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十岁宰相 第38章 在下蒙恬

  燕丹有些感动“那丹就多谢巨子大人,多谢荆轲兄弟了。”

  “哈哈哈……应该的。”荆轲笑着说道:“巨子大人还没尝过这儿的酒吧?名副其实的七国第一美酒,今天我们三人一醉方休!反正不用花钱,机会难得呀,这毕之小xiong弟真是够意思!”

  ……

  几日后,在相国吕不韦的目送下,一支车队缓缓驶出了咸阳,这支车队正是甘罗使赵的队伍。

  甘罗和玄翦坐在马车内,感知敏锐的孤城在外面骑马带队,队伍一共三辆马车,二十多名黑甲铁骑保驾护航,还有一名年轻的秦国将领引路。

  “哇……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出秦国,好激动呀!”看着外面的夕阳古道,吹着秋风,甘罗一脸兴奋,开心得像个孩子,虽然他本来就是孩子。

  玄翦笑了笑“甘罗大人不出咸阳半步,天下事尽数皆知,何必奔波劳碌?”

  甘罗撇了撇zui“读万卷之书,不如行万里之路,连见都不曾见过,何谈尽知?足不出户,闭门造车,永远也无法真正了解这个天下。”

  “甘罗大人高论,玄翦愚钝。”

  “对了,玄翦,你也是老江湖,七国各地都有涉足。你说说,这天下是个什么样的?”甘罗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问道。

  玄翦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剑,缓缓开口道:“弱ròu强食,这就是天下的现状,也是唯一法则。”

  “呵呵呵……弱ròu强食,这四个字的确很贴切。”甘罗看着玄翦的眼睛,又问道:“那我是强者还是弱者?”

  玄翦郑重其事地说道:“甘罗大人即不是强者,也不是弱者,是主宰法则,制定一切规则的人。”

  “哈哈哈……没想到你对我的评价居然这么高,看来我还是有点儿本事嘛。”

  玄翦不是那种阿谀奉承之辈,他说出的话全是心中所想,跟随甘罗这两年,他对甘罗的手段和智谋佩服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玄翦敢在任何人面前自诩强者,除了甘罗。

  虽然玄翦认为甘罗是那个制定天下规则的人,但甘罗自己却有自知之明,这个评价他现在还远远担不上。

  甘罗转过头,望着车窗外的黄沙和一路枯藤,神色复杂“如果我真的能制定天下规则该多好,我要创造一个弱者也能生存的世界,一个政通人和,百姓安居的世界。我们都是人,是华夏子民,是由血和ròu组成的生灵,即便身份和地位不同,难道弱者就失去了活着的权利吗?”

  听完甘罗的话,玄翦的眼睛变得有些shi润,他shen手摸了摸,自嘲道:“真是可笑,我以为自己不会再流泪了。”

  见玄翦突然变得伤感,甘罗有些好奇,又不知道该不该问,但最后还是没忍住“玄翦,你想起了伤心事吗?能不能跟我说说,我一直都很好奇你的过往。”

  “没什么好说的,都是自己的罪孽。我曾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大盗,后来遇到了一个女人。她是第一个肯正眼看我,真心待我的人,即便知道了我的身份也依旧不离不弃。我因此放下了手中的杀人之剑,可惜呀,我远离了江湖,但江湖却从来没有离开我。我亲眼看着爱妻幼子被杀,才终于明白了这天下的生存法则,弱ròu强食,于是加入了罗网。”

  勾起了玄翦的伤心事,他越说越伤感。甘罗深感歉意,探过身子,轻轻拍了拍玄翦的手背“不要太伤心,现在我和孤城也算你的半个亲人,你不会再孤单。”

  “不,甘罗大人,我没有伤感,只是有些感慨。如果甘罗大人能早早出生,或许七国天下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我也不会做冷血杀手,而是和妻儿一起,过着田野乡间的普通生活。”

  “会的,会有这一天的,我保证!”一滴泪水从甘罗的脸颊上掉了下来。

  玄翦看了看自己满是老茧的双手,样子十分平静“玄翦是剑客,是杀手,唯一能替大人做的事只有‘流血’,流完最后一滴血,流到生命结束为止。”

  玄翦的话让甘罗猛地一愣,如果有一天,自己所珍惜的人和自己的理想大业同时摆在眼前,自己会怎么选?

  ……

  秦国离赵国很近,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走完的,毕竟古代交通实在够慢。夜色渐深,车队在关道上,但并没有找到能投宿的酒家或旅店,只能就地安营。

  甘罗几人围在篝火旁,旁边支着烤架,上面烤了一些普通的ròu食,煮着酒水。除了玄翦和孤城外,带队引路的偏门小将也和甘罗坐在一起。他满脸歉意,对着甘罗拱手道:“使者大人,全是因为属下的错误规划,才连累大人流落于此,实在有罪于大人。”

  甘罗shen手烤着火,满不在乎地笑道:“没关系,吹吹夜风,吃着烤ròu,这样也别有一番风味,也算不虚此行。”

  “谢甘罗大人不记小人之过。”领队的小将对着甘罗拱手说道:“其实我早就应该登门拜谢甘罗大人了,但在下职位卑微,而且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能有幸和甘罗大人一起出使赵国。”

  “谢我?”甘罗笑了笑,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谢我?”

  领队小将十分诚恳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甘罗大人的极力举荐,我的父亲也不会受到大王重用,我也没有机会成为一方偏将,为国立功。”

  甘罗满头问号,他向赢政举荐的人太多了,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你父亲是谁?你又是谁?”

  “我只是小将,大人不记得也很正常。但家父和祖父甘罗大人一定记得,家父姓蒙名武,秦国将军,祖父蒙骜乃当朝上卿”

  “蒙骜的孙子,蒙武的儿子?”甘罗大惊“那你不就是蒙恬吗?还是蒙毅?”

  “哦?甘罗大人认识我?”蒙恬有些惊讶“没错,在下就是蒙恬。”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