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五章、销魂丹

  果不其然,司溪在休息一个月之后,被老鸨子陈妈妈通知,即将出台迎客。

  作为JiYuan的头牌姑娘,司溪就是陈妈妈的摇钱树,第一夜卖了一万二千两,而且还是黄金,陈妈妈就知道这个女子吸金量杠杠的!这个月以来,好吃好穿好住伺^候得稳稳当当,每日还用牛rǔ沐浴,用最贵的雪莲精油涂抹全身,总之这样的好待遇竟活生生将司溪也就是烟纱这幅身体的颜值提升了一个档次。

  今晚上,按照陈妈妈的安排,司溪即将要上台表演,据说是古筝之类的乐器演出。这简直是要司溪的命啊,这下不直接看出来她不是烟纱吗?

  司溪前世虽说精通医学,也过了钢琴十级,可她没有碰过古典乐器,最多吹过口琴。看着眼前这副摆在她面前的古香古色的古筝,司溪就感到一阵蛋疼。

  陈妈妈正在命人打扫司溪的屋子,而司溪此时端坐在桌子旁边,桌面上摆着玲珑剔透的水晶糕,还有香软糯su的团子糕,新换过的茶具,茶壶中装的是上好的普洱茶。

  今日天气有些回温,司溪估计大概有十几度这样。所以她没有穿太厚的衣服,一身通身雪白的三层纱纺连体衣裙,腰间用同色的丝绸腰带束着勾勒出完美的身体曲线。头发给奴儿梳了一个青云簪,一串冰蓝色琉璃石嵌在发箍中,端正的显露在前面。她今天化了一个淡妆,与chu夜拍卖会上的妖艳风格完全相反的轻灵柔和,衬得她就像九天玄女降临于世。

  此等妖物就连进来房间里打扫的丫头和看惯了众多美女的陈妈妈都不禁侧目。陈妈妈更是感叹道,此女真是应了那句“浓妆淡抹总相宜。”啊。

  待收拾的人出去之后,陈妈妈留下来交代一些事项,司溪听着都快睡着了,无非是什么今夜对某某大爷要客气,然后演出时要注意。。。。。。等等吧。

  司溪听着实在有些无聊,但心中的忐忑还是满满当当。她冲陈妈妈说:“妈妈,我有着主意你看可行不?”

  陈妈妈停下话来说:“什么主意?”

  司溪滴溜溜的转着好看的眼睛,说:“我今夜不弹琴,表演点儿别的行不?”

  陈妈妈邹了眉头说:“这怎么行,这个节目都是之前就安排好的,这都到骨子眼儿里了,你怎的会有这样的想法?”

  司溪接着说:“妈妈,你想哦,今夜要来的全都是京都府乃至全国的金贵之人,他们从小就多多少少耳融目染这些古筝之类的乐器,之中高手芸芸,根本没法估计。而且在chu夜拍卖会那天,我就已经以古筝曲目表演过了,若是再来,他们就会觉得这个花魁其实也是个不耐俗的货色,以后我就会越赚越少。这岂不是浪费了妈妈多年来的大力栽培吗?”

  陈妈妈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可老油条就是老油条,她不急着回应司溪,只是微微皱着眉头。

  司溪笑了,她拉过陈妈妈的手,说:“妈妈,我知道你是不放心,要是我表演别的会不会gao砸对吧?”陈妈妈的脸色明显松动。

  司溪接着说:“我今夜就唱歌,我自己前些天自个儿谱了一些曲目,已经拿给乐师了,心想着要不今晚表演?”

  “丫头哦。”陈妈妈脸色又变得难看了,她摇了摇头说,“你说古筝大家已经听腻了,唱歌也是啊。还比古筝更加普遍的,怎么吸人眼球?”

  司溪莞尔一笑,接着说道:“你听我说,妈妈。光是唱歌当然不行,咱们啊,得gao个特别的形式。。。。。。”她靠近陈妈妈耳边“噼里啪啦”的说了好一大段,陈妈妈的脸色终于yin转晴的露出了笑容。

  “得哎!烟纱,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才?”陈妈妈捂着zui笑道,一张老脸都笑出了褶皱。司溪楞了一下,反应过来,陈妈妈是在夸自己,便回答道:“人总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想出别样的应对方法,以前,妈妈把我保护的太好了,如今已是我出台的日子。若再像以前不自己动脑子,恐怕。。。。。。”她没有说完,而是用娇俏的眼神看着陈妈妈。

  陈妈妈放下手,然后起身说道:“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行吧,我这就给你安排去。幸好现在还有好几个时辰,客人也都没来,你自个休息吧啊。”说完便走出了司溪的房间。

  陈妈妈走后,原来笑着的司溪顿时垮下脸来,表演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可是,接客怎么办?司溪骨子里全是现代**女性的风骨,对于这样光明正大又不能反抗的出卖**,她是强烈拒绝的。可这是在JiYuan,自己还是头牌,不可能不去接客,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就在她烦恼的时候,奴儿端着今夜要穿的服装进来了,说:“姑娘,陈妈妈给您送来今晚要穿的衣服了。”奴儿的声音将司溪的思绪拉回来,司溪看着奴儿,定定的不说话。

  “怎么了?姑娘?”奴儿放下衣服,微微倾身问道。

  司溪摇了摇头说:“奴儿,你伺^候我一年了对吧?”

  奴儿点了点头,确实算起来,她伺^候这个烟纱姑娘已经有一年了吧。司溪正着身子问道:“我来考考你如何?你答对了我给你奖励。”

  奴儿笑了,自从烟纱姑娘PoShen之后,变得越来越容易亲近了,不像以前冷冰冰的样子。

  “考什么?”奴儿问道。

  司溪摇晃着脑袋说:“我收你做丫鬟时我几岁啊?”

  “十三”

  “我平时最爱吃的是水晶糕还是团子糕啊?”

  “都爱吃。”

  “我叫什么?

  “烟纱。”

  。。。。。。

  司溪觉得差不多了,就问:“chu夜那晚,我准备了什么东西啊?”她就是想知道,为什么这幅躯体明明没有失去完璧之身,可那个男人还是吃了春药,而且还对自己露出那种意犹未尽的表情。

  奴儿没有意识到司溪是在套她的话,然后老实的说道:“姑娘当时和我说要我准备浓香的烈酒,说是要助兴而用,我当时就问,为何姑娘助兴要用酒,直接用媚药不就行了。姑娘当时啊是说媚药自己就有了,不用奴儿去准备了。”奴儿还得意地眨着大眼睛,说:“姑娘,我可是答对了?”说完还shen.出双手,像是准备接过奖励的一样。

  司溪心不在焉的给了她两个金luǒ子,然后打发她出去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个烟纱问奴儿要了烈酒,还说是用来助兴,奴儿要给她拿媚药,可是她说自己有了。司溪知道,春药英语又叫aphrodisiac,又称媚药,指可以增强**的药。在人类历史调查中,有许多食物、饮料与行为被视为可令**更容易实现或更愉悦。

  烟沙给嫖客所服下的春药估计不会仅仅是提高兴致,肯定有什么内因,不然不会发生一个意犹未尽,另一个什么也没发生的情况。

  出生于医学世家,又对医学颇有研究的司溪无论是出于对这样神奇的药剂感兴趣还是要找办法让自己免于接客,她都要gao清楚这个所谓“春药”是怎么一回事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