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三章

  33

  这样的苏月莲,在他的生活中是陌生的,但是现在,他更加了解这个女人。越是了解她,越是心动。

  他听说过一句话,爱情始于颜值,终于人品。

  苏月莲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

  这是他这几天,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

  他也很高兴,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是一个这样美好的女孩。

  飞机升起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大雾的天气,飞机上的视线并不好。

  苏月莲的是经济舱,而她给冷墨渊定了头等舱的机票。

  或许还是工作中的习惯,她订完票之后才发现,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退。

  冷墨渊自从拿到票发现两个人不在一起,脸就拉了下来。

  上了飞机,他硬是将头等舱换给了苏月莲。

  靠窗的位置,视野格外的好。

  随着飞机的上升,雾气一层层的下降,渐渐的,到了太阳的下方。

  五点多钟的太阳在高空中还是刺眼,甚至比在地面上中午的时候还要炙热。

  渐渐的,阳光不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晚霞已经铺满了天空,红的紫的。

  与落霞齐飞,美丽的景色让苏月莲心旷神怡,一扫几日的郁闷。

  向后看到机翼,二十米的样子,长长的,在寒冷的气流中颤动着。

  俯视,方觉人类渺小,却又觉得人类的伟大。

  是智慧创造了一切。

  飞机降落之时,城市已经万家灯火,从高空向下看去,长长的huang色灯光,将整个城市的轮廓清晰的勾勒出来。

  下飞机的时候,冷墨渊主动的结果行李,但仍旧未跟她说一句话。

  苏月莲觉得,自己本不该有什么感觉的,却在冷墨渊沉默的时候,内心竟然生出一丝的愧疚。

  看着他的背影,苏月莲跟了上去。

  出租车转进清月湾,熟悉的那栋楼渐渐显露出来,苏月莲竟然有种安心的感觉,像是……

  终于回家了一样。

  随即,她便摒弃了这种想法,毕竟是住了两年的地方,她有的,只是习惯。

  房门打开,疲惫感随即袭来。

  苏月莲并没有先回房间,而是在冷墨渊回房之后,去了后花园。

  那个小小的土堆仍在,无字的墓碑,仍旧在那。

  苏月莲张了张zui。

  “宝宝,妈妈回来了。”可是对不起,妈妈很快,又要离开了。

  这一次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对不起,妈妈这一次,又要跟你分开了。

  苏月莲的眼泪滴下,只有在这个时候,她的情绪才是最真的,只有面对这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才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是多么的痛苦。

  像是回应苏月莲的话语,一股小小的旋风刮了过来,拂过苏月莲的身子,又逐渐远去。

  “是你吗?”苏月莲zui唇蠕动,悲伤的表情盖过了一切的欢乐,仿佛将这个城市也染成灰色。

  她是,宁愿相信,世界上是有灵魂的,那么她就可以一直一直的跟她的孩子在一起,再也不用分开。

  冷墨渊洗完澡,站在窗前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

  之前的他,很少去后花园,更不知道她给去世的孩子做了一个小小的墓碑。

  直到某一天,他无意间听到苏月莲在跟那个土堆说话,才知道这件事情。

  冷墨渊是那个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件事情,在她的心里,是没有那么容易过去的。

  发丝上的水珠一颗一颗的滑下来,冷墨渊将毛巾仍向一边,点了烟。

  等了许久,都未见苏月莲上来。

  向窗外看去,却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打开门,楼下的餐厅传出一丝的亮光。

  冷墨渊轻轻的走下楼,看到苏月莲面前摆着一瓶白兰地,一杯已经喝了一半的酒。

  苏月莲就这样坐在那里,呆呆的盯着眼前的酒杯。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楼上的那个人,尤其是在这个家里,这个有着她的孩子的地方。

  或许酒精是可以麻痹自己的。

  她才是那个胆小鬼,她不敢面对内心真正的感情。

  她是恨,特别特别的恨。

  可是她一直压抑着。

  如果跟那个男人共处一室,她真的很害怕,她会控制不住自己一刀将他杀了!

  恨意就像是一个隐藏着的炸弹,一旦绷不住弦,就会产生可怕的后果。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辛辣的ye体灌下,肠胃像是在灼烧。

  到处都着了火,她的心也是。

  她小心翼翼的一直控制的感情,终于爆发。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声音逐渐变大,最后变成嘶吼。

  眼泪汹涌而下。

  她想自己是醉了。

  将自己的感情宣泄出来,终究是疲惫。

  趴在桌上,哽咽的声响。

  冷墨渊默默的看着,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她竟然还在恨他,她还在恨着他啊!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天以来,她对自己虽然不冷不热,但还是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

  甚至还会关心他的工作,提前定了机票。

  她恨自己,为什么还会为自己做这么多。

  自己从苏月莲出院以来,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慢慢缓和,已经,可以再次相爱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一辈子陪在她身边的打算。

  可是今天,就在他跟她的父母见了面,过了年,有了感情之后,却发现她恨他?

  冷墨渊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柔弱的背影,他看着心疼。

  她的痛苦让他心疼,也让他的心痛!

  因为她的痛苦,是他带给她的。

  至今为止,她都放不下,也忘不了。

  手掌搭上纤细的肩。

  “回房间吧,已经很晚了。”

  苏月莲的身体猛的一僵,他听到了?

  没有任何动作,两人之间就这样僵在了那里,气氛陡然尴尬。

  “我帮你放好了洗澡水。”

  低沉的嗓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苏月莲终于点了点头。

  起身,却不防被搂住腰肢。

  冷墨渊在这一刻,只想将这个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

  肢体接触的那一刹那,心头狂跳。他知道,他现在,真的是爱惨了这个女人。

  “莲儿,相信我,我会让你快乐幸福的,相信我。”他是第一次,给她一个承诺。

  可是这样的承诺对于此刻的苏月莲来说,却是有些多余了。

  苏月莲张了张zui,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于他们的关系,此刻再多说些什么,都是多余的。

  苏月莲苦笑。

  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是这样呢?

  总是一个想要远离,另一人苦苦追求?

  这是个死结,化不开。

  只有分开,相互不再出现在彼此的生命之中,才是最好的结局。

  多在一起一秒钟,都是折磨。

  冷墨渊没有听到苏月莲的回答,苦笑一下。

  松开环绕的臂膀,下一秒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如果承诺没有用,他愿意用一生的宠爱去换她一个回头。

  突然离地的恐惧,让苏月莲下意识的抓住冷墨渊。

  “我抱你去洗澡。”

  或许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女人,他会将她永远护在怀里。

  苏月莲震惊。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但是这段时间,他在自己身上表现出来的耐性和容忍,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照着以前的他,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如果这是两年前该多好,故事就不是这样了。

  可是,造化弄人。

  苏月莲最不信命,最讨厌造化这个词。

  可是到最后,她却用了造化弄人来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

  她在大学的时候,幻想过很多次他们相爱的生活,可是万万没有料到,她爱过他,他也爱过她,可是却错过了时间。

  他们之间的感情,隔着一个死去的孩子。

  就因为这个孩子,冷墨渊后悔了。

  可是,苏月莲,她也后悔了。

  她后悔的是,不该爱上这个男人。

  这样没有默契的两个人,完美的避开了情感的重合点。

  “放我下来吧。”苏月莲的声音平淡的没有丝毫的波折。

  像是冰冷,更像是叹息。

  冷墨渊只是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脚步已然向上踏去。

  “你……先出去。”看着冷墨渊没有丝毫想要离开的的意思,苏月莲忍不住出声提醒。

  “我帮你。”声音因压抑而沙哑。

  “不,不用了。”苏月莲快速的拒绝。

  “我自己可以。”

  “我帮你。”冷墨渊执着,向她迈出一步。

  只是一步,却踏在了苏月莲的心上,令她的心陡然一紧,瞬间感觉窒息。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她尽量想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

  她不想与他发生任何关系,哪怕仅仅是简单的肢体接触。

  只要他靠近,她就会敏锐的察觉出,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厌恶。

  可是她又在逃避,她逃避自己的感觉。

  在苏月莲的潜意识之中,她觉得自己就是害怕,她怕承认,自己喜欢六年,也爱了六年的感情,只是自己犯的一个错误。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