼睛看着被风吹的“吱呀吱呀”摇晃的窗门,心里多了一丝丝害怕,毕竟,今晚有个陌生男人待在她的房间里,虽说那个男的现在神志不清的在日一张凳子。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一会儿,直到确定外面那个人还在嗯嗯啊啊的gao凳子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起身关了窗户。

  黑暗中,她凭记忆mo索着想找火折子将灯点亮,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过来得时候被吓的那一下,司溪从那以后睡觉必须点着灯,否者就会胡思乱想的睡不着觉。

  古代的街上没有路灯,室内的等熄灭了,就基本只能靠月光来找东西。“哎哟”司溪捂着自己撞到柜子角的头,吃痛的叫道。唉,这时候要是有个手电筒就好了司溪无比怀念在现代还有手机的日子,开个手电筒,再黑也不怕。

  “哐哐啷。”司溪找到火折子转身的时候又撞到了一个柜子,有些大的撞击力使得只装着衣服的柜子晃了晃,司溪赶忙shen手扶住它,这个要是倒了,发出声响,会引来别人,自己没有接客的事情就会暴露

  “呼,好险。”司溪叹气道,“唉,真是。。。。。。”话音未完,司溪突然楞住了,她吸了几下鼻子,确定自己扶好衣柜的那个瞬间没有闻错。

  血腥味浓烈的血腥味。。。。。。

  “谁”司溪低声叫道,她此时还没有将火折子点燃,根本开不见屋内的场景,只是凭直觉,有人在屋内

  “谁出来”司溪闻到血腥味越来越重,仿佛不是从哪里传来,而是司溪就带在血腥味中央。

  猛地司溪意识到了什么,她立即转身,“噌”一把泛着血光的长剑就直接架在了司溪的脖子上。她一抬头,一双明亮而又暴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