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三十一章

  苏月莲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无声息的笑了。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

  她是觉得讽刺?那么实在讽刺冷墨渊还是在讽刺她自己。

  什么是献殷勤?

  就是在她已经不需要的时候,围着她转。

  这种殷勤真的很令人讨厌。

  苏月莲觉得自己明明还很年轻,却有着一颗疲惫的心,这样不符合现实啊。

  可她所有的热情全都在一个人身上耗尽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苏月莲走到窗前。

  “是我。”

  “我知道。”

  “年过的怎么样?本来想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来着,但是又怕打扰你跟伯父伯母的幸福时光。呵呵。”

  “昨天睡得很晚吧?今天几点起的?”

  苏月莲的唇角真的弯起了一个弧度。

  是真的开心。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令她如此轻松的,也始终只有这样一个人。

  会如此关心她的喜怒哀乐,会把她的一些很小的生活琐事放在心上的,就只有一个人。

  “玉,新年快乐!”

  “傻丫头,新年快乐。”我等你回来。

  似乎是知道她不愿意多说什么,素玉也没有再多问,相互祝好,就挂了电话。

  苏月莲这时候突然想,如果在自己的爱人面前,都没有这种自在,那么这样的爱人,真的值得你爱吗?

  她原本一直都不相信,强扭的瓜不甜,她以为只要是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

  但是现在她明白,两个人之间的感觉,从来都不是单方面一个人就能决定的。

  或许冷墨渊以前,比自己讨厌他还讨厌自己吧。

  “小莲啊,你快过来看,这对耳环真是漂亮啊!给你戴刚刚好!”兴高采烈的颜少卿。

  “妈,我已经有很多了,您自己留着吧。”苏月莲微笑着走过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感觉越来越yin沉了,寒风肆虐发出呜呜哀鸣。

  过会出去的时候要再加件衣服了。

  苏月莲这样想。

  素玉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中突然有种悲戚,但是瞬间又让他压了回去。

  他是习惯了孤独的,不是吗?

  他生下来注定了就是一个孤独的人。

  手边的照片中的女人在微笑。

  一脸的温柔,jiao羞美好的模样。

  这原本应该是自己最熟悉的人啊,可是他却不记得了,不记得她是什么模样,只能靠着一张照片去想象。

  想象着如果她还能在自己的身边,那么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命运给了他很多的东西,金钱,权利,物质。

  他开豪车,住别墅,穿名牌。

  可是他却很少有快乐的时候。

  一直到他的生命之中有了另一个女孩得到闯入。

  他一边欢喜,一边惶恐。

  他想用自己所有的温柔和包容,留下这个女孩子。因为她笑起来的样子,温柔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人呢。

  素玉记得,他们的初次相遇。

  他们是一届的学生,军训结束的时候,开大会表演节目,他给一个女孩子伴奏洞箫。

  不凑巧的是,女孩临时出状况,素玉焦急,一把拽住装作肚子疼上厕所偷偷溜出班级队伍的苏月莲。

  苏月莲就这样被他拽上了台。

  等苏月莲反应过来的时候,台下已经响起观众的掌声。

  素**箫一起,他就看出了女孩的焦急,她不会唱这首歌!

  素玉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刚想变换节奏,引到另一曲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谁知苏月莲就开始唱了。

  苏月莲一张口,素玉就懵了。

  她的声音温软的不可思议,温暖之中又带着些许哀伤,跟洞箫的声音结合的完美。

  素玉注意到,苏月莲一开口,台下刷的一声就静了。

  他跟上她的旋律,任由她引领着自己。

  虽然歌词他从未听说过,但其中有一句,他记得尤为清晰。

  “倘我思之,必当全心,若我弃之,东南飞之。”

  那个时候,苏月莲的身上好像闪耀着说不清的光芒,就这样紧紧的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那个时候,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吹奏的,只记得在他慌乱的时候,她回头对他一下的样子。

  那一个微笑,像是,天上星星都亮了。

  之后他问她,这首歌是什么名字。

  她说是自己很久以前写过的一首歌,自己给它命名思弃。

  “思弃?”那个时候的素玉,觉得这个女孩,真的是一个才女,什么都会。

  以后慢慢的熟悉了,他经常约着她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出去玩,友谊就这样留存下来。

  那张温柔的笑脸,在素玉的目光中,竟然渐渐的跟照片中的笑脸完美融合。

  “妈,我是不是要勇敢一点呢?”心疼的要命。

  为什么,妈妈,为什么当时,死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选择留下我,却又让我孤单。

  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从未来到这个世上。

  做了这么久的人,他真的有些厌烦了。

  若是可以做一只小仓鼠也好,短短的生命,呆呆傻傻的样子,就算是痛苦,也只会为了下顿饭吃什么而烦恼。

  至少小动物,开心满足的时候很简单,只需要一顿好吃的就够了。

  而且它们的快乐,都非常的真。

  素玉看见快递上跳动的字粒,却久久的不想拆开。

  或许是他孤单太久了,并不需要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又或许,他原本就知道,这份所谓的关心之中,往往还带着一些别的意味。

  他已经让了这么多年了。

  现在为了他心爱的女子,他不能再让下去。

  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原本,就只属于他的东西。

  手掌狠狠地攥紧,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一般的。

  一个温柔的人,想要做成一件事的时候,是任何困难都阻止不了的。因为他们的骨子里,住着的永远都是坚强和倔强。

  冷寂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看着眼前面色不善的夫人,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你要是实在是担心,就给他打过去不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就是要看看这小子什么时候能记起他还有我这个妈!”范玉玲越说越气。

  从前听别人说儿子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她还不相信,觉得自己的儿子她最了解。

  可是看看眼前的情形,也由不得她不信。

  从昨天大年夜走了之后,整整一天,冷墨渊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大过年的,把自己家的老人就这么放在家里,他还真是心安理得!

  “好了好了,你跟自己的儿子置什么气?可能是太累了,暂时还没有休息过来。”冷寂觉得自己拿范玉玲真的很没办法,甚至有的时候感觉她跟自己的想法大相径庭,真是看不懂她的脑回路。

  “爸妈,今天吃什么好吃的呀!”冷可儿觉得饿了,从楼上一路蹦跶下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范玉玲对着冷可儿翻了个白眼。

  冷可儿无辜的眨眨眼睛,一脸委屈的看向冷寂。

  “你冲着可儿撒什么气!”冷寂虽然冲着范玉玲,但是他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可儿,坐到爸爸身边,晚上想吃什么,爸爸亲自下厨给你做!”冷寂是个标准的女儿奴,冷可儿从小就跟他很亲。

  不像是他的儿子,见了他就跟见了仇人一样。

  “爸,妈怎么了?”冷可儿踱着脚步走了过去,坐到冷寂的身边,看向又在生气的范玉玲。

  她都有些不能理解了,为什么她妈妈经常发火。

  “没什么,你大哥到现在还没打回电话,你妈担心你大哥出事。”冷寂摸了摸女儿的秀发,爱恋的样子。

  将心比心,自家的女儿跟儿媳妇,都要好好的对待,儿媳妇也是人家家里的宝贝女儿,他儿子能去老丈人家过年,这是对媳妇的疼爱。

  他希望以后给可儿也找一个疼她爱她的孩子,这样就足够了。

  “那还不简单,给大哥打回去啊!”冷可儿一把摸起来范玉玲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手快的就拨了出去。

  “哎哎哎——”范玉玲叫到,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手机里已经传出了拨通电话的嘟嘟声。

  范玉玲狠狠地剜了冷可儿一眼,这臭丫头!

  冷可儿看到范玉玲的目光,又是一阵委屈,为什么受伤的老是我啊!

  等老大回来看她不好好的敲诈他一笔!

  “没人接。”冷可儿不死心的放下手机。

  范玉玲一把将冷可儿手中的手机夺了过去,“就你手快!”

  说完转身就上了楼。

  这臭小子,竟然连她的电话都不接了!

  看来是他老丈人家的饭菜太好吃,都流连忘返,吃的昏了头了吧!

  范玉玲心中一阵恼恨。

  “爸……”

  冷可儿见妈妈真的生气了,不禁有些担忧。

  “没事,你妈就是还没有学会放手,孩子嘛,总是要自己飞翔的。等有一天可儿的力量足够了,也是要飞走的,要离开爸妈的身边。”冷寂笑着拍了拍冷可儿的脊背,轻轻的安慰着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