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八章

  冷墨渊接到电话之后,心情瞬间烦躁。

  仿佛突然间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涌了过来,兄弟的背叛,女人的试探,苏月莲又在闹离婚。

  他觉得又些累了。

  其实这些事情,只是一些生活琐事,这点小事对于从前的冷墨渊来说,算不了什么,甚至可以归为不必理会的那一类。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慢慢的开始在乎起这些小事情。

  冷墨渊将手机放下,却没有回清月湾,反而开车去了医院。

  看着chuang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人,他的心情开始沉寂下来。拉过一张凳子,在chuang边坐了下来。

  “Lao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老三怕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可是你不知道,那个女人……”

  冷墨渊摇摇头。

  “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

  “Lao二,你躺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起来?”

  一直到夜空亮起第一颗星,冷墨渊才从医院走出来。

  可是接下来,他却不知道该去哪。从前有段时间,他觉得清月湾就是他的家,就是他宁静的港湾。

  可是又有什么是长久的呢?

  苏月莲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心中的焦虑却一点一点的增加。

  她是一定要离开他的,若是不能通过正常的途径,那么,她就只能采取非常手段。

  早在冷墨渊囚禁她之前,她就已经跟素玉打好招呼,自从她决定跟冷墨渊摊牌的那一日,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素玉这个时候会想尽各种办法联系自己,如果联系不上,他们也有约定,就从她摊牌的那一日开始,十五天之后的晚上两点,素玉会想办法带她离开。

  虽然苏月莲并不知道素玉会想什么办法,但是在潜意识里,她是非常信任他的。

  但是,最好的方法就是,她可以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可以从法律的途径上彻彻底底的结束这段关系。

  “大哥,人死了。”冷墨渊刚刚接起电话,章肃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冷墨渊皱眉。

  “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知道,从二十七楼跳下来的,目前排除他杀。具体细节警方还在调查当中,但,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谋杀的可能性。”章肃沉默了一下

  “今天你跟我说的时候人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跳楼?”冷墨渊觉得这件事情绝对有蹊跷。

  “听着,按兵不动,警方定案之后再做打算,另外,老猫的通话记录去查一下,还有最近来往比较密切的人,都给我盯紧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老猫是被谋杀的?”章肃有些疑问,毕竟警方都查不出来,他们可是占据了第一现场,得到了一手资料。

  “不一定,但是事情一定有蹊跷。通过渠道去打探一下警方查到的资料,但是你千万不要暴露自己。”

  这件事情,当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老猫后面的人肯定知道我们一直在查他,想要彻底的了了这件事情,也想用老猫的死来转移我们的视线。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妄动,你明白吗?”冷墨渊揉了揉太阳穴。

  “好,我知道了大哥。”章肃点头,冷墨渊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他也是越来越期待了。

  冷墨渊嗯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章肃以为他已经挂了,想要放下手机的时候,冷墨渊的声音响起了。

  “你我不方便露面,如果有需要,你还是想办法处理一下他的后事。”毕竟,是故人。

  “好,我明白大哥。”章肃心中默然,一种凄惶的感觉渐渐的在心底意蕴开来。

  特别是这几年,身边离开的人越来越多,让他产生一种人走茶凉的悲戚。

  冷墨渊收起车窗,将冰冷的空气隔在窗外,打开车里的空调,竟还是觉得背脊发凉。

  苏月莲推开窗户,深夜的空气夹带着一丝的潮shi,呼地一下子扑到她的脸上,让她在温室中呆久了变得有些嫣红的脸蛋瞬间恢复冰冷。

  年过了,可是天还是冷。

  人心就像这天气,不是一天就能够改变的。这一点她清楚的知道,所以也并未抱什么期待。

  房门没有预兆的被推开。

  “怎么站在窗口?小心着凉。”男子一把将女孩揽进怀里,替她挡去寒冷,顺手关上窗户。

  “清冷的空气让人保持理智,我建议你可以多在外面呆会,否则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了。”苏月莲这是在讽刺他,进来的时候,敲门是最起码的礼貌吧。

  不过这个人,进房间的时候很少会敲门,从前她没有觉得怎样,可现在他这样一个举动却足以引起她的反感。

  冷墨渊听了这话眉头一挑,她什么时候zui皮子这么溜了?

  “哦?那你开着窗户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有礼貌?”

  “你……”苏月莲气结。

  “只会在zui皮子上下功夫的男人,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你错了,我并不会是只会耍zui皮子,还会些其他的,你要不要试试?”环住她肩膀的手臂缓缓收紧。

  气氛陡然紧张。

  苏月莲一个旋身离开他的环绕。

  “算了吧,我是个没有福气的人,恐怕是承受不起您的其他,想要卖弄,麻烦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苏月莲输人不输阵,她自然是明白他的暗示。

  冷墨渊一笑,还有心情说笑,看来并没有很饿。

  “哪里,我来陪冷夫人您做做运动,消化消化,省的吃不下东西。”冷墨渊自然是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他上来的时候,知道她中晚饭都没有吃,心中就一阵发急。

  “还是不麻烦您了,我饿了自然会吃。”苏月莲撇过脸。

  绝食这一招,看来是要马上终止了。

  他捏着自己的软肋,自己若是继续不吃东西,他有的是办法对付她。若是她狠下心来什么都不在乎也好。

  可是偏偏,她是受不了他的碰触。

  只能再想些别的法子了。

  冷墨渊看了苏月莲好一会,忽然zui角一瞥。

  “你不会愚蠢到用绝食的方法来逼我妥协吧?”冷墨渊向前一步,食指弯曲,挑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

  “放心,我还不至于为了你折磨自己!”苏月莲猛地偏过头,抬手拍开他的手掌。

  “那就好。”冷墨渊并没有在意苏月莲的嫌弃。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或许,梁音的存在,可能会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

  毕竟,是人就会有嫉妒心,有占yǒu欲。

  若是苏月莲对自己还有一点的感情,梁音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她会吃醋的。

  他们之间这种不尴不尬的相处方式,他真的已经厌透了。

  “先跟你打声招呼,冷太太。过几天,我要把梁音接到这来。”冷墨渊的心中划过对梁音的一丝歉疚,但是终究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征服,毕竟他和苏月莲之间的破冰才是最重要的。

  梁音?

  其实他做这个决定,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章肃。

  若是他们的感情能够经得住考验,那他这个做大哥的,也没有什么立场再去阻拦。

  有些事情,他早就看得清楚,只是不愿意拆穿。

  苏月莲听到这个消息,她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隐隐约约的,还是有些心痛。只是她不应该这样的。

  “哦。”苏月莲在极力的劝说着自己。

  他跟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梁音来了也好,或许可以让冷墨渊更加厌恶自己,从而让他决定跟自己离婚。

  这本该是对她的离开有帮助的事情。

  可是她的心里,却怎么也欢喜不起来。

  “嗯。”冷墨渊看着苏月莲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改变的面容,心中不禁一阵发急。

  “阿粟准备了晚饭,不知道这会冷夫人饿了没有?”

  冷墨渊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威胁和不耐。

  苏月莲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额,说了这么久的话,还真是有点饿了。那我先下去吃晚餐,大少爷要不要一起?”苏月莲本意是不想跟冷墨渊同处一室,所谓邀请也不过是客气。

  “恭敬不如从命。”冷墨渊答应倒是干脆利落。

  苏月莲却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尖咬下来,心中暗自懊恼不该zui快的说这样一句话。

  看着苏月莲快速离开的背影,冷墨渊笑了笑。

  或许他现在,跟她心脏的距离还有很远,可是他不怕,只要是他冷墨渊想要抓在手里的东西,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他做不成功的。

  他原本就是一个素质很好的猎人,并且,他有的是耐性,他等的起。

  夜。

  章肃坐在车里,看着楼上窗口里透出的小小的灯光,因为距离的原因显得有些昏黄,但也是正是因为如此,昏黄的灯光让人觉得更加的温馨。

  可他始终没有那个勇气上楼。

  他清楚梁音想要做什么。

  可是他宁愿违背大哥的意思,也想要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懦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