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七章

  

  “冷墨渊,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跟这个男人沟通不了?

  “你说的什么嫉妒,那都是你自己想的假象好不好!我跟素玉之间清清白白!还有,你把我的手机拿走,我怎么跟我爸妈联系?”苏月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着跟冷墨渊讲道理。

  “把手机还给我。”苏月莲抓住他的手掌。

  “放开!”

  冷墨渊扬手一甩。

  “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苏月莲,谁都不是傻子!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表现的太过理智,太过平静,甚至自己丝毫的情绪波动都不让他看到,这是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个女人的眼里心里,完完全全的,没有他丝毫的位置!

  这让他怎么冷静?

  他冷静不了!

  冷墨渊现在已经静不下来了!因为他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的,被眼前的这个女子打乱了。

  “你看的出什么了?你能不能别把你的那些小人之心这么ChiLuoluǒ的表现出来?你这样只能暴露你自己的无知和性格的yin暗!”

  这个男人还真是够了,就是因为他对自己跟素玉的误会,就是那一次,他们吵架,导致她失足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孩子就是,这样没有了。

  “能不能不提素玉?”

  苏月莲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完全不能去想从前的事情,如果每天去想,那么她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说!

  但是,是因为她自己的选择,才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怪不得别人,只能自己坚强的去解决,去面对。

  在这一刻,她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内心竟然真的变得强大了。

  “怎么,我提素玉,你心虚啊?”冷墨渊拉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鼻尖下,深深的一嗅。

  “我是小人?我心理yin暗?你以为你那个素玉就是个干干净净的?你以为他就是不争不抢没有用yin谋手段,素家的那些产权能够落到他一个孤儿手里?”她还真是单纯!

  有的时候他真的不理解她,对于好人坏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什么是孤儿?他有父母!你别以为你自己是这种人,别人就都跟你一样!”

  “冷墨渊,你这样胡乱的栽赃,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素玉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母之外,对她最好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所以不管任何时候,她都不准别人去侮辱他!

  “瞧不起?”呵呵,你什么时候瞧得起我过?

  冷墨渊甩开苏月莲的手。

  “那你也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他盯着苏月莲,一字一句的说完。

  “最好别给我耍什么发招,多想想你的父母。”

  冷墨渊狠狠的将门带上,走的头也不回,只是手里一直紧紧的攥着手机,一刻也未曾松开过。

  “大哥?”章肃看着在办公室发呆的冷墨渊,叫了几声他几声都没有动静,随即走向前拍了拍桌子。

  “老三?你什么时候来的?”冷墨渊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开心。

  “刚来。”

  “开会你怎么不过去,还以你不在。”章肃看了看冷墨渊,看着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担心。

  “哦,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

  冷墨渊将一个红色的卡片扔了过去。

  “你看看吧。”

  “什么东西?”章肃接过来打开。

  “结婚请柬?她什么意思?”章肃皱眉,这才几天?

  “不知道,估计是想耍什么手段。”冷墨渊揉了揉眉心,他现在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去应付别的女人。

  “可是,就算是耍什么手段,这几天的时间,也太快了吧,她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做的这么的明显吧?”章肃觉得这里面有鬼,但是心中还是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是说,这是真的?”不可能吧?这女孩子,前几天还爱着自己爱的死去活来的呢,这才几天,就要结婚了。

  “不一定,但是如果要是真的想要结婚了,为什么还要给你发请帖?想请你去当伴郎?”章肃明明想要调节一下气氛,可是话说出口,自己的心里反而酸酸的。

  自从那天,从梁音家门口离开之后,他觉得时间长了,自己可以慢慢的将这种畸形的感情压抑下去吧。

  可是刚刚,连面都没见,只是听说了她的消息,他的心就已经乱了。

  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忘不了这个女孩了。

  “你替我去吧,上次的支票,她没用,这次,第三次。”冷墨渊点了一颗烟。

  “当彩礼送了吧。”

  “大哥,我去,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人一生最美丽的时刻。

  我爱你,到最后,陪你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而我,只能在人qun中看着你。

  “哪里不合适?”冷墨渊奇怪的看了一眼章肃,这孩子还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的安排。

  “她请的人是你啊,我去算什么,她有没有给我送请柬。”直到最后一刻,他心爱的女子结婚,他连见证她幸福时刻的权利都没有。

  “那你告诉我,她请我去是为了什么?是想跟我示威,还是期待着抢婚呢?”冷墨渊白眼一翻,怎么回事,这个孩子,连这个都想不通?

  “大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去比较好,也算是一个告别吧。毕竟是最后一次她想见你,以后她结了婚,你们的关系,也算是桥归桥路归路了。”章肃叹了一口气。

  “大哥,这女孩,活得不容易,你就最后成全她一次吧。也算是……报答她为你付出的那么多。”

  死一般的寂静,充盈着办公室。

  谁都没有再说话。

  章肃知道,他想要成全那个女人。

  自己将报答这两个字都用上了,就是想要给冷墨渊施压。他知道,冷墨渊并不是一个特别冷血的人。

  冷墨渊将手边的笔记本扔了过去。

  章肃一下躲开。

  “谢谢大哥。”章肃嘿嘿一笑,放下心来。

  可是,心中还是有一股浓浓的失落。

  “行了行了,出去吧。”冷墨渊挥了挥手,本来是想要让他帮自己扛了这个雷的,没想到……

  “等等!”冷墨渊叫住正要离开的章肃。

  章肃心中,猛地一绷。

  回头笑的故作轻松。

  “怎么了大哥?”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一直在跟,人我已经控制住了,背后的人到底是谁,马上就能水落石出。”章肃心中舒了一口气。

  冷墨渊点点头。

  “小心一点你。”冷墨渊嘱咐。

  “放心吧大哥,我做事,你放心!”

  潇洒的背影渐渐消失。

  冷墨渊却渐渐冷了脸。

  他以为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人,没想到,却逃不过女人这个槛。冷墨渊不禁又想起了他跟Lao二的事情。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曾经为了女人能够跟兄弟翻脸,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再次背叛兄弟,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了吧。

  冷墨渊将章肃递回来的请柬打开了,久久的看着。

  “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你能做出什么事情。”

  在兄弟跟女人之间,选了第一次,第二次怎么选,就已经昭然若揭了吧。

  “夫人,您还是吃点东西吧……”阿粟推着餐车,脸已经皱的不能再皱了。

  “拿走,我不饿。”苏月莲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样的家,还算是一个家吗?她还算是一个女主人吗?她在这个家的权利,恐怕是还不如眼前的这个保姆吧。

  “夫人,可是先生已经吩咐了……”

  “先生吩咐了你去给你家先生吃去!”

  苏月莲知道自己的无名火发的莫名其妙,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她适应不了这种生活,她不是一个宠物,不是他的私有物!她是一个在法律上拥有自由的人。

  “夫人……”阿粟觉得自己真的特别委屈,要不是觉得先生给的工资高,她早就不伺^候了!凭什么啊,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凭什么就得因为一个工作低三下四的求人!

  她还真是,爱吃不吃!都是惯出来的毛病!

  要是她有这么好的老公,她才不作呢。

  什么事啊这都是!

  “出去!”

  阿粟再也忍受不住,跺了跺脚就走了出去。

  “等等。”

  门口的兄弟俩将她拦了下来。

  “夫人还是没吃东西?”男人皱了皱眉头。

  “哥,你说,我们是不是给先生打个电话说一声,这老不吃东西,也不是个事啊。这万一要是饿坏了,这个责任咱们可担不起。”

  “对对对,我觉得也是,还是给先生打个电话吧。你们说我也不是没有尽自己的责任吧,可是夫人就是不吃啊,我也没有办法。哎哎哎,先生回来之后你们可要替我作证啊!”阿粟吐了吐舌头,还算是有两个明白人。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同时嫌弃的瞥了一眼阿粟,当大哥的就走去一旁打电话了。

  阿粟气结。

  什么人啊都是!没有一个正常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