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十三章、暧昧与虚弱

  符宁很单纯,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将药给他服下了。司溪有些愧疚地将他好好扶到外室的chuang上,然后给他盖上铺盖。

  因为药效,符宁一直迷醉的说:“烟纱姑娘,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司溪听着有些不忍,叹了一口气,吹灭了外室的蜡烛,转身走回内室中。

  一掀罗帐,又是那股熟悉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只见千代屹整个人苍白无血色的半倚在chuang边,而身下左侧腹部,鲜红的血液顺着一个血洞突突的冒出来!

  “千代屹!”司溪赶紧走了过去,神色慌忙的看着他,“这。。。这怎么回事儿?”

  千代屹似乎是听见了司溪呼声,美丽的眼睛微微张开,他有气无力的看着神色紧张的司溪,然后说:“怎么了?不用伺^候你家符公子了啊?”

  “说什么呢你?”司溪紧张的赶紧将千代屹扶ShangChuang,让他平躺,然后连忙去把自己的药箱拿来。

  “我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啊?”千代屹还继续说着,他完美的zui唇因为之前在隐忍着痛苦咬得出血了,此时鲜艳的血液从他zui上的伤口上流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诡异的妖艳。

  “闭zui!”司溪真是服了这个人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与她咋zui,真是不知死活,“到底怎么回事,你今天一整天不见人,现在倒是回来了,又怎么会被伤成这样?”司溪zui上虽抱怨,可手上的动作去没有停下来,她将一包粉末倒在摊好的纱布上,再次对着刚刚被她吼得沉默的千代屹,说:“你忍着点,没有麻醉,也没有酒精。这样止血的方法会很痛的。”

  “嗯。”千代屹其实没有听懂什么是麻醉,但也大概懂得意思,这点小伤对年少就上战场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只不过现在司溪要给他包扎,还是好好听话好了。

  一方纱布附上,瞬间剧烈的痛多多少少刺激到了千代屹,但他“嘶”的一声后,连脸色都未变的躺在那里。司溪不由得敬佩,记得自己在大学里学的不多的课程中,有一个外伤的课中,导师给大家放了国外军人在森林里遇到如野猪之类袭击后如何包扎伤口的视频,隔着冷冰冰,当时的司溪都能感觉得到那个军人痛不欲生的感觉。而现在千代屹这样的伤口比野猪顶的还要深,这样直接把药粉放进去,疼痛指数几何倍数的增长,可他只是“嘶”了一声,并无其他反应,连眼睛都不转一下,真是勇猛无比啊!

  作为准护士医生的司溪不由的对千代屹说:“千代屹,没看出来你真是条汉子啊,真厉害。”司溪用绷带固定住纱布后,正用帕子沾水将他身上的血迹擦干净。

  “哼。。。。。。”千代屹轻轻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短促的鼻音,然后闭上眼睛不理司溪。

  司溪也不耐的犯了一个白眼,心里面吐槽这个闷骚男还真是傲娇。。。。。。她低身用手附上千代屹的脉搏,只见千代屹脉搏跳动微微虚弱,大概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吧。

  沉思了一下,又将手贴到千代屹额头上,冰凉的触感使得千代屹有些不适应,他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这个此时理他很近的女人,心里头思绪万千。

  “还好,没有发烧,”司溪说道,“我给你倒点热水喝,你先好好休息。”

  司溪起身想要去倒水,可就在转身的一瞬间又被千代屹拉了回来,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千代屹伤口上。司溪将手用力撑着chuang铺上才勉强稳住身体,这个男人怎么受伤了还这么有劲啊,司溪心里吐槽道。

  “烟纱,”第一次,千代屹没有yin阳怪气的叫她“烟纱姑娘”,而是正经的叫了名字,司溪也忘了说他几句,怔怔的看着他。千代屹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沙哑而又XingGan的声音响起:“烟纱,你是在关心我吗?”

  司溪看着千代屹的眼睛,千代屹的眼睛不算大,但是是很漂亮的桃花眼,配上他露出来的半张清秀脱俗的俊美脸庞,整个人本是FengQing万种,可此时,司溪却不能忽视他眼里的认真,司溪能感到就如同小说里说的那样深邃不已能将人吸进去的眼神。

  “我,”司溪也咽了咽口水说,“是在关心你,要是你挂了,我不是要陪葬嘛?我还年轻,不想死。”说完她一直盯着千代屹的眼睛,千代屹也盯着她看,但只是一会儿,光芒熄灭,他又闭上了眼睛,也松开了手。

  司溪收回手,葱白细嫩的玉手上微微发红,她看着闭着眼的千代屹不知道该说他莫名其妙还是发神经了,又或者,她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种怪异的尴尬气氛在两人之间传开,知道外室符宁的ShenYin声传来,才将这诡异的气氛打破。

  “嗯,啊。。。。。。烟纱姑娘,你好美。。。。。。”少年稚嫩的声音染上浓浓的情谷欠,让人不自主的脸红心跳。

  千代屹睁开眼睛,一脸邪魅的样子看着司溪。司溪则是一脸羞红,别扭的将头别过一边,说:“我再给你绑上一层纱布吧,刚才不小心滑dong了一下。”说完又继续将纱布裹上千代屹劲瘦的腰。

  千代屹的眼里不再是之前那抹究生死的认真,它被一抹调笑的笑意覆盖,直勾勾看着一脸涨红的司溪。此时,那个一直欺负司溪的千代屹又回来了。

  “烟纱姑娘,在下早已闻姑娘媚功了得,可否让在下千金一掷,换姑娘侍奉一夜呢?”千代屹的声音比起刚才显得邪气了一些,将气氛渲染的暧.昧不明。

  司溪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这个千代屹是调戏自己上瘾了吗?妈的,刚才一副正经的要命的痴情郎儿的样子,现在竟是这副死相,司溪一个气不过,手下猛地一用劲,用力将纱布一扯,让千代屹吃痛低呼。

  千代屹扭着五官,故作怒视瞪着司溪。

  相处多日,司溪早就知道千代屹这个眼神是在逗她,于是不怕死的回答道:“这位爷,您要是饥渴难耐,奴家这就让您服下**丹,让你和外室正在叫唤的那位爷一起共度良宵如何?”

  千代屹听着罗帐外面那个有些耳熟的叫唤声,俊美的脸一点点变黑。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