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四章、头牌姑娘

  “烟纱姑娘是要起chuang了吗?”门外的人叫唤着,司溪楞了一下,难不成这个身体的主人叫“烟纱”?她尝试着“嗯”了一声,门下一秒就被推开了。

  一个打扮得像丫鬟的小童端着铜盆进来了,看样子莫约只有**岁,可一双有些伤痕的小手说明了她幸苦的劳作。

  “烟纱姑娘要热水吗?奴儿这就去给您烧热水沐浴。”称自己为“奴儿”的丫鬟毕恭毕敬的冲着司溪说道,她将铜盆放在门边的一个架子上,正准备出去,就被司溪叫住了。

  “哎!那个。。。。。。奴儿?”司溪尝试着叫住她,奴儿转过身来,问:“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司溪一时语塞,毕竟不能以自己失忆了来问情况,她踌躇了一番说:“先别准备热水,我流了点血,等会儿给我拿点药过来吧。”然后我要慢慢套你话。

  奴儿抬起头看了一眼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司溪说:“是,奴儿这就给姑娘拿来。”说完就告退了。

  司溪坐回桌子边上,等待着奴儿回来。桌子上摆放着一套茶具,和一个酒杯,酒杯里还残余着一些酒水,看样子喝酒的人应该有些急事,所以未将酒喝尽。

  她端起酒杯闻了闻,此酒浓香醇厚,应该是上等佳品,只是味道中隐隐掺杂着一股药味。本来在醇香的酒味中,这股药香淡的不能再淡了,可司溪出身于医学世家,从小因为身体不好吃中药,长大的时候又因为被发现了先天性心脏病而变成医院的常客,对于这样的药味别人是闻不见,可她却觉得浓烈无比!

  这貌似就是老男人服下的春药吧!

  司溪一惊,赶紧丢下手中的酒杯,心有余悸的用袖子擦了擦刚才握着酒杯的手指。心里想着,这对夫妻还真是猛啊,男人这样大的年纪还吃这样猛烈地药,这不是泄精血是什么,她看了一眼chuang上还在睡觉的男子,心里面默默感叹,估计他这辈子也别想临幸别人了,萎了。

  奴儿进来看见司溪这样看着chuang上昨晚服侍的嫖客,楞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烟纱姑娘难道是昨晚被累到了,竟用这样怜惜的眼神看着这个糟老头子?

  算了,这也不是她能腹诽的事情。奴儿静下心来,对着司溪说:“烟纱姑娘,奴儿已经将药带来。”说完将一个瓷瓶递给了司溪,司溪接过之后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打开仰头就要喝下。

  “姑娘!”奴儿惊讶的喊道,“使不得啊!姑娘。”

  喝完之后,司溪疑惑地问她:“怎么了?”

  奴儿颤抖着手指着瓷瓶说:“姑娘,这个药不是用来喝的,这是。。。。。。”

  不是用来喝?“那是用来干什么?抹的?”司溪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外用的药喝下去会不会有毒。

  “这个是也不是来抹的,是。。。。。。”奴儿脸上泛起了一层可疑的红润,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闭上眼睛说道:“这个是用来洗xia体的!”

  这是用来洗xia体的。

  这是用来洗xia体的。。。。。。

  洗xia体。。。。。。

  司溪握着那只瓷瓶,空荡荡的脑子里回荡着这么一句话,然后下一个瞬间,她就直接跑到内室抱着一个缸子吐了起来。

  “呕。。。。。。”那吐得叫一个酸爽啊!司溪心里面瞬间悲剧了,这玩意不就是古代的妇炎洁吗!尼玛!我竟然把妇炎洁喝下去了!想到这里,本来已经吐得有些舒服了的司溪又抱着缸子狂吐不止。

  “姑娘。。。。。。”身后跟上来的奴儿欲言又止的还想说些什么,司溪听见了她的声音转过来强忍着恶心问她:“怎么了?”

  像是不忍心的样子,奴儿小脸还是红扑扑的,她悲愤的说道:“姑娘,你抱着的是没用清理干净的夜壶!”

  司溪惊呆了,夜壶,古代马桶也。没有清干净,亦等于没有冲水也。她绝望的看向自己手中抱着的小小缸子,然后看着自己呕吐物中漂浮的某中固体排泄物,放下夜壶,整个人“彭!”的直接倒地。不行,换了一副强健的躯体,她尼玛的还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晕了过去。

  “哎,姑娘!。。。。。”奴儿惊吓的赶紧将晕倒的司溪抗到chuang上去。。。。。。

  于是,在后来的回忆中,司溪最不愿提及的就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发现有个猥琐的不穿衣服的老头子大刺刺躺在chuang上,喝了古代所谓的妇炎洁,最后还抱了飘着米田共的夜壶狂吐了半天!如此骄傲的人,是不会提及这一天的。司溪当时抚着自己男人的手,说:“要是还回到那天,我宁愿一醒来就去自杀。”后来被她男人虐了,至于怎么虐那也是多年之后的后话了。

  司溪现在很郁闷,真的很郁闷。此时的她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内室的chuang上,不久之前她匡了奴儿好久终于将自己这副躯体原主人的身份弄清楚了。

  原主人名叫烟纱,年仅14岁。是这家名叫“娑纺十二”的大JiYuan的头牌姑娘,而昨天晚上是她chu夜的拍卖会而那个大刺刺躺在外室的那个老男人只是用很多钱买下她chu夜的嫖客,不是她相公。知道到这里,司溪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该悲伤还是庆幸。

  庆幸的是,这样猥琐的糟老头子不是自己的老公,但,悲催的是,以后会有更加络绎不绝的人来买下自己的一夜。意味着,自己现在是在狼窝里,前途堪忧!

  奴儿也是自己在荣升头牌的时候来服侍自己的丫鬟,据说在这娑纺十二中,好看的是姑娘,不行的是丫头。其实奴儿也不是不好看,只是年纪尚小脸没有张开,另外身材有点胖,所以看上去就没有姑娘们好看,这才当了丫头。

  这个JiYuan的来头却不小,据说是当年先帝所造,别的JiYuan后山啊都是什么绅官家或是什么商人家,可她穿越过来的这家JiYuan背后的靠山那可是皇家!思及此处,司溪心里微微好受了一点,好歹自己老板是皇上,也就相当于首脑嘛!

  不过,奴儿刚才告诉自己,从此之后,被PoShen的JiNv将正式接客,虽说这幅躯体好歹是高级JiNv,接待的应该不会是满脸瘤子的地痞,最不济的也大多像昨晚上的那个有钱的糟老头吧。

  想到当时糟老头出去时那副猥琐的满意表情,自己就像吃了翔一样。往后,自己肯定还会被拉去接客,真是侮辱她作为一个现代女性的教养!

  “封建毒瘤!”司溪气不过的一掌拍了一下桌子,惊得身后为chuang铺熏香的奴儿手一抖,差点没把锦丝被烫出个洞来。奴儿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坐在外室桌子边上的司溪,心里面念叨着这个烟纱姑娘怎么PoShen之后脾气这么古怪啊,连说的话都怪怪的,让人听不懂。

  可只有司溪才知道,她苦难的生活就此展开,怎样应对来JiYuan歇火的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们这才是王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