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五章

  作为一个男人对男人的妒忌,这种吃错的行为,这种有劲却没有地方发泄的行为让他成为了一个移动的嫉妒源,他是爱苏月莲,他爱她爱到不知如何自处,爱他爱到发疯。

  爱到他不知道拿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办。

  苏月莲讽刺一笑,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想跟他离婚是因为素玉。

  难道,他就从未曾想过,她不是因为任何一个男人,她也不会不理智到把别的男人牵涉进他们之间关系。

  “冷墨渊,我真的求求你,你放了我吧。”一种绝望的yin霾在她的心中渐渐弥散,苏月莲渐渐的瘫软在他的疯狂之下。

  “不可能,苏月莲,你休想!你休想!”冷墨渊加快动作,知道彼此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他终于舒服的吐出一口气。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冷墨渊看着身下眉头紧皱的苏月莲,放缓了动作。

  “冷墨渊,你是不是男人!你就只会用这种的方式来处理事情!”苏月莲忍受着身体的折磨,她想要的不是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们之间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是不是男人你清楚的很!”他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她的心中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我为什么这么做?我自己的太太整天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亲亲热热!”

  “在家里面对我的时候却这么冷淡,甚至三番五次的跟我提离婚!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连手指头都不给我碰一下?”

  “苏月莲,你到底有没有心!”

  冷墨渊的话更像是发泄,他是在掩饰自己,掩饰自己在她面前的不自信。

  苏月莲有一点是说对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他该用什么方式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能用简单明了的方式,他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小的女子怎么办。

  “我有没有心?”苏月莲被他轻易的挑起了怒气,一口狠狠的咬上他的肩膀。

  冷墨渊闷哼一声,默默忍受。

  他是宁愿把痛苦咽到肚子里的人。

  苏月莲的眼泪控制不住了,她真的很想一口将他咬死!

  苏月莲的眼泪像是一种催化剂,冷墨渊JianYing的心肠瞬间软了下来。

  人就是这样,唾手可得的时候,弃之如履。若一旦有另一个竞争者的出现,就会激起斗争的YuWang,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侵犯了。这或许就是人类的劣根性。

  苏月莲不知道,冷墨渊现在所说的,对自己的爱,是不是就是这种。

  因为素玉跟自己越走越近,所以他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夺走,自然是不甘心。

  夜色就像是个身姿曼妙的女子,却总是蒙着面纱,轻易撩起人们想要窥探的YuWang。

  素玉看着窗外的苍凉的夜色,本应是最该静心的时候,他却莫名其妙的觉得浮躁。

  那种浮躁,就像是灾难发生之间的急躁。

  他又想起了苏月莲离开这的时候,最后给他的那个忐忑不安的笑容。

  跟冷墨渊摊牌,真的有这么的容易吗?

  如果苏月莲这一关过了,跟冷墨渊离了婚,那么他就决定放手了,倘若没有……

  他将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去夺回那个本该属于自己的人。

  这种感觉,这种夺取的YuWang,在他的生命中,从未有任何一刻比得上现在这个时候。仿佛有一团烈火,炙烤着心脏,从丹田中升腾起一股焦躁。

  他觉得自己静不下心了。

  香槟杯握在手中,越来越紧,薄薄的杯壁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顷刻崩碎。

  素玉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心,皮肤的破碎处一颗一颗的玻璃碴。灯光射下来,打在上面,玻璃碴反射出一股奇异的光芒。

  或许是太过疲惫,苏月莲一早醒来,便觉得没有精神,连起chuang的力气都没有。

  “夫人,你醒啦?”阿粟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一脸的疑惑,看着苏月莲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我不吃了,你端回去吧。”苏月莲并没有想要起chuang的意思。

  “先生临走前吩咐过,让您一定要吃的。”阿粟有些为难。

  苏月莲沉默。

  “放下吧。”

  “是。”

  “还有……”阿粟不安的看了苏月莲一眼。

  “还有什么?”虽然阿粟来了也已经很久了,但是苏月莲她从心里,却丝毫没有对王妈的那种感情。

  “先生说……不让您随便出去。”

  “什么意思?”苏月莲皱了皱眉,什么叫做不能随便出去?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也不知道,先生就是这样吩咐的。”阿粟不敢说房间门口还守着两个人,看少爷的架势,看来是想要软禁先生啊。

  “好了,你出去吧。”苏月莲重新闭上眼睛,脸庞偏向一边。

  阿粟说的话并没有让她准确的领会到冷墨渊的意思,联想到自己昨天说过的话,苏月莲心中一凛。

  不能随便走动?

  冷墨渊他是想要软禁我?

  苏月莲猛地睁开双眼,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向卫生间洗澡。

  一切收拾妥当的时候,苏月莲看着桌上的早饭,看了一眼,走向房门。

  “夫人好!”

  突如其来的浑厚男音,苏月莲成功的吓了一跳。

  “你们是?”

  “我们是先生专门派来保护您的安全的。”其中一位开口。

  苏月莲看过去,突然发现这两人长得竟然是一模一样。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样,同样的都是同款,只是其中一个人衣服全黑,另一人的衣服确是……骚气的红色。

  “我是阿笙,他是我的双胞胎弟弟,阿豪。”阿笙开口解释。

  苏月莲沉默了一下,看来冷墨渊真的是想要软禁自己了啊!

  “哦,我有事情出去一下,你们不用跟着我。”苏月莲刚想离开,就被拦了回来。

  “夫人,先生吩咐过,您最好不要离开房间。”苏月莲听到这句话,顿住脚步。

  冷墨渊,你是想要留住我,还是想要将我推的更远,这样的行为,多么的愚蠢之极。这是变相的软禁!这是犯法的!

  “如果我非要出去呢?”苏月莲冷着声音。

  “夫人,请不要为难我们。”阿豪看了一眼苏月莲貌似平静的脸色,跟自家哥哥交换了一个眼色,终于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这真的是一个棘手的任务啊!两个人都是他的主子,真是两头都得罪不得,

  苏月莲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把手机给我,我要给冷墨渊打电话!”苏月莲刚才在房间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房门口又出现这两个人,这让苏月莲不得不怀疑自己的手机就是被冷墨渊收走了。

  两兄弟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犹豫,但是许久,终于是将一部手机递了过去。

  苏月莲接过手机,甩上房门,怒火就串了出来。

  手机很快被接了起来。

  “醒了啊?吃早饭了吗?”依旧是宠溺的声音,却让苏月莲听的有些发火。

  “冷墨渊,你想做什么?你凭什么将我软禁在房间里!”苏月莲觉得自己真的是一刻都忍受不住,凭什么,她凭什么要受他的摆布!

  “宝贝,你乖乖的在家等我,我晚上回家跟你解释啊。”

  若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就像是要把人宠上天一样,可是他做出来的事情,却让苏月莲彻底的寒了一棵温热的心。

  “我不听你什么解释,我现在要出去,把你的人给我撤了!”苏月莲觉得这样的冷墨渊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他凭什么这么对自己!

  “你这样软禁人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苏月莲大声吼到,她真的一刻都忍受不了,对于这个男人,她连敷衍的精神都没有了!

  “冷墨渊,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不回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苏月莲当然不会轻生,但是有了上一次的事情,冷墨渊是会在乎的。

  苏月莲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她真的是高估他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自己的身上用这种流氓手段!

  先是强迫自己与他发生关系,紧接着将自己软禁起来,看来她的这个婚,是不好离了。

  苏月莲失神的坐在chuang头上,手中紧紧的握着手机,就像是握着唯一的生机。”

  许久,门扉洞开,一双崭新的皮鞋出现在苏月莲的身边。

  苏月莲自然是知道是谁来了,但是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没有动。

  “怎么了,这么着急把握叫回来?”冷墨渊蹲在苏月莲的跟前。

  “我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冷墨渊抬起手腕上的手表在苏月莲面前晃了晃。

  苏月莲一听到这话就生气。

  “冷墨渊,你幼不幼稚!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不会跟你离婚了?我就会永远守在你的身边了?”

  “你不要这么可笑好不好!”

  “我以为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我们离婚!你,我,以后大家各自开始新的生活,不要再相互折磨,这不是很好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