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六章

  

  苏月莲承认,对于冷墨渊的突然袭击,她竟然保持不了冷静,尽管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冷墨渊一怔,她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这么多的话,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显露出这么明显的情绪。

  看来自己的方法是有效果的。

  只要能让她对自己不再像是对陌生人,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慢慢来。

  “离婚的事,你就别多想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什么意思?”苏月莲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她以为离婚只是早晚的问题,但是今天,冷墨渊这么认真的态度,让苏月莲突然间感到一阵绝望,难道他之前说的,不离婚,是认真的?

  “字面上的意思,你,我,不离婚。”冷墨渊学着她刚才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将话又怼了回去。

  “为什么?我们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这样继续只能是相互折磨,有必要吗?”苏月莲尝试着平心静气的跟他交流,如果用和平的方式解决,是最好不过的。

  可是看着冷墨渊的态度,似乎并没有想要解决问题的想法。

  “从前我们俩结婚,我对你有感情吗?”冷墨渊坐到她身旁。

  “没有。”苏月莲的嗓音有些沙哑。

  “那你爱我吗?”

  “那个时候……是爱的。”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就对了。”冷墨渊站起身,将苏月莲拉起来与自己面对面。

  “从前的事情是我不好。但是那个时候,你喜欢我,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现在,你不爱我,但是我爱你,所以,我们俩还是得在一起。”

  “我给了你一个两年,所以,你至少要还给我一个两年,这样才公平。”

  冷墨渊zui角一挑,只要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会莫名其妙的好起来。

  “你这是什么逻辑?”苏月莲没想到他竟然拿这种事情来做交易。

  “这两年我怎么过的你比谁都清楚!”苏月莲低吼,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忍受不了这个男人了,他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怪的想法?

  “是,我清楚,所以我不介意咱们角色互换,现在换你折磨我两年。”冷墨渊是下定了决心了,他不会让这个女人离开他。

  “我不想折磨你!”

  “哦?那我不介意你对我再好点。”冷墨渊自然是清楚,苏月莲说这话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他却故意歪曲,仿佛这样的斗zui,才会让他感觉到,这才是属于一对夫妻,一对情侣的相处。

  “我没那个意思!”苏月莲简直要疯了,这个人他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我知道。”

  苏月莲看向冷墨渊,在接触到他深沉的目光之后,心中的愤怒瞬间tuì.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啊,她从未看见过,冷墨渊的眸子里,可以有这么的深情和怜惜。

  她骇然大惊的撇过脸,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心中抽了出来。

  他这样的眼神,让她突然之间心慌。

  “冷墨渊,该知道的,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别说是两年,就算是十年,我也不会再爱上你。”

  她不敢去面对这样的冷墨渊,这样他令她心慌。

  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坚持自己的初衷,要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她要离开,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而不是继续让自己陷在所谓的儿女情长中不可自拔。

  “那就试试。”他想要给彼此时间,他是相信的,苏月莲并不会这么快的就忘记了自己,一段感情开始的不容易,忘记哪里有这么的轻易。

  他知道苏月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正是了解她的重感情,所以才会这么的确定,只要是给到他足够的时间,他有信心让苏月莲重新喜欢上自己。

  苏月莲沉默,她坐到chuang上,他的不依不饶,让苏月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无论怎样,再跟他一起呆两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了,不可能再会有任何新的发展。

  “冷墨渊,你别忘了,是你亲手杀了那个孩子。”

  这是她心中最痛的地方,当然,也是他心中最痛的地方。

  所以,她选择往他最痛苦的地方去扎针。

  冷墨渊猛地看向苏月莲,他没想到,苏月莲竟然会拿孩子的事情来说。

  “你再说一遍。”他当真是生气了,这个女人,还真是懂的怎么挑起自己的怒火。

  “这是事实。”苏月莲丝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最深的伤痛。

  他是觉得疼的吧,她就是要让他觉得疼痛,她就是要让他跟自己一样,只要一看到彼此,就会想起那个孩子,想起所有的痛楚,只有在这样,他们才真的会相忘江湖。

  冷墨渊看向苏月莲平静的脸,瞬间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是,是他,是他杀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他现在想要补偿,想要给她幸福,这也错了吗?

  “冷墨渊,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不要以为随便给我点关心,给我点小恩小惠就会让我原谅你以前的过错,我告诉你,这不可能!除非那个死去的孩子活过来,否则,这辈子,你都休想再让我多看你一眼!”

  是,这话足够伤人,也足够伤感情,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把他这种愚蠢的念头打破。

  冷墨渊握拳,从未有一个女人,能将他逼到如此境地!

  他就这样看着她,仿佛要将她捏碎了一般。

  “你给我听着,苏月莲,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只要是不离开,其他的我随便你,但是,孩子的事情,从今往后,我不许你再提!”

  这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痛,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抛却的愧疚,是他,再也无法弥补的致命错误。

  “呵,你以为我不提这件事情就不存在吗?我不提它就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吗?不!冷墨渊,这件事情,无论你怎么逃避,它都在存在,而且永远都可能消失!”

  这样逃避,只能说明他是个懦夫!

  “怎么?现在知道痛苦了是吧?现在知道伤心了是吧?那你怎么不想想,两年了每一次你在我面前提起冷墨歆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你觉得我受的那些伤,是你说一句话,给点所谓的关心就能消除的吗?”

  “冷墨渊,你别傻了!”

  “闭zui!”冷墨渊狠狠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悲伤,愤怒,他都压下去。面对这样像是刺猬一般的苏月莲,他终于觉得压抑。

  可是,他不能想象,自己离开她是什么样的生活,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手。

  苏月莲冷笑。

  “所以,为了怕我私自离开,你找了保镖来监视我。”

  “是。”

  冷墨渊就像是一个失败了的战斗者,他所能做到的,就只是用尽各种手段,将苏月莲留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他知道,一旦放她离开,他们这辈子,就别想再见了。

  说他是爱也好,是习惯也好,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能过没有她的生活。

  苏月莲的狠心,他真的是怕了,自从那一次她能自杀,他就知道了。

  “苏月莲,不论怎样,我都不会放你离开,如果你觉得你自己能逃出去,那你就试试。”

  冷墨渊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看好夫人,别让她出门。”

  “是。”阿笙和阿豪齐声回答。

  “先生……”

  冷墨渊的脚步停下来。

  “说。”

  “夫人她,把手机要回去了。”

  冷墨渊打开房门又折回去。

  苏月莲的眼泪在他走后就流了下来。

  冷墨渊一进房门,就看到满脸泪水的苏月莲,心中一震。

  苏月莲听到声音猛然抬头,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在空中相遇。

  “莲……莲儿。”冷墨渊喉头一滚,咽下一口唾.液,感觉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许是太过分了些。

  苏月莲一把抹去眼泪,偏过头,语气生硬。

  “什么事。”

  “……”

  冷墨渊只是看着她,在她的心里,他真的连一个素玉都比不了吗?凭什么她可以在素玉的面前哭,在素玉的面前笑,而她给他的,从头到尾,只有冷漠。

  为什么,哪怕她只要给他一个真心的微笑,他不会这么没信心,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然而她的冷漠,使冷墨渊刚刚消解的怒气又升腾起来。

  “手机。”冷墨渊走到苏月莲的面前,向她摊开手掌。

  “你没有这个权利!你这是软禁!”限制她的行动就算了,连手机都不留给她?

  “我就是软禁。”冷墨渊将苏月莲藏在身后的手拉了出来。

  “给我。”

  “冷墨渊,手机能让我逃走吗?”

  “不能。”

  “那为什么?”

  “我就是不想让你跟素玉联系。”

  他说的无赖,苏月莲气结。

  “我跟素玉联系妨碍到你了?”

  “我嫉妒他。”

  “所以,苏月莲,你最好给我老实的呆着,否则,你知道后果。”

  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

  可是话一出口,就仿佛控制不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