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二十六章、对弈2

  大堂内,千代樊用帕子将一剑的鲜血抹净,猛地将软剑收回腰间。对着身后进来奉命的狱卒说道:“将此处收拾干净,尸体剁了喂花。”

  “是!”狱卒连忙应答,不敢造次。

  千代樊一身戾气尽tuì,他走了出去,去到大理寺内间换衣。

  他的暗卫苍狼问道:“启禀主上,大理寺少卿陈家还有一家老小住在城郊,是否将其解决。”苍狼跟着千代樊已久,习惯性问他是否要解决掉后续的麻烦,收拾刚才的摊子。

  千代樊看着自己一身肮脏的血迹,不耐的说:“杀光。”

  很多次,他这样受到千代屹的气焰之后,都会暴走的收割最近的人,苍狼也习惯了帮主上收拾这样的惨残局,于是他恭敬的说道:“遵命,主上。”

  另一边,司溪也大概的和千代屹通好了气,此时,她在千代屹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那个大堂里,不知道是她多想还是眼花,她总觉得这个大堂里多了一丝冰到骨子里的寒气,还有空气中飘来可以掩盖的血腥味。

  千代樊此时换了一套蓝色的常服,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司溪从千代屹身后悄悄看了他一眼,然后立马又缩了回来,她发现或许烟纱真的是对这个千代樊情根深种,即便现在有自己对他如此深的惧意还是抵挡不住属于烟纱的那份悲怆。其实这种感觉让司溪很难受,就好像自己并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却不得不承受那些事情带来的悲伤,就好似一场感天动地的电影放映,上面什么内容都没有,却用悲伤将你裹得紧紧的。

  千代屹好像感觉到身后人的情绪,瞥了一眼,便说道:“若是难受,你大可一直躲在我身后。”

  司溪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许惊讶,难道,他能看出来自己现在身体里翻涌的悲伤?不过随即释然,千代屹有时候就是这样厉害的角色,至少他对这副身体的原主人烟纱应该是很了解。即便是有司溪这个异世灵魂的屏障在,他也能感受到烟纱的感情变化,就算他此时背对着她。

  “微臣参见皇上,”走到中间后,千代屹扯了扯司溪的衣角,随后跪下给坐在堂上的一个huang色衣袍的人行君臣之礼。

  司溪也反应了过来,也没有看清那个“皇上”的真颜便也跪下行礼:“民女烟纱叩见皇上。”

  “平身。”

  “谢皇上。”千代屹与司溪答道,可千代屹站了起来,司溪却还跪着。

  皇上又继续问道:“烟纱姑娘为何不起身?”

  “烟纱如今还是阶下囚的身份,”司溪套着先前与千代屹商量好的话然后说道,“何况皇上您乃九五之尊,民女。。。。。。民女跪着已然是万般荣誉,何谈站起来?”

  “既然你已自称‘民女’”皇上的声音有些许喑哑,应是熬夜所致,“那么,你就是认定自己没有罪。无罪之人,在朕允许起身的时候就不用跪着了,起来吧。”

  司溪听毕渐渐起身。

  “抬头起来看朕。”皇上威严的开口说道。

  司溪闻言微微抬头,一道刺眼的阳光从上方的铁窗野蛮的照了进来,晃到了司溪的眼睛,她不适地眯了一下眼睛,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场景和人。。。。。。

  “皇上。。。。。”又是一次由烟纱的身体直接支配说出的话,司溪吓了一跳,赶紧又低下了头,害怕自己看见了什么又会不由自主的乱说话。

  “朕凌晨的时候拿到了镇南王的连夜取证,总算有了进展。”皇上像是没有听见司溪的冒犯一样,反而继续说道,“也算是有些了解到了这件事情。”

  停了一下,他微微前倾,双手撑在红木椅的扶手上,面色还是很淡然的说:“虽说应该不是你做的。但你也知道,你在拜佛大会的时候,在红娘庙上可是当众与伊玛公主发生冲突。”

  司溪心中咯噔一下,这个皇帝什么意思?她说:“民女是与伊玛公主在红娘庙上发生了冲突,可民女并无对伊玛公主动手,而且那晚。。。。。。确实民女是在服侍镇南王。”

  说完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千代屹,只见他也在看自己,并且脸上温润的神色竟又加深了一分。司溪心里微微一动,然后微微将目光收了回来,不禁在心里怒骂道:什么鬼时候了,还在冲自己耍帅,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坐在上头的皇上看着两个人,眼睛里的暗意又渐渐多了几分,他说:“如此之多的民众看见,加之这两天的坊间的谣言四起,即便是镇南王的证词证明你不在场,可是毕竟涉及两国的邦交,若是查不出凶手是谁,朕也只好为了千万黎明百姓把你供出去了。”

  “皇上,民女。。。。。。”司溪不禁出声,可开口她就后悔了,自己还真是沉不住气!

  皇上似乎是很满意司溪的满意,他又开口说道:“不过朕可不是那种随便拿一个无辜者去换邦交的皇帝,所以,烟纱姑娘若是想脱罪,就必须自己找到凶手。。。。。”

  “我找?”司溪下意识开口,“不,民女,民女只是一介平民百姓,如何能找到凶手呢?”这种事情不应该找个什么神探之类的吗,找她有什么用啊?她从事发到现在,还是千代屹和自己说了才知道伊玛是被红袖投于井中,其他的都是懵逼状态,你让她真么找!

  “这就是烟纱姑娘的事情了,”皇上没有理会司溪此时的无礼行为,而是继续说道,“朕认为,镇南王也是会帮你对吗?镇南王?”

  说话间,皇上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千代屹,千代屹则说:“责无旁贷。”

  此时,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千代樊开口说道:“我相信镇南王的能力,可若是镇南王心疼佳人,而随便抓一个人来了,如何呢?”

  “你是在怀疑本王?”千代屹继续温和的说道,此时他的样子还是那副温润如玉的爱民王爷,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月的飘雪,冰冷刺骨,寒气骇人。

  “臣弟不敢,”千代樊没有抬头,继续说,“请镇南王见谅,毕竟此事涉及两国邦交,不可小觑。臣弟也是心急如火,想快些找到凶手。。。。。。”

  “三日,”千代屹似乎很自信的说,“三日,我定会拿证据,还有证人以及,犯人复命。”

  “好!”座上的皇上很满意,他说,“就以镇南王所言,三日,朕要看见满意的结果。”

  “遵命!”千代屹上前一步行礼说道。

  “若是三日之后,没有找到,那该如何?”千代樊抬起头凌厉的目光望向千代屹。

  千代屹似乎早有预料,他闲庭信步一般回答:“那本王就自请边关,并亲手了结烟纱的命。”

  一切说的云淡风轻,而站在中央的司溪此时恨不得敲昏那个放大话的人,就三天!抓不到犯人还要杀了她,妈的!疯了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