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八章

  第八章

  苏月莲说完之后,几个人一阵沉默。

  “既然这样,那就先好好的调理调理吧。月莲身体不好,就别去工作了,好好的在家里修养一段时间。”冷寂率先开口打破沉默。他虽然也是着急的要孙子,但事情既然这样,那也是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不行!明天跟我去医院!我要亲口听听大夫怎么说!”要是万一不能生,她可不能让这个女人断了冷家的后啊!

  “还有……”

  范玉玲本来就不赞成他们的婚姻,一直到现在还是对苏月莲心存芥蒂。

  直到后来在回家的路上,苏月莲才觉得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耳畔仍然响着范玉玲的话,那些充满了恶毒色彩的话语,苏月莲竟然觉得都已经她听得习惯了,已经没有任何的触动。

  从一开始的时候,范玉玲连家门都不让自己进,到后来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各种语言暴力,让她一次一次的受伤,一次一次的道歉,一次一次的认错。

  现在想想,其实每次都觉得生不如死,但是都为了冷墨渊忍了下来。她感觉自己这辈子所受到的羞辱全都加起来,都没有在冷家这两年受的多。

  然而现在,或许是自己已经麻木了吧。

  又或者,冷家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般重要。

  苏月莲想,自己能够做的,都做到了,对冷家,对冷墨渊,都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虽然最后的结果,并不是自己预想中的完满,但是她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冷墨渊看着蜷缩在副驾驶的苏月莲,疲惫的样子让他突然间心生愧疚。竟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你没回事吧?”冷墨渊还是问出口了。当时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本身并没有要诅咒她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一个对策而已。

  没有想到,苏月莲对这句话竟然这么的在意,她当时看自己的眼神,是多么的复杂,委屈,挣扎,不可置信,悲凉。

  这样的眼神让他觉得害怕。

  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感觉到,苏月莲在自己的家庭里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他母亲的那些话,让他一个大男人听了都觉得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苏月莲。

  此时此刻,冷墨渊觉得自己的心思,就连自己都有些猜不透了。是在担心她吗?是在替她觉得不公平吗?

  可是这种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因为苏月莲受到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她现在所承受的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他所期待的吗?

  “没事。”

  就在冷墨渊以为苏月莲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开口回答。

  冷墨渊觉得自己心安了许多,随即将注意力集中到路况上,却忽略了面朝窗外的苏月莲,脸上有泪划过。只是在这样的泪水,注定是要湮灭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了。

  苏月莲的心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离开的决心不断的在撕咬着她的身体,就像是浩浩荡荡的蚁qun,一口一口,不断的将她继续坚持下去的想法吞噬殆尽。

  车子不断的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qun中,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中,在每一个行走的故事中。遇见又离开,熟悉又陌生。

  每一辆车,每一个人,都有着一段故事,刻骨铭心。然而对于此刻的苏月莲来说,她想要的,却不是一段故事。别人过的是故事,而她过的是日子。

  躺在chuang上回想起这一天的生活,苏月莲觉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就在今天,她失去很多很多。

  就连自己拼命努力去做的工作,也因为冷寂的一句话,说没就没了。

  苏月莲这个时候竟然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完全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冷墨渊,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中途接到别人的电话,将自己放到半路就走了。不应该怪他的,这原本就是自己选择的路。

  苏月莲觉得自己的脸颊已经shi了,可是shen手想要抹去泪水的时候,却觉得胳膊沉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就这样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chuang边,来来往往,晃得她头晕。

  苏月莲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这一日,是难得好天气,风朗气晴,阳光和煦。苏月莲就在这样的温暖中醒来。

  她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遇到了很多的人,自己还嫁了人。她觉得自己在梦里好痛苦好痛苦,她努力的挣扎着要醒过来,可是一瞬间又像是被困在了水底,让她觉得憋闷的不能呼吸,怎么使劲都游不到水面。

  模模糊糊之间,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在催促着自己。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那一刻,突然间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手机铃声已经响了半天,苏月莲shen手将ZhenBian的手机拿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苏特助,是你吗?”电话里的声音透漏这焦急,却终于被涵养压下。

  “李舒白?”苏月莲一开口,声音沙哑的吓了自己一跳,连电话那端的李舒白都沉默了一下。

  “苏特助,总裁已经三天没有来公司了,梁小姐的电话也打不通……”

  苏月莲皱了皱眉,三天?

  她昏了这么久吗?她费劲力气撑起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左手上还挂着点滴。

  “去她家看过吗?”苏月莲停下自己的动作。

  “去过,但是家里没人,门口的保安说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李舒白不知道怎么回事,听着苏月莲的声音就松了一口气,好像事情已经解决了一样。

  “好,我马上公司。”苏月莲挂了电话就把自己手上的点滴拔了下来,胡乱的将手背上流下来的血液擦了擦,就要去换衣服。

  可是刚下chuang就觉得头晕的厉害。

  “太太!您怎么起来了?”王嫂看到苏月莲从chuang上坐起来又跌了回去,赶紧跑过来扶着。

  “王嫂,先生呢?”苏月莲心里其实知道,就算是问了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但是就是还带着一丝的希望。

  “太太,您生病的这几天,我给先生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王嫂看着苏月莲脸色苍白的模样,觉得很是心疼。

  苏月莲点点头。

  “我怎么了?”

  “医生说您是疲劳过度,再加上染上风寒,所以就昏倒了,没什么大事。对了太太,我煮了一些粥您喝点吧。医生说您醒来之后只能吃些流食。”

  “王嫂,帮我去拿套衣服,我要去公司。”

  “这……”王嫂为难。

  “没关系,先生不在,公司有事情,我必须要过去。”苏月莲借着王嫂的力气重新站起身来,走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苏月莲出现在摄影棚。

  整个摄影组的人都一筹莫展。

  “苏特助,你来了。”李舒白赶紧迎了上去。

  苏月莲点点头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梁音小姐的拍摄问题,其他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处理好了,就差模特。”李舒白觉得梁音简直就是拿工作不当回事,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

  总裁偏偏也不在,这个时候能靠的就只有苏特助了。

  “梁小姐什么情况?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吗?”苏月莲皱了皱眉,突然记起冷墨渊送她回去的时候,是接到一个电话走的,当时她听到的是男人的声音,应该不是梁音。

  “都找遍了,没有丝毫线索。公司的人最后一次见她就是三天前的中午。”李舒白也是觉得事情很是棘手。

  “如果能找到总裁,或许还能知道知道梁小姐在哪。”李舒白虽然觉得自己说这话不厚道,但是确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我也不知道总裁在哪?”苏月莲抬头看着四周将她围在中央的员工。

  “叫秘书室将这个项目的合同拿过来。”

  “好的。”

  苏月莲结果李舒白递过来的文件,坐到沙发上看了起来。她将合同来来回回看了两遍。

  “梁小姐的拍摄还有多少没有完成?”

  “拍摄只完成了五分之一,这个项目才刚刚开始,梁小姐一直都不是特别配合。”李舒白看了看苏月莲。

  “这样啊……如果现在更换模特,还能来得及吗?”拍摄的事情她懂得并不多,只能是征求他们的意见。

  “临时换模特?”李舒白皱了皱眉。

  “对,合同上并没有要求固定模特,所以如果剩下的时间可以完成,我们就还有希望。”苏月莲看向李舒白。

  “如果日夜赶工,倒还是有可能。但是我们去哪里找适合的模特呢?”李舒白觉得这个方法行不通,选模特是个特别重要的工作,一般都是提前一个周开始找,还需要一个一个的试镜,一周之内能够定下来人选已经不错了。

  “模特的事情不用担心,你就告诉我,有几成把握可以完成?”苏月莲看向李舒白。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有六成的把握。”他也不是很确定,但是看着苏月莲期待的目光,他不忍心拒绝。

  “那么,模特在哪?”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看向苏月莲,苏特助立刻就能找来模特,他们都觉得有些不相信。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向往的生活之超神萌娃是男人就活过999天盗墓之长生诀都市之火影时代夏娜:烈怒绯火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手艺天王弟子,拜见师尊!玄幻之每日抽奖洪荒无上运朝洪荒之最强骨傲天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100赠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