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二十四章、再遇千代樊

  京都府西城郊,大理寺地牢。

  不是司溪心眼粗,而是她此时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住了。

  “哇,”司溪不禁四处张望道,“这就是古代的牢房啊!”此时的她如同前一天被关进来而现在据说被她杀死的伊玛关在了同一个地方,四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除了狱卒远去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声响。

  司溪虽说怕黑,但注意力毕竟还是被其他的东西吸引了,她像逛菜市场一样,竟在只有微微火光的牢狱里散步起来。

  牢房常年地处地底,多年没有清洗,地面上不知道是血迹还是水迹未干而散发出阵阵恶臭。角落的稻草堆里是不是窜出几只肥老鼠虎视眈眈的看着气味不同周围的司溪。司溪不禁打了个冷战,怔怔的靠在门口的大木头柱子上。

  司溪心里还真的不知不觉多了一丝悲凉意味,不知道是因为对这牢房的失去了兴趣,还是因为这生死冷漠的地方感染她,总之,沉寂的坐在地上,背靠柱子的司溪,心里凉飕飕的。

  “既然她杀了人,你们就按命令逮捕她好了。”。。。。。。千代屹带着冷意的话还ChanRao在她的耳边,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呆愣愣地被几个侍卫驾着出去了。

  前一刻与自己浓情惬意的看似翻雨覆雨时,下一刻,竟冷漠的让人把自己带走,说实话,司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来到古代半年了,刚开始的千代屹住着的那个月,然后受了一身伤,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消失不见,再到前一日,红娘庙中与他再次相遇,每次似乎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可是,好像每次,千代屹给她的感觉都怪怪的。

  第一次闯进她的房间,浑身是细小的刀痕,浑身是血,前一刻都能感觉到他似乎恨不得杀了她,可却因为她几句话,却主动将柔弱的地方露了出来。

  生活的一个月,从一开始的爱答不理,到后来那次即便是看见她赤身于浴桶中也毫无反应。司溪以为,他其实对自己毫无意思,甚至,有些厌恶。

  第二次,早上失踪,夜半回来的时候,又带了一身伤而来,她救了他之后,他又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还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烟纱,你是在关心我么?”gao得她都以为自己是穿越到言情小说里了。

  再然后失踪小半年,却又在一次红娘庙会中遇见,帮自己解决了一个麻烦的伊玛公主,然后又将向李半仙求签的机会让给了自己。。。。。。

  还有今早上,他的种种作为,司溪觉得,她始终没有看透过千代屹这个人,说话,做事,莫名其妙,甚至她都觉得自己就是在千代屹人生之外的一只蝼蚁,一间他路过的驿站。

  司溪不禁把头埋在膝盖中间,整个人蜷缩起来,静静地,一句话都没有说。。。。。。

  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之间过去,司溪觉得自己没有想什么,可当狱卒说有人要审自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天明。

  大理寺的犯人一般为重罪,连出堂审理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这次貌似有人诬陷她杀害北寒国和亲公主伊玛,犯的应该是国家重罪。此时审理她的人,正襟危坐一个四周点着昏黄油灯的牢狱的大堂里。

  “跪下!”一个狱卒将她押到地方之后,一脚踹向司溪膝盖后面的腘窝,巨大的力量使得司溪不禁跪下。

  “呃。。。。。。。”没有任何保护的膝盖直接撞到了地上,瞬间的疼痛差点将司溪的眼泪逼出。

  “犯人烟纱,京都府人士,系京都府娑纺十二头牌姑娘,于正元十年,暗中下毒毒害北寒国的和亲公主伊玛,造成两国邦交间的间隙,实乃重罪,按周国律例,当处以绞刑,并于午后当中执行。”大理寺少卿于大堂一旁宣读罪词,声音朗朗,一下下撞击着空幽的牢房上方。

  大堂前正方有一高跨马座,红木森森,有一青色华服男子斜靠在上,整一下下转动着茶杯盖子,发出瓷片碰撞出来的声音混合着大理寺少卿的读词声,显得讽刺,而又yin冷。

  在大理寺少卿读完罪词的时候,那个人停止了动作,放下茶杯,朝着司溪慢吞吞的走过去。在静极了的大堂,他的脚步声在司溪听来,就像地府的勾魂鬼,拿着夺命锁一步步朝她走近。

  “额呵!”司溪的下巴猛地被擒住,司溪被迫朝那个人看去。

  刹那间,司溪的口腔被突然剧烈的气体活动挤ya的生疼,心脏开始像之前的一次那样伴随着破裂的疼痛快速的跳动着,视线也在下一个瞬间被泪水盈满,溢出。。。。。。。

  “樊。。。。。。”属于烟纱的那部分感情又强行冲了出来,是的司溪不由自主地叫出了这个字,可就在“樊”字的前音说出来的瞬间,司溪的咽喉就直接被千代樊给扼住,他用的劲很巧,少一分,司溪便挣扎就可以解脱,多一分,司溪就会窒息而死。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千代樊冷酷的声音响起,他嗜血的眸子此时洋溢着KuangYe的快感,他就像夜空中咆哮的狼,一点点侵蚀着司溪的意志!“烟纱姑娘果然国色天香,不可方物。”一句话,警告了司溪,不准说出与他相识的事情。

  千代樊靠近司溪的耳边声音低沉而又清楚的说:“我千代樊,真是有幸见到如此绝色,真是,不枉,此生。”

  “唔。。。。。。”司溪不断扣着千代樊不断扣紧的手,仿佛下一刻,千代樊就要掐断自己的脖子了!

  “很疼?很难受?”千代樊一脸冷笑着说道,“这么美,死了不是很可惜?”

  司溪此时脑子里只剩下基本的求生意识,乱舞的双手不断地捶打着面前的千代樊,可身体里属于烟纱的情感激荡得越来越剧烈,甚至那股溢满xiong腔的悲怆一下子蹿上脑门!

  司溪的求生意志和属于烟纱那股求死的悲怆像两支藤蔓纠缠不休,互相吸取两边的养分,不生不死,不死不灭!

  直到一句话“贤王未免对犯人太过于苛刻了吧。。。。。”响起在大堂入口。

  司溪,“千。。。。。。代。。。。。。屹。。。。。。”说完这三个字,司溪就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昏厥了过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