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十四章、消失不见

  千代屹的脸色一点点变黑,看司溪的眼神一点点尖利,司溪感觉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他刚来的时候那种杀气肆意的样子,连忙收住笑容,悻悻地说:“那啥?嘿嘿,天色已晚,您老接着休息,我出去了。”说完赶紧转身开溜。

  结果又是半个时辰前的动作,千代屹直起身子,用手攥住司溪的手,臂力一用,将瘦瘦的司溪直接拉了回来。只是这次不同,司溪竞争个人倒在了chuang上!

  “我靠你妹夫。。。。。。”司溪再次被拉回来的时候,简直要破口大骂了,这千代屹当是拍电影呢,什么鬼霸道总裁吗?

  “睡觉。”千代屹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将司溪接下来想要骂街的话堵得一干二净。

  说完,千代屹长臂一揽将司溪圈在了怀里,浓烈的男人气息从身后直直扑来。然而,司溪此时并没有觉得尴尬,也没有全身僵硬,一脸懵逼状态的看着前方。她在想:什么情况?她这是被chuang咚了吗。。。

  身后的千代屹似乎没有发现司溪懵逼的状态,他好似沉浸在一种末日悲凉气氛中,将司溪整个人拉近了自己的怀抱中,司溪此时还未脱掉表演时穿的衣服,而且,也没有脱鞋。。。。。。

  “哎,千代屹,”司溪反手戳了戳千代屹说道,“我衣服还没换,而且鞋也没脱,还有,你的伤。。。。。。”司溪本想提醒他现在他的伤口刚刚上药,这样的大动作会不会有事儿,可千代屹充耳未闻,JianTing的鼻子蹭着司溪的后颈,微微温热的气息均匀的吐洒在上面。

  司溪能够感觉得到,他气息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个如此靠近的距离而产生混乱,反而只是淡淡的稳定的,没有什么情谷欠在里面。千代屹磨蹭了好久,就到司溪都要睡着的时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吐出来。带着幽兰的香气全部充斥着司溪周身。

  “喂,千代屹,你怎么了?你不是嫌我打呼噜吗?”司溪响起之前他吐槽自己时说的话。

  “烟纱,”千代屹低沉的声音响起。

  “嗯?”司溪微微僵硬身体回答道。

  千代屹似乎有些犹豫,他没有马上接着说,而是抬起一边手将司溪一头青丝捋好,生怕自己的动作大了压到司溪的头发。完了,还不停的轻抚司溪的侧脸,仿佛对待一个上好的瓷娃娃,不舍得用劲儿弄疼她一样。

  司溪感觉大手摸了过来,马上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气息在他的抚摸下变得不安定。

  “嗯。。。。。。嗯。。。。。烟纱姑娘,好爽。。。。。。”外室符宁的声音变得更加孟浪,还伴随着**时的兴奋呐喊,本就紧张的司溪变得更加害羞了,脸发热的她局促的绞着手指,不敢说任何话。

  可身后的千代屹似乎还是没有受到外面人的影响,还是四平八稳的呼吸,只是司溪感觉到了千代屹隐隐露出的笑意。

  “我不曾知道,烟纱姑娘还有这等本事儿,”千代屹笑意浓烈的说,“人在我怀里,却貌似服侍着另一个人,好像那个人还很享受的样子。”

  “你。。。。。。”司溪气结,用力想挣脱身后人的禁锢,不停地挣扎。

  “唔。。。。。。”千代屹吃痛了一声,司溪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碰到了他的伤口,惊讶地赶紧翻身过来看着他。

  “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司溪紧张的上下其手想要检查千代屹的伤势,结果被千代屹一把抓住手。司溪的手被千代屹拉了过去,将手贴在了脸上,一股灼热的温度从司溪的指尖迅速窜进身体里。像是触电一般,司溪赶紧想拉回手,却被千代屹拉得紧紧的。

  “千代屹,这样太暧日未了,放开好不好。。。。。。”司溪红着脸仰视着千代屹说道。

  “烟纱,”千代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若是有一天,你必须做出抉择。。。。。。”

  “嗯?”两人离得有些近,司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千代屹吞噬了,“什么?”

  千代屹将她再次拉进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说:“永远别站在我的对立面好么?”司溪愣住了,她刚想问什么不要站在他的对立面,千代屹的手就收紧,说:“否则,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司溪微微睁大眼睛,黑暗中,她能感觉千代屹微微颤动的喉结,滚烫的温度。她低了头将自己靠了上去,蹭了蹭千代屹的喉结说:“好。”

  不再有任何言语,千代屹安静地抱着司溪闭上了眼睛。

  早晨第一声鸡鸣响起,司溪在一阵饿意中悄然醒来,白色的晨光毫无预兆的射入眼里,司溪抬手挡住了刺眼的趋势。过了一会儿,司溪终于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原来已经天大亮了。

  “千代屹。。。。。。”司溪转身一看,可身后已经没有了千代屹的身影,chuang铺空空,没有身影。她shen手摸了摸旁边的chuang铺,气息已凉,看来已经是走了很久了。

  千代屹,应该是个办大事的人,虽说他什么准确的信息都没和自己说过,但她多多少少能感觉出来千代屹的身份不一般,总觉得他浑然的贵气是与生俱来的,就像一个很大的世家里的公子甚至是家主才有的气质。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将军之类的,不然一身令人骨寒的杀气从何而来?

  刚起chuang的司溪还带着一丝慵懒,她便走出去便shen懒腰,舒适的低吟了一声。

  外室罗帐轻浮,在外室休息的符宁此时已经起来了,他脸通红的看着衣衫微微不整的司溪,眼睛里闪烁着害羞的光芒。

  “早啊,符宁公子。”司溪大方的和他打了招呼,符宁也结结巴巴地回了她一句“早。。。。。。”

  “哎哟,好累啊,没睡够呢。”司溪不得不说一下这个千代屹简直是每次gao事都在她要接客的时候,虽说的确是弄出了前一夜很劳累的样子,但身体还是有些不能忍受这么沉重的疲劳。

  “烟纱姑娘,在下昨夜。。。。。。孟浪了。”符宁经过一夜司溪的“洗礼”对于这个“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女子已然没有昨夜那般拘束,便将话题稍稍往那方面引了一下。

  “没事,符公子很厉害呢。”司溪揉了揉因为一夜未翻身导致酸痛的左肩膀说道,符宁显然是被司溪一番大胆的回答又惊到了,脑海里闪过昨晚的种种,然后说:“烟纱姑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司溪坐在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准备润润没有牙膏护理的口腔,及听见符宁问:“一般你行完房事会喝避子汤吗?”

  “不会。”司溪老实回答道,她都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关系,怎么会和那种类似现代避孕药的伤身之物呢?

  “那。。。。。。那若是你怀上了,在下一定会负责的!”符宁一脸认真的看着司溪。

  而司溪差点将喝下去的茶一口喷出来,这小子能不能不要说那么惊险的话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