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六章

  冷墨渊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苏月莲却敏锐的发觉到,这男人的笑意并没有丝毫的温度,眼底的那片深渊,仍是彻骨的寒冷。

  冷墨渊晃到苏月莲的身侧,“怎么,跟我单独在一起,就这么难以忍受?情郎已经走了,怎么着?还想去追?”

  冷墨渊呼出的气息染到苏月莲的身侧,明明是xi吮的动作,他说出的话却像是生了铁锈的刀,钝了的刀锋一下一下的拉在心上,一道道的血丝却是再也不愈合不了的伤口。

  “总裁,这是我的私事。”苏月莲冷了脸。

  “请问您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苏月莲强忍着心中的疼痛,还是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明明心中是在意的,是有着期望,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偏偏就这么的瞧不上自己。

  冷墨渊双眼一眯,这个女人,就这么想要逃离自己?想到昨晚苏月莲恶心自己的样子,冷墨渊的心中觉得一阵的郁闷。

  他不好过,自然是将一切的过错都归咎于眼前的女子身上。而他的难受,他定会让她也感同身受。

  冷墨渊shen手将身侧的女子狠狠的钳制在自己的面前,盯着她的眼睛,看到苏月莲慌乱的反应,冷墨渊唇角一挑。

  很好,有进步,至少不会以为自己的碰触再觉得恶心了。

  苏月莲因为冷墨渊突如其来的接近,心头猛然一跳,在男人危险的凝视之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的将苏月莲包裹起来,就像是在一个巨大的塑料袋子,将她紧紧的锁在里面,又一点一点的将袋子中的空气吸干。

  冷墨渊一把将女人抱起来向外走,看着她僵硬的样子,莫名的令自己觉得开心。

  公司里仍有一些没有下班,或者正在准备下班的同事,看到这一幕不觉得目瞪口呆。

  总裁怀里抱的,真的是……苏特助?

  冷墨渊丝毫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做法,苏月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将头埋在冷墨渊的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

  冷墨渊刚走到地下停车场,眼角就瞥见了素玉的银白色的超跑,心中猛然升腾起一股怒火。冷墨渊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中做鸵鸟的女子,不禁邪魅一笑,他的女人,绝对不会容许别人染指!

  “你做什么!”苏月莲看着将自己禁锢在车后座的男人,不禁低声喝道。地下停车场此刻虽然空了一些,但是还是会有人经过,苏月莲的心中充满了恐惧,这个男人,她不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不懂,可是如今,她也不想再懂。因为她承受的一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苏月莲觉得,她的心,已经累到无法呼吸。

  “做什么?”冷墨渊的眼中散发出的算计,就像是一狼看到食物,残忍而兴奋。

  “放手!”苏月莲警觉,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不规矩。

  素玉点燃一支烟,看着前方不远处晃动的车子,明眼人自然一眼便看出原委。

  素玉苦笑了一声,其实那个男人不必这样的,苏月莲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他自然是清楚的很。

  不自量力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做。

  缓缓上滑的挡风玻璃,随着车速的加快终于合拢。一辆车子飞驰而去,只留下了一根被车胎压瘪了的烟头,袅袅的升腾起一丝丝的烟雾,画出油尽灯枯的悲凉。

  当一切终于安静下来,苏月莲觉得自己就像已经死了一次,只剩下了喘息的气力。

  苏月莲瞥了一眼在前方开车的男人,又看了看他硬套在自己身上的礼服,一瞬间竟有些恍惚。

  脑海中终于回忆起刚才冷墨渊的话,“去老宅,不要给我丢人。”

  苏月莲于是打了一个寒噤,冷家老宅,是她最不愿踏足的地方。

  每一次的羞辱,都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苏月莲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却是悲哀的样子。

  冷墨渊将车速放到极快,他以为,自己看到这个女人痛苦的样子,会像从前那样,有极致的快感。

  可是似乎又不一样了。

  连他自己也说不准,自己现在对苏月莲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能,自己也是折腾累了。

  可是,弟弟的仇……

  冷墨渊狠狠的抓住方向盘,面容依旧平静,只是双手已然青筋崩碎。

  “吱呀——”

  汽车的刹车声在空中滑行了很久,渐渐消散在空气中。只是一瞬间,车子稳稳的停在冷家别墅前。

  苏月莲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垂在身侧的双拳已经泄露了她的紧张。眼前高大豪华的建筑,看在她的眼中,却是人世间最冰冷的地方。

  看着冷墨渊的背影,苏月莲随即抬脚跟上。随后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的动作,禁不住的心中发酸。

  自己这样对他言听计从,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她丧失了原来的那个自己,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少爷少奶奶回来了!”冷家资格最老的佣人王芬玉,五十几岁的年纪,脊梁已然塌瘪,身材因此显得越发的臃肿。一张圆圆的脸绽开笑容的时候,总是爬满了各种横横竖竖的纹路。

  “哼!还知道回来!恐怕又是被那个狐狸精迷得五迷三道,不知道回家!”一声尖锐的抱怨声从房内传了出来。

  苏月莲换鞋的动作一顿,随即低下头掩去自己眼中的悲凉,随手将鞋子放到鞋柜里。

  冷墨渊每次带她回家的时候,对她都是各种“宠爱”,因为他这么做,只会增加他的家人对自己的厌恶,将所有的罪责都加著在自己的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苏月莲因为冷墨渊的宠爱竟然还觉得开心,可是想明白原因之后,剩下的却是无尽的悲凉。

  苏月莲换上素日里标准的微笑,苍白的脸色经了妆容的掩盖,算是有了些许的生气,MeiYan的眉眼却像是失了灵魂的狐狸,只剩下一副好看的皮囊。

  “少奶奶……”王妈听了夫人的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看着苏月莲的模样,竟然觉得有些心疼。不过还好,少爷对少奶奶还是很不错的样子。

  “王妈,谢谢你,我没事。”苏月莲握了握王妈shen过来的安慰的手掌,粗糙的触感却让她感觉了久违的温暖。

  苏月莲笑了笑,跟在冷墨渊的身后走进餐厅。

  巨大的长形餐桌,铺了玫瑰花色的绒布,每隔一个座位便摆放一盏三个托手银色烛台。

  在餐桌首位,坐着的是冷家企业上一代的总裁冷寂,冷墨渊的父亲。刚毅冰冷的面容像是跟冷墨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只是经历了岁月的洗礼,那副面容不仅仅只能用帅气来形容了,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成熟稳重的风度,就像是一座山,安稳可靠,让人觉得踏实。

  “爸,妈。”苏月莲低头,打招呼。

  此刻的冷寂看到冷墨渊两人进来,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到对面。

  “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说话的妇人虽然穿着一身便装,但是看得出来非常考究,就连身侧点缀的流苏,让人一眼就觉得价值不菲。

  妇人狠狠的对着苏月莲翻了一个白眼,话的矛头虽然指向冷墨渊,但是大家都清楚,不过是指桑骂槐。

  “玉玲,孩子们好不容易回趟家,你就少说几句吧!”冷寂在家中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平常范玉玲受尽了老公的宠爱,但是冷寂说的话对她来说,还是很有分量。

  冷寂看了一眼对面面色各异的两人,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当年的事情,谁都有错,老年丧子的悲痛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他们两人的婚姻,他原本是坚决不同意的,可是冷墨渊这个臭小子,却瞒着他们家里人直接登记结婚。

  虽然他也很悲痛当年的事情,但是心中也清楚,当年的事情不能怪苏月莲。当然,对于范玉玲的这种心态他自然也是理解的,所以也并未苛责。

  冷墨渊看着眼前的情形,笑了笑。

  今ri本来不打算回来的,可是他知道苏月莲跟素玉有约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能让苏月莲过的这么开心。

  凭什么,自己的弟弟用生命都换不到这个女人的心,她却跟别的男人随意的TiaoQing!他不许!

  “可儿呢?”冷墨渊吃了一口菜,胡乱的问。

  “在楼上呢,说是不想看到害死她二哥的人!”范玉玲斜着眼睛瞪了一眼苏月莲,语气里自然是充满了怨气。

  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的两个儿子都被这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冷墨渊为什么会娶这个杀死她儿子的凶手!

  “哦,那我吃完饭去看看她。”冷墨渊吃着东西,话说的有些含糊。

  冷可儿,冷家唯一的宝贝女儿,跟冷墨歆是龙凤胎,去年刚从巴黎留学回来,抽象派小有成就的画家,在巴黎留学的时候已经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其中的一幅《鼠人》被拍到天价。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洪荒之万界穿梭特种兵之王者荣耀海贼之DNF圣骑士三国之召唤称雄特种兵之征服全球
淘新书:都市之喜剧大师都市之爆料之王都市之最强太子爷大秦之少帅蒙毅都市之运气好到爆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过年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2月14号到年3月2号))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