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十六章、何许人也

  “红袖姑娘,”司溪可以说是被红袖拉着跑的,“你慢点儿,我跟不上。”司溪怎么说前世也是因为心脏病很少参加体育活动,如今即使换了身体,可依旧对体育很不擅长,红袖这样真是差点累残了她。

  猛地,红袖ting住了脚步,然后娇笑的转过身看着司溪,说:“哎呀,烟纱姑娘,我这才响起,我客人应该是到了,这不,时间不等人,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逛啊。”说完不等司溪反应过来,又迅速地走开了。

  “我擦!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啊,”司溪默默在后面碎碎念,她抬头一望,只见身边的房间挂着“水月阁”三个鎏金大字。

  “哎?什么地方啊,”司溪呆愣了一下,这怎么看上去比自己这个身为头牌的倾城阁还要气派,难道是下任的?不会啊,奴儿说过,历代头牌都是住在倾城阁,等下任了才换房间的。

  “进来。。。。。。”里面传来一声低低的男声,司溪楞了一下,她转了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自己在,难道他是在叫自己?

  “烟纱,进来!”声音沉着冷静,有着一种不能抗拒的力量,怔怔的压住司溪不能移步走开。

  可司溪还是头脑清楚,她并不认识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这样贸然进去多半会有危险,还是开溜的好。想到这,司溪的身体先做出了反应,一步步猫腰挪开。

  可就在这时候,一段黑绸从身后迅速飞来,一把卷住她的腰,将她直接拉进房门中,紧接着,她落入了一个充满危险气息的怀抱。

  “烟纱。。。。。。”男子直接将她从背后抱住,“这么久不来见你,你不会怪我吧?”

  在他抱住自己的一刻,司溪脑瓜壳里的粗话系统又要开启了,可当他一开口,司溪心里大怔,完全陌生的声音,可却让这副身体产生紧绷的感觉,怎么回事儿!?

  “你,可以先放我下来吗?”司溪右手指捅了捅男子环在她腰上的手臂。男子似乎是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可只是一小会儿,他就将司溪放了下来。

  司溪感觉腰间束缚解开,松了一口气,转身面对着那个男子。

  看见男子的脸的那一刻,司溪身体里竟爆发出极其复杂却又强烈无比的感情,似爱似恨,似喜似悲。。。。。。

  “樊。。。。。。”司溪竟不由自主地张口说道,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下意识捂着zui,有些惊恐的低下头,生怕露出了自己眼睛里的情绪。

  “烟纱。。。。。。”男子的声音很温柔,仿佛一双乐师的巧手,不断波动着司溪现在的心脏频率。司溪轻抚xiong口,舒缓情绪,此时此刻的感觉对于第一次见到男子的司溪绝对是不存在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烟纱,也就是原主的身体,存在有对男子的感情。

  男子见司溪一直不敢抬头,便轻笑地shen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的眼神看向自己,司溪此时根本控制不了这具身体的微反应,司溪的脸已经变得绯hong一片。

  仰视的角度让司溪完全看得清男子的眉目,男子眉目若水,双眸容光,看着司溪一派温柔的景象。司溪觉得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人,或者是相似的人,只是想不起来了。

  “烟纱,红袖还说你失忆了,我还不信呢。。。。。。”男子轻启红唇,朱圆润瑞的吐气道。

  “哪敢忘了您。。。。。。”司溪内心早已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早就知道红袖那茬不是什么善类,果真是这男子的手下。

  “您?”男子似乎听见了什么gao笑的事情,微微笑出了声,他shen手将司溪拉进他的怀抱中,说:“在生我的气吗?叫我樊,烟纱。。。。。。”

  男子的语气中含着淡淡的情谷欠,一点点吐洒在司溪的颈脖上,司溪顿时泛起了一阵恶心。回忆起中考的时候,自己因为没吃早餐出去校外买了一个油饼,结果刚一转身一个葱油味气流拂在她的的后脖颈,转身看见一个多年没洗脸没洗头得到邋遢流浪汉在自己身后猥琐的看着自己。

  可现在的这个男子,身上明显是昂贵熏香的气味,而眉清目秀,甚至可以说是俊美,可是为何自己会产生那种感觉呢?

  感觉到怀中人的僵硬还有不适,男子松开了手,依旧浅笑着望着她,不语。

  “樊。。。。。。”司溪试着开口,这个男子应该叫什么樊的,然后非让他老情人叫它樊吧。

  “嘘,”男子修长的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过来,坐下好好说。”便拉着司溪来到了水月阁的八仙桌边坐下。

  司溪趁机打量这个高大的男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或者,是存在于烟纱的记忆中?

  “前几日,摄政王有找到你吧,”男子说道,

  司溪楞了一下,说:“摄政王?没有啊。”谁是摄政王啊,她都不认识好么。

  “哦?红袖当晚可是发现了你屋子里的不对劲了。”男子眉目依旧温柔,只是语气稍稍冷了一些。

  “我屋子里?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啊,”司溪想,难道是说自己用药骗过嫖客的事情!

  男子左手转动着右手大拇指上的黑玉扳指,神色迷离的看着她,说:“哦,小调皮,又不说实话了。”男子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磁性,疑似春风度人。可司溪却觉得那仿佛就是一把带风的绣春刀,随时可以要了自己的命。“我家的小烟纱可不是这般说谎的呢……”

  “我没有,”司溪立马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樊,你为何不相信我呢?”美丽的杏眼硬生生被挤出来了几滴眼泪,加上她刻意模仿古装电视剧里的女主哭泣的样子,整个人显得柔弱异常。

  可哭了好久,男子却没了反应,这让司溪有些心惊胆战。

  男子突然倾身轻轻吻了司溪的额头,说“对不起,我有点过了。”说完站起了身,准备出去,他笑了笑又说“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烟纱,你可是我的朱砂痣啊,月下怡人,风雪无边,月下倚人,如梦似幻。”边走便吟出这等诗词,只留下司溪一人在原地。

  司溪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惊讶的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难不成,这个人就是千代屹所说的主子?可是烟纱她与自己主子之间好像不仅仅是主仆,而像是,纠缠多年的恋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