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三章、烟纱(2)

  烟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来到了内室的chuang上,她听见外面渐渐淡下去的喘息声,心里面不觉阵阵微凉。他终究没有出现,自己保全完璧之身,就是为了今晚能够侍奉他,可。。。。。。

  流着泪,不一会儿烟纱睡着了,是伴着一阵剧烈的疼痛睡着的,意识的前一刻,她想着,原来,你今天不来是因为要这样啊。。。。。。她zui角溢出丝丝血迹,慢慢的倒在了内室的chuang上,风将内室关好的窗子撞开,穿堂风带着寒冬里的冷意吹拂着屋内,可躺在chuang上的女子却丝毫不反应,她只是面带微笑,沉沉的睡去了而已。

  痛,好痛,真的好痛。

  司溪再次醒来的时候,全身的剧烈疼痛席卷而来,“尼玛,真TaMa要命啊!”司溪以为自己应该是心脏病犯了晕倒过去,然后悠悠醒来。

  她抬手轻抚自己额头,揉了揉眼睛,一阵冷风将她吹得直颤抖。她猛地清醒过来,抬眼一望,这是哪儿?

  她此时坐在一个拢着红色的chuang帐内,身上未着被褥,而自己竟然穿着一身儿古代的衣服!纱质的面料,衣服下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看到这样,司溪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尼玛,什么鬼医院病服是古装啊!还gao得那么XingGan。。。。。。

  风实在是吹得她太冷了,她起身想要关上窗户,可一下chuang,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她chuang下摆着一双精致的绣花鞋,上面纹络着秀气的边丝,完全不像是现代产出来的鞋子,至少司溪活到现在十八岁了,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鞋子。

  她抬头一望,天啊,这是哪儿啊?司溪惊讶的看着周遭的一切,她面前三步的距离处有着一袭rǔ白色的罗帐,从黑色木头雕刻而成的门栏上垂下来,遮住了外面的场景。一扇纸糊的窗户被风吹的左右摇晃,而穿的旁边竟是一面昏黄的铜镜。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司溪的脑子里猛地窜过,她连忙快步走向铜镜,一个纤长的身影慢慢出现在镜内,一袭红色纱衣,墨色秀发长长的铺洒在身后,脸上还化着精致的妆容,zui角有着一绺有些干掉的血迹,可这并不影响镜中人的美貌。

  镜中的人还是自己,可是自己晕倒的时候是在图书馆大厅,身着一身普通的长袖体恤和牛仔kù,这怎么变成了古装?还有自己流血了吗?

  司溪注意到特别的一点,她的头发本是齐肩短发,而此时,她的头发竟长到腰间!

  等等,这个人不是自己!

  司溪惊讶的后退,脑中的想法一步步证实一般,她赶紧走过去掀起rǔ白色罗帐,只见罗帐之外竟是和刚才相似构造的房间,像是将原来房间转了一个方向布置成这样的。而在那张chuang上,竟躺着一个luǒ着的老男人!

  “我靠!什么鬼情况啊!”司溪遮着眼睛转过身,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连忙道歉道,她不知道外边会躺着一个luǒ男,虽说看样子是自己的长辈。。。。。。

  可过了半天,身后没有人说话,只是传来那个男子低低的呼吸声。司溪慢慢放下手转过身,提醒自己,自己是个医学院的学生,对于这样的场景要以专业的态度去看待。她忽略掉某个东西,慢慢靠近老男人,拨开他的眼睛看了看,由于成天吃中药她也知道把脉的一些知识,于是shen手附上了老男人的脉搏,。

  “尼玛,这是吃了多少斤春药啊。”司溪惊讶的收回手,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激动了,她将被褥给老男人盖上,便走回内室房间里。

  坐在chuang上良久,她猛地想通了!

  在图书馆里面遇见的那团火花,还有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的,她将自己接到了这里?

  而她不是在医院,而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灵魂穿越了!

  刚才的那个男子莫约六十左右,他头上绑着古代男子才会绑的头饰,而他一身大汗,难不成是和这幅躯体刚刚那个完?

  完了,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不会一朝穿越,竟和一个如此猥琐的老头子发生关系了!作为小小颜控的司溪觉得自己有点接受不了这是个嘛呀!她思及此处,赶紧给自己把脉,右手附上左手的脉搏。

  不把脉还好,这一把,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知道了这幅躯体有三个重要的点,第一,这个躯体刚刚中了毒,不知为何,现在已经解了。第二,这个女子还是完整的身体,并没有和男人发生关系。第三点,这也是让司溪最惊讶和惊喜的点,这副躯体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完全是没有心脏病的!

  司溪坐在chuang铺上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了,上一次有意识的时候自己还在心脏病发,痛苦的不能自已。本以为在深夜的图书馆自己应该是死定了,可是,却一朝穿越来到这里,算是借尸还魂吧。自己在现代没什么朋友,唯一关心自己的就是自己一双父母,如今自己穿越过来保住了性命,却可能永远联系不上他们,虽说还有一个亲哥哥在那里照顾他们,可自己毕竟是从小爸妈的掌上明珠,这样不声不响病发在图书馆里,灵魂还穿到古代,他们估计会很伤心吧。

  良久,她觉得自己还是好好接受现实吧,毕竟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能回去,就算回去了自己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不如好好在这里过也是可以的。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找办法回去,而是知道这幅躯体是什么人。

  司溪觉得,自己难不成是个小妾?

  “不会吧,”司溪摸着自己的脸说道,她初中的时候读过很多穿越的小说,人家穿越过来要么是公主,要么是什么相府小姐,就算是妾,那也是什么英俊王爷的妾啊!怎么到自己变成一个糟老头了?

  难不成是自家相公是带着一个老人的面具?不对啊,刚刚给他把脉的时候的确把出他已经年近六十。

  “哎哟,完了!”司溪悲愤着脸走了出来,看着chuang上的那个人心里面在流泪,上辈子没嫁人就死了,这辈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成了这个男的小妾!有木有比自己更悲催的穿越同志啊!

  万念俱灰的她走近男子正要喊:“相公,起chuang了。”可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外面说话:“烟纱姑娘是要起chuang了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