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四十章

  

  “没关系?”

  “是没关系了,不过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知道!”

  这个女人,zui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

  她以为她给冷墨渊发的请帖自己会不知道?她以为她在自己面前装的清纯无辜的模样又能维持多久?

  “我怎么想的?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离你们远远的,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梁音被章肃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什么人啊这是!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冷墨渊让自己走,她二话不说,虽然是最伤心的时候,可还是宁愿成全他,也不愿彼此之间撕破脸面。

  甚至他连分手都没有跟自己亲口说一句,现在她做到这个份上,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道非得逼死她这些人才甘心吗?

  “章肃,你今天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说我表里不一?我梁音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让你大晚上的跑到我家来这样的羞辱我!”

  梁音低吼,她对于章肃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继续给我装!”章肃这个时候恨不得拧断她的脖子!

  “就不能给我一句实话?”

  章肃完全gao不懂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是气她的贪财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还是气她不跟自己说实话,在自己的面前做一个隐藏着的人。

  “我说的就是实话,每一句都是!”听着章肃毫不客气的话,梁音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很好。”章肃眯了眯眼睛。

  下一秒,梁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撤离了她的唇。

  章肃舔舔zui唇,嗯,味道还不错。

  看着一脸呆萌的梁音,章肃的心情瞬间变好,仿佛在这一刻,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不在乎了,只要是梁音她在自己的身边,属于自己就好。

  可是,就在刚刚,别的男人刚从她的房间走出去,而且,她要结婚了!

  从此以后,这个人,就属于别的男人了!

  头脑一热随即重重的低下头,惩罚一样的在她的唇上奔跑肆虐。

  梁音,梁音,为什么你嫁的人,不是我?

  梁音反应过来随即开始挣扎,却被他一个手掌将她的双手牢牢地锁住。

  她是心急。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狠狠地咬上他的唇.瓣,毫无怜惜。

  尽管,他的侵略,并不让她觉得讨厌。

  “额……”章肃猛地抬头,唇边鲜血涌出。

  章肃舔了舔不断涌出的血液,咸涩的血液的味道顷刻间占满了口腔。

  “好狠!”

  梁音用力将他一把推开,一个旋身干净利落的翻下chuang。

  “章肃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凭什么这么她?凭什么!

  “你当我是什么人?你真以为我是你zui里那些肮脏的词汇形容的女人吗?”

  “章肃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你对我的恩情我已经还尽了。”

  她抬起颤抖的食指,指向房门。

  “你走吧。”

  一股浓浓的悲哀在梁音的心中意蕴,她就是这样一个,随意可以让人轻薄的女子吗?

  她在他章肃的眼里,就是这样,可以随意的欺辱的一个女人吗?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感到悲哀,还是因为发现章肃对自己的感情而欣喜。

  可是她不应该欣喜的。

  就是因为冷墨渊,不管章肃再怎么喜欢自己,她都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章肃看着表面平静的梁音,从她颤抖的指尖他看的出,现在她的情绪是多么的复杂。

  “你就不想跟我解释什么?”

  梁音当真是糊涂了。

  她扶额长叹。

  “章肃,你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你话说的含糊其辞,总是让人猜来猜去的,这样让人很累!”

  梁音觉得今日的章肃奇怪极了,应该是受了刺激。

  “好。”

  “你要结婚了?”章肃看着眼前的梁音,她的话让他心中升腾一股希望。

  是啊,他认识的那个梁音,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坦坦荡荡的直肠子,从来不会掩饰。这一次,他是不是该选择相信?

  “你怎么知道?”梁音吃了一惊,她结婚这件事情,也是这几天刚刚决定的。

  “我怎么知道?你把请帖都给了冷墨渊,你还问我怎么知道的?”

  “梁音,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你想要再受一次伤?”

  “听我的,你这样纠缠下去没有意义,放手吧!”

  他是想要让她过的幸福,他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保护她一辈子的纯真,可是事实却是现在这样,梁音,单纯有余,计谋不足。

  她的设计,让人轻而易举的拆穿。

  “我什么时候给冷墨渊请帖了?我根本就没有联系过他好不好?”她躲着他还来不及,怎么还会主动的联系他?

  再说了,她都已经要结婚了,不会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是不会拿婚姻开玩笑的。

  “请帖是寄过去的!你别装了好不好?梁音,在我的面前根本没有必要,你就给我一句实话,如果当真你想要回到他的身边,我会帮你。”章肃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心情是如何的。

  他就是这么的,没有出息。

  “没错,我是要结婚了。但是,我绝对没有给冷墨渊寄请柬!”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跟他刚刚分开,就决定要结婚了?还是说,你在跟我大哥在一起的时候,就跟那个人好了?”章肃突然意识到,或许梁音认识那个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只是认识几天就决定结婚。

  梁音听了章肃的话,觉得手脚有些发软,声音哽到喉头,却发不出声音。

  她在他的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让他可以这么的,将所有丑恶的事情任意的推到她的身上,让她在他的面前,觉得无地自容。

  她突然觉得好累,心脏觉得好累。

  仿佛世界成了灰色的。

  “是,章肃,我认识他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也快要结婚了,麻烦你,跟冷墨渊说一声,我的婚礼是在老家举行的,冷总裁日理万机,就不劳他大驾。”

  “好了,我困了,想要睡了。”梁音双手掩面,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看一眼。

  她害怕看清他目光,害怕看到他目光里的鄙视和不信任。

  是的,她在逃避,她可以面对天下人的指责,可是却没有胆量接受他的一个眼神。哪怕她深知,眼前的这个人,对她有情。

  章肃因为她的解释,终于得到结论。

  原来,她在那段关系里,早就为自己找了后路的。

  所以那个时候,她才表现的那么的不在乎钱,那么的清纯显得自己是不为了贪图冷墨渊的任何东西,只是想要他的感情一样。

  原来,她的背后,早就已经有了,支持她的人。

  他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他是该走了。

  只是这个转身,是有多么的艰难。

  从此以后,这个女人,跟他,就真的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

  他跟她,这样一个品质有缺陷的女人,是再也走不到一起的了。

  他觉得她脏。

  恍恍惚惚的下楼,章肃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冷墨渊。

  很晚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是有多么的不值得!

  过了很久,梁音终于听到楼下发动机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

  这张请帖,到底是谁送过去的?

  “梁凉,你给我回来!”电话接通之后,就传出了吵闹的声音,小女生嗲嗲的嗓音传出来,让梁音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境瞬间崩盘。

  “姐?你那边完事了啊?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回去啊!”

  梁音挂了手机,气的浑身颤抖,这个臭小子,就不能争点气!

  她是想要用粱凉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可是只要一静下来,她的脑子里出现的,反反复复,都是章肃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种不屑的眼神。

  深夜的魅力总在于,它可以为任何丑恶的事情做一个遮掩。黑暗,往往让人觉得更加的自如。因为光色的黑暗,甚至站在一起的两人,只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人觉得有安全感呢?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安全感,会让人在黑夜中很容易的就TanLou自己的心扉,让人变得感性。

  有些伤口,也会趁着这个彼此看不见的时候,终于可以坦露出来。

  或是独自舔舐,或是,借着风的力量,将伤口腐烂的臭味,飘到别人的鼻腔中。

  理智抛到一旁,感性在这个时候,终于占得一席之地。

  可是日光终究会来临。

  这样的神秘,这样的安全感也不复存在。

  于是人们趁着在阳光洒向大地之前,为自己涂上层层的保护色。

  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当然,不管你有多么的强大,终究也只是俗人一个。

  苏月莲觉得自己是一个再庸俗不过的人了,看着电视上无聊的片段,她不知道除了看电视自己还可以有什么消遣。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