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九章

  

  爱一个人到了可以将她拱手让人的地步,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么了,从前知道的,都是爱情是自私的。

  可是如今,他竟然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心甘情愿的推到别人的怀里。

  车窗放下来,冰冷的空气灌进来,章肃肌ròu一紧。

  这样的一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章肃不知道,如果这件事情成功了,梁音再次回到冷墨渊的身边,那么是什么身份呢?冷墨渊会怎么处理他们之间的SanJiao关系。

  强烈的思念涌来,冲动之下就冲了进去。

  梁音,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记起梁音跟他的信誓旦旦,记得她的委屈和难受,也记得她做出的离开冷墨渊的决心。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做,梁音的这个婚礼,到底是为了什么。

  “开门!”章肃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人。

  “砰砰砰!”

  “来了来了!谁啊这大晚上的!”一个男声从屋子里传出来。

  章肃身体一僵。

  “你找谁?”

  水珠意蕴的小麦色肌肤,光luǒ的上半身,完美的六块腹肌,腰间裹着一条白色浴巾。

  “你找谁?”

  看到眼前的人没有反应,男人又问了一遍。

  “哦,我……我找梁音。”章肃清了清喉咙。

  这个男人,跟她什么关系?就这样让一个男人住在家里,还穿成这个样子?

  他是嫉妒了,并且咬牙切齿的嫉妒!

  凭什么?

  就算之前是自己看错了她,那么如今出现她房间的,也一定只能是他!只能是他章肃!

  “音,找你的。”男人撇了撇zui,冲着房内喊了一声就回了房间。

  “好……”软糯疏懒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章肃心中的怒气一下子消失不少,深吸一口气,听着房间内吧嗒吧嗒的拖鞋声,章肃的心陡然一紧。

  “你把身上的水擦干净再出来,每次都这样,甩的到处都是!”梁音嫌弃的瞥了一眼身边的男子。

  “知道了知道了!”男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这样亲昵的对话,听在章肃的耳朵里,刚刚降下去的怒气又升腾起来。

  “你怎么来了?”梁音惊讶,许久不见,却是这种情形。

  看着章肃的脸色,梁音就知道他误会了。

  “怎么,我不能来?你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一身清凉的睡衣,在冬日里头显得有些突兀,一看就知道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样子。

  “有事就在这说吧。”门外传来的冷气让梁音抱紧了双臂,摩擦着手臂渐渐的传来温热。

  章肃的话,她刻意的忽略,因为有些事情,她已经决定要放下了,不管是跟冷墨渊还是章肃,她都不想再有任何的牵涉。

  “你是故意做给人看的吗?”章肃的眼神向里一瞥。

  “就是做给人看的。”梁音心下了然。

  “证明我们没有那种关系?”章肃突然笑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那你在心虚什么?”章肃不想轻易的下定论,那个男人到底跟她是什么关系。

  “……”梁音沉默。

  “行了!赶紧进去,看你冻得。”

  章肃一把将人推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有暖气就是好啊,暖和,穿的少也不怕。”

  章肃坐在沙发上,审视着眼前的女人。

  “有什么事情快说!”梁音多想回到卧室去加一件衣服,可是又觉得不好意思。

  “去把衣服穿上。”章肃的脸突然就冷了下来。

  梁音踟蹰,怎么好像是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好,你先等我一下。”

  人离开之后,章肃才觉出不对劲,她们家是一居室的,刚才那个男的,就进去了房间,所以他们俩是住一起的!

  章肃腾的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

  “梁音,你给我出来!”房门被他砸的砰砰直响。

  “你干嘛!”梁音在睡衣外面裹上大衣,衣服扣子都没来得及扣上,用力的拉开房门。

  “过来。”章肃一把将张牙舞爪的小女人拉倒自己的身后,注视着房间里的男人。

  很显然已经换好了衣服。

  “你……你们有事情要谈是吧,好,刚好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聊,你们聊……”男人看着眼前目漏凶光的陌生人,觉得一阵害怕。

  可是毕竟,这是梁音的私事,他不能过多的掺和。

  “哎……”

  “把钱包拿着。”梁音气闷,这个小兔崽子,没骨气的样子,被人家一个眼神就瞪了回去,还说要做大事!

  拉倒吧!

  可是又担心他在外面没地方去,只能嘱咐他拿着自己的钱包。

  “砰”的一声,房门再度合上。

  安静的气息中裹挟着些许的尴尬。

  “放开我。”梁音还在他的身后,他的手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有些疼。

  章肃因为她生硬的语气,因为她对那个男人的体贴,心中的嫉妒就变成了邪恶。

  手掌一个使力,女人就飞了出去。

  “你干嘛!”梁音的身体狠狠的撞到chuang上,因为弹簧的压力晃了几晃才稳住身形。

  章肃一个挥手,将外衣撤掉,一把除去领带,向着chuang边走去。

  梁音就算反应再怎么迟钝,也该明白他的意思了。

  “章肃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梁音向后缩去。

  “我疯了?”章肃苦笑,是啊,他是疯了,他那么千辛万苦的忍着自己对她的情感!而她呢?

  这才过了多久,就往家里带男人?

  她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梁音!

  他当真是疯了!才会爱上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梁音,你就这么缺钱吗?”

  章肃的身躯欺上女人的身体。

  “什么意思?”梁音让他逼到死角,背部紧紧的贴着chuang头,没有丝毫的缝隙。章肃的脸贴她近极了,以至于有一瞬间,她竟然忘了呼吸。

  “什么意思?”章肃呵呵一笑,抬起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耳垂,慢慢的转移至后颈。手掌突然发力,狠狠的攥住她细长的脖颈。

  “你说什么意思?怎么?这个时候还装傻,你TaMa以为我就这么好骗?跟谁耍心眼呢?”

  章肃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剑,生生的割裂她的心脏。

  “我没有装傻,我确实是听不懂你的意思。”梁音吃痛,忍不住ShenYin出声,却在下一刻敏锐的察觉到章肃眼神的变化。

  只能用对话来打断这种气氛。

  怎么回事?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梁音撇过脸,不在面对他。

  “怎么,不跟我解释解释,一个单身女人的房子里,深更半夜,怎么会出现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梁音,你就这么饥渴吗?”

  “你TaMa早说啊,这种小白脸能满足你吗?你早说,换我来啊!”

  “梁音,原来你就是这么一个不知廉耻,水性杨花的女人啊!”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章肃的耳边响起。

  梁音瞪着眼睛,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她以为,她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是的,她承认,在她跟冷墨渊的这段关系中,她是一个cha足者,她是一个小三!

  可是若非万般无奈,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她又岂愿被万夫所指?

  是她离开的不够潇洒,还是她牺牲的不够多?

  让章肃今天这么有底气的来羞辱她!

  章肃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动手打他。歪了歪头,舔舔唇角。

  章肃突然笑出声,心情莫名其妙的变好。

  梁音这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却让他没有丝毫的怒气,反而觉得开心。

  这就是贱。

  章肃心里默默的鄙视自己。

  “章肃,你先放开我。”梁音看着章肃脸上的红通通的巴掌印,有些愧疚。

  可是有些事情,她是跟他解释不着的。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过来兴师问罪,来羞辱我的吗?”看着章肃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打算,梁音有些害怕。毕竟女子是属于弱势qun体,如果章肃真的想要对她图谋不轨,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几分把握能够逃开。

  “不是。”章肃回答的坦然,一脸的理所应当,完全没有把梁音的话放在心上。

  “好,那你先放开我,你这样我办法跟你谈。”梁音现在迫切的想要摆脱眼前的窘境。

  “不用你跟我谈,发生了什么事,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章肃阻止她的转移话题。

  “我要是想对你做什么,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你这么在乎钱,为什么在我面前的时候,装的那么的清高?”

  他就是气不过,为什么她就不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交给他,一边拒接着他的支票,一边又忙着GouDa着其他的男人!

  “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装清高了!你是不是疯了!”

  “章肃,我告诉你,你侮辱我的那些话我就当做没听到,就当是谢你之前的救命之恩,但是你听好了,我们之间认识是因为冷墨渊,现在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你跟我!”

  “从今天开始,谁都不认识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