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四十三章

  

  苏月莲听到他这么说,自然知道自己跟冷可儿的对话被他听到了。自己说的,不会再跟他在一起,他一定,也听到了。

  既然这样,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了,她又重新坐了下来。

  但是——

  冷可儿说的不对?

  “什么意思?”

  冷墨渊就这样低头看着她。

  被泪水清洗过的眼眸尤为清亮,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眼神中透漏着委屈和不解。

  他是将她绝情的话一字一句的听了进去的。

  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竟然不生气,反而是满满的愧疚和心疼。

  她坚决的拒绝冷可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悲壮而伤感至极。

  他想,她在自己这里受的伤,该是有多么的,走心。

  以至于无论他怎么想要弥补,她都不会回头。

  但是他又是欣喜的。

  至少,她并没有反驳,她对他,还是放不下的。

  “可儿的话,并不全对。”

  冷墨渊转过身背对着苏月莲,仰头看向夜空,皎洁如水的光芒,洗涤着灵魂的罪恶。

  “从一开始,你痛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一次是觉得开心的,从未有过一次。”

  “你痛,我比你更痛。”

  苏月莲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也会翻旧账出来跟自己解释。

  “不重要了。”她摇摇头。

  冷墨渊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来看着苏月莲。

  苏月莲看着冷墨渊,他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认真,执着。

  她只能垂下眼睑,避过这样陌生的锋芒。

  “是啊,不重要了。”冷墨渊看她回避的样子,笑了笑,学着她的样子坐到地上,抬头看着月亮。

  “你记不记得,从前在学校的时候,第一次墨歆想要跟你表白的时候,你收到了一封信和一束花?”

  苏月莲轻皱娥眉,不理解他的意图。

  “记得。”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心高气傲,不看现实,只顾远方的孩子。

  “那封信是我写的。”冷墨渊轻笑。

  “我知道墨歆要跟你表白,所以偷偷换了他的信。”冷墨渊笑着,这样的小事,如今再回忆起来,当真是有些沧海桑田,世事变幻的意味。

  “我没看……”苏月莲的心中像是被投进了一块石头,在原本平静的湖面掀起层层涟漪。

  “是啊,我知道你没看,我是亲眼看着你把那封信扔进垃圾桶的。”冷墨渊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时候的自己也是幼稚的不行。

  作为一个优秀的学长,他是拉不下脸跟他的学妹表白的,尤其是在知道自己的亲弟弟还喜欢她的时候。

  “那个时候,如果你看了那封信,你就会发现的我在信上的署名。”

  苏月莲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这么说,他那个时候,是喜欢她的?

  “可是,为什么后来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的时候,你拒绝的这么……大义凛然?”苏月莲又想起那次,她这辈子唯一一次,跟人表白的经历。

  “大义凛然?”冷墨渊听到她奇怪的形容,不禁笑了。

  “是啊,你当时的一番话,让我觉得自己就是破坏你们兄弟感情的恶人。”她记得自己当时,是无地自容的模样。

  “其实我,怎么说呢?是在气你,那时候把我的信扔了,所以想要气气你的。”

  “那个时候,我以为墨歆对你也只是一阵子的热情,所以并没有将他的感情太过放在心上。墨歆从小就是这样,对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如果我们俩要在一起,肯定是我要先开口的,毕竟我是男人。”

  “后来我想跟你接近的时候,你却处处躲着我。而且慢慢的,我发现墨歆对你是认真的,我从来没见到他对那件事情是这么的上心,除了爱你。”

  “之后我毕了业,公司忙,也没什么机会再回去,只是从跟墨歆的谈话中,知道你穿了什么衣服,爱吃些什么东西,跟谁的关系比较好。听他n次准备跟你告白,又n+1次的被你拒绝。”

  “我的心就随着他的话起起伏伏,在他告白之前,我害怕你会答应,又想你答应了他会开心。”

  冷墨渊笑着看向苏月莲,发现她抱着身子,认真的在听他讲。

  他脱下外衣披到她的身上,见她只是身子僵硬,并没有拒绝,继续说了下去。

  “再后来,我就不敢再听了。”

  “我怕自己会对不起自己的弟弟,会忍不住自己的感情,从而伤了他。”

  “一直到后来,墨歆出事了。”

  “那个时候我恨你,但更恨的是我自己。”

  “我恨你,为什么就不跟他在一起。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对他就是最真的兄弟之情。”

  “可是最大错是因为我,我常常后悔,如果刚一开始,我就跟你在一起了,说不准,墨歆也早就放下了,不会再发生后面的那么多事。”

  苏月莲的指尖有些泛白,用力握紧的拳头,表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原来,她一直以为的,都不是真的。

  原来真的是,眼睛会骗人。

  “再后来,我是想让你离开的。那个时候,你也因为墨歆的事情,整天心神不宁。我知道,我该放你走。”

  “可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墨歆走了,挡在我心口四年的阻碍消失了。这一次我告诉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你离开、”

  “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若是你离开了,我们今生就真的错过了。”

  “所以后来的每一天,我都生活在对墨歆的愧疚和对你的隐忍之中,我甚至害怕你知道我喜欢你之后会唾弃我,会骂我胆小鬼。”

  “说到底,事情都是我的错,这些年,我努力的压着自己对你的感情,甚至连我自己都骗过了,我努力的让自己恨你,让自己对你各种折磨,我告诉自己那是你罪有应得。”

  “可我终究是,不安心。”

  冷墨渊说完这些,没有再开口。

  事实是这个样子。

  苏月莲张张zui,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说的风轻云淡,声音轻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可是今日,他亲口告诉自己,他的愧疚,他心中背负的那份,对亲人的愧疚,一直一直的折磨了他那么久。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原来,他不是不爱她。

  心中的某些坚持,在这一刻,似乎有些动摇了。

  她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冷墨渊,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低着头,只是给她留了一个背影。

  这样的他让她觉得心疼。

  时隔多年,方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从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恍若隔世。

  苏月莲此刻的心境太复杂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思考。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今日才认识他一般。

  在有月亮的夜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

  冷墨渊没有再说话,苏月莲也没有任何的回答。

  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从未存在过,尽管,那是一段,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可是如此美丽的月色,倘若是在这个时候多说些什么,那真是辜负刚才的深情了。

  酒大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一个人不如意的时候,借酒浇愁,仿佛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解脱感。

  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借酒浇愁的人如何没有出息。

  可是在这个时候,章肃却顾不得任何的形象,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灌得烂醉,让他再也不用思考,不用失望,也不用……

  想念。

  疯子一般的章肃,双手快速的在酒柜前搜寻。

  不一会,身边已经倒了七七八八的空瓶。

  他已然是醉了。

  可是他的思维还是清醒着的,他失望了,在这大千世界,为什么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他躲过那个女人的纠缠!

  他的心里眼里,被那个品行不端的女子满满的占据着,甚至他害怕,会不会有一天,他会死在这。

  会因为那个女人,死在酒上。

  思维的异常清醒,并没有让他停止自己的动作。

  一个一个的空瓶子乱七八遭的倒在地上,章肃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

  仿佛心肺都在燃烧,所有的地方都是好难受,身体也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了。

  他想要站起来去厕所,可是指令刚刚传达,站到一半的身子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之前,凭着他专业的医学知识,他知道自己的胃出了问题。

  好不容易够下茶几上的手机,拨出120。

  之后,章肃就昏了过去。

  偌大的城市,除了拼命着呜哇叫着的赶来的救护车,仿佛再也没有一个人跟他是相关的。

  过了十五,明天,就是她和弟弟回老家的日子了。

  姥姥的病拖了大半年,妈妈说这一次,姥姥怕是熬不过去了,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着她结婚,有一个好的归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