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秦相甘罗 第17章 权欲毒酒

  仆从领着嫪毐来到了庭园,他依旧黑袍着身,满脸的yin沉,浓郁的杀气若隐若现。

  甘罗冲他挥挥手,讪讪一笑“嫪毐大哥,甘罗恭候多时了。”

  嫪毐走到甘罗面前,对着他行了一礼,语气冰冷地说道:“见过司马大人。”

  “哈哈哈……看来嫪毐大哥还在为昨天的事,对甘罗心生怨恨。”甘罗笑了笑,对着嫪毐拱手还了一礼“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跟嫪毐大哥赔个不是。”

  “不敢,不敢,嫪毐是罪人之身,受不起甘罗大人如此厚礼。”嫪毐轻轻撇过头,一脸不屑。

  甘罗肚子的花花肠子有多少,嫪毐自以为是最清楚的,一天到晚就知道惺惺作态,骗取他人的好感。

  见嫪毐这番态度,甘罗也不打算再和他客气,用满是嘲弄的语气说道:“啧啧啧……嫪毐,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一点儿也不懂人情世故?知道为什么吕相虽然信任和重用你,却从来不给你好脸吗?”

  认识这么些年,甘罗实在太了解嫪毐了。他这个人有能力有手段,还懂谋略,但就是情商低,为人处事不够圆滑,行为举止容易受情绪左右。只要遇到个脑子聪明的,就能把他耍得团团转。

  “因为我为人刚正,不像某些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嫪毐大义凛然地说道。

  “哈哈哈……”甘罗被他的话逗得哄堂大笑“刚正?嫪毐,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你的确够‘刚正’,喜怒哀乐全部写在脸上,想说什么说什么,丝毫不考虑对象和场合。就你这样,还想学人家掌权做官?怕是还活在梦里吧?”

  这个嫪毐和历史上的嫪毐还真是如出一撤,历史上的嫪毐就是因为当众自称赢政“假父”,引得赢政大怒,最后只能密谋造反,不得善终。

  “甘罗,欺人太甚!我看,你今天骗我来,就是想故意羞辱我!”嫪毐怒目而视,一甩衣袖,转身要走“告辞!”

  “你先别急着走,听我把话说完,就你这脑子和性格,想靠自己本事上位,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过嘛……”甘罗顿了顿,收敛笑容,对嫪毐正色道:“不过嘛,我可以帮你一把,助你加官进爵!”

  “此话当真!”嫪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和激动,但转瞬即逝,很快又恢复冷漠“我如何信你?”

  甘罗摆了摆手,示意周围的人全部下去,也对身边孤城说道:“孤城,你也下去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甘罗大人,他……”孤城欲言又止,很不放心两人独处。

  甘罗冲孤城笑了笑“放心,他不会对我出手的,或许今天之后,我们还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那属下明白了。”孤城对甘罗当然百分百相信,转身向庭园外走去。临走时,还瞪了嫪毐一眼,释放出一丝厚重的杀气,对他以示警告。

  嫪毐冷哼一声,不以为然。他是有备而来的,司马府四周潜伏着大批罗网杀手,完全不惧孤城和甘罗。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嫪毐依旧不给甘罗好脸。

  甘罗都快被气笑了“现在是我在帮你出主意,怎么弄得像我欠你似的?算了,不和你计较,我已经备好薄酒,坐下慢慢聊吧。”

  两人盘腿坐下后,甘罗亲自给嫪毐倒了一杯酒“我知道你好酒,但我府上喝酒的人不多,所以没什么好酒招待。”

  嫪毐瞥了一眼杯子,没有动的意思,显然是对甘罗的不信任。

  “怕我下毒?要我喝给你看吗?”甘罗有些哭笑不得“算了,不喝就不喝,我们来说正事。”

  嫪毐看了一眼甘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冷冷地说道:“现在满意了吧?”

  “呵呵呵……原来你还是有点儿情商的。”

  甘罗当然不是真的要敬他酒,这杯酒有别的意思,代表了信任,如果嫪毐对甘罗一点儿信任都没有,那后面的话也没必要谈下去了。

  “说吧,你要怎么帮我?”

  甘罗淡淡地说道:“帮是肯定要帮的,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宴,明白吗?”

  “呵呵呵……”嫪毐一声冷笑“我就知道你别有目的。”

  甘罗有些无语“如果我不计回报,没有任何条件地帮你,你会信吗?”

  “谈谈你的条件。”嫪毐没有直接拒绝。

  甘罗把手放在伏案上,撑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前几天我们玩了一个游戏,叫一问换一问,今天我们玩的游戏叫一物换一物。”

  嫪毐皱了皱眉头“一物换一物?你拿什么东西跟我换?又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甘罗看着嫪毐的眼睛,神色平静地说道:“刚刚不是说了嘛,我要给你,你追求一生,内心最渴望的东西,权利!”

  “还是那个问题,你要怎么给我?虽然你贵为五官,但也只是吕相的下属,没有封官授权的能力,一切还是要看吕相和大王的意思。”嫪毐可不相信甘罗有这么大能量。

  “的确,我没有那个权利,但我却有那个本事。”甘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刚刚就已经说过,你本身就不适合做官,想靠自己本事上位几乎不可能。不过可以另辟蹊径,而且这条捷径非常非常好走,将来虽然不能拜相,封侯却是可以的。”

  “封侯!你莫不是在戏弄我?”嫪毐大惊,见甘罗将封侯说得如此轻描淡写,更加不相信了。

  封侯是什么概念?侯爵,位列“五等爵”的第二等,是作为非宗室人员可封的最高爵位,超一品,和吕不韦同级。

  “呵呵呵……现在的你还真是‘单纯’,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连封侯都不能满足你。权利之毒,无药可医,却有无数的人想饮下这杯毒酒。”甘罗突然说了一些让嫪毐摸不着头脑的话。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