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吾妃吉祥 第十二章、再次接客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而今天又是司溪要去接客的日子,如同一个月前的华灯初上,香烟淼淼,鱼龙混杂。娑纺十二里搭建了一个新奇的舞台,是来自司溪的设计。舞台后方还有侧面放着一个个巨大的黑盒子,盒子三面是用厚实的黑布遮掩,而一面是活动的彩色布头,三个方格,两个为不同的颜色,中间的为黑色。盒子里装着的是硕大的灯烛,据司溪说的,当舞台上需要灯光变化时,由小工在一旁根据彩排的时候的安排拉动布帘变换灯光。

  陈妈妈看了直夸司溪真是个大才女,司溪当时还掩面娇笑,其实内心一直在吐槽:唉,前世的发明家们对不住了,本人要生存,借用你们的发明一用,到时候帮你们奠定理论基础啊。。。。。。

  大厅里人头攒动,头牌姑娘烟纱的节目作为压轴放到了最后,所以此时,司溪还是待在三楼的房里。奴儿拿起已经发凉的茶要去热,看见司溪一脸萎象,心中不觉担忧,姑娘可是这几天训练的有点累了?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

  司溪端坐在桌子边,真个人趴在桌子上,眼睛盯着rǔ白色罗帐一动不动。

  从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千代屹就不见了,一个月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千代屹的存在,突然不见了又不能想现代一样打个电话问问去哪儿了。不见了就是不见了,完全没有办法联系得到。司溪觉得自己离开现代已经有两个月多了,怎么还是有种手机病的感觉,没了手机,真的就不由得心慌。

  她看了一眼罗帐,又看一眼杯子中在水中打转的茶叶,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空落落的感觉。司溪抬起头来用力地甩了甩,想要把那种失落的感觉甩掉。

  “姑娘,你要的酒。”奴儿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拿着一小壶酒进来了,见到司溪一直摇头的样子不禁提醒道,“姑娘小心些,你头上的簪子都要掉了。”

  司溪闻声停下动作,泄气地常常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萎了下去。奴儿年纪虽小,但伺^候了司溪也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以说是在这里最熟悉司溪的人就是奴儿,她感觉到了司溪低落的情绪,然后放好手中的东西之后,走了过去问她:“姑娘你是有心事儿吗?”

  “奴儿啊。”司溪歪着头问奴儿道,“你说若是你有一个工具可以在瞬间联系到别人,比信件快上千倍,可是有一天,这个工具永远的丢失了,你会不会很失落?”

  奴儿咬了一下下zui唇,努力想了想那种感觉,然后说:“我可能会有些彷徨的感觉吧,可是。。。。。。奴儿没有过,不知道会不会有失落的感觉。但是这样的好东西,永远的没有了,谁都会失落吧。”

  司溪象征性点了点头,转过头再不理奴儿,奴儿也知姑娘这是要安静了,于是也退出房间里在外面守着。

  司溪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站起身子来疾步走向内室,一掀罗帐,罗帐后一室空空,并无人影。司溪怔怔的放下罗帐,用一种近似委屈的语气自言自语道:“怎么还不回来啊。。。。。。”

  台上一烛燃尽,司溪用手撑着头在桌子上打盹,等待到自己上场,屋内燃着一指宽的檀木香,熏得人昏昏欲睡,本来只想闭眼睛休息一下的司溪竟真的睡着了,头一下下点着,像是一不注意就要倒地一样。

  “姑娘,姑娘醒醒,”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着已经变成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司溪赶紧叫她起来,“姑娘,还有一个节目就到你了,陈妈妈说得下去准备了。”

  司溪悠悠转醒,眉目中还带着浓浓的倦意,听见奴儿的话,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说完起身与奴儿一同出去了,奴儿走在后边,待司溪出了房间后,转身关好门,应是空气对流发生变化,那rǔ白色的罗帐动了动,又恢复了宁静。

  司溪的表演又引来一阵狂潮,毕竟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王孙贵族也没有见过如此高大上的表演,绝美的人儿,曼妙的舞姿,幻化莫测的绚丽灯光,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仙境一样,美轮美奂。

  于是今夜司溪要服侍的人,比之前的两个人都要尊贵的一个据说是家里权势很大的相府公子符宁,而这个符宁俨然不是之前的两个那样一个年老猥琐,一个道貌岸然,而他似乎是一个真的很喜欢烟纱的公子哥儿。

  “烟纱姑娘,在下。。。。。。”符宁似乎是很紧张,他的眼睛都不敢看司溪,而是一直低垂着左右摇晃,“在下符宁,是。。。。。。是相府家的二公子。。。。。。我。。。。。。”一段话说的结结巴巴的,司溪坐在他对面,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今夜据说是花了大价钱买下自己一夜。

  “符公子很紧张吗?”司溪面带笑容的看着他,前世的自己也已经有十八岁了,这样的男子对于她来说就是清纯的不要不要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司溪心里竟升起一种想要调戏他的冲动。司溪觉得大概是这个月被千代屹欺负得太久了,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看见她就害羞的小少年,自己农民翻身做主人了,这才起了调戏之心吧。

  “不。。。。。。在下,在下不紧张。”符宁说自己不紧张,可感觉司溪的微微靠近,连眼睛都赶紧闭着了,

  “噗呲!”司溪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符宁听见了司溪笑他,一张小脸更红了。

  “公子如此紧张,今夜可以什么都不做,咱们聊聊天就好?”司溪狡黠的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小少年说道。

  “不可!”符宁猛地睁开眼睛,可对上司溪带着YouHuo力的眼睛,又怂了“我是说。。。。。。”

  司溪双手交叉垫在下巴,眉目带笑的看着这个脸比猴屁.股还红的少年,真是可爱。

  “是说。。。。。。什么?”司溪的声音悄然响起,在符宁耳中乃是天女的梵音,动人心魄。

  “烟纱姑娘!”符宁猛地站起身来,吓了司溪一大跳,他说,“烟纱姑娘我喜欢你!真的,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和其他妓子不一样,我。。。。。。“越说,符宁的头越低,看到他这个样子,司溪心里ting复杂的,因为,好可爱啊!来来来,给姐姐疼爱你一下,好不好?就一下。。。。。。看着符宁,司溪瞬间就想到了前世第一次给自己告白的比自己低了两级的学弟,还有那天漫天飞舞的粉色气球还有巨大横幅还有众人的起哄。。。。。。不知怎么的,她竟做不出那般做作的勾引,就像前几次一样,那样,欺骗。。。。。。

  “符公子,我其实。。。。。。”司溪起身走了过去,她一点点靠近符宁,可在她就要抱住符宁的时候,她想起了千代屹,那个欺负她一个月的千代屹。千代屹在她脑海中转了一圈,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

  司溪猛地停了下来,然后后退拉开她和符宁的距离,然后福身说道:“符公子,**一刻值千金,奴家这就开始服侍公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