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二十九章

  章肃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以为梁音回家过年了,房里不会。人,新年夜自己呆呆的在她的门前站到半夜。

  梁音是喝了酒回来的,一个人的春节太过寂.寞,拿件房子也太过清冷。

  只要是一安静下来,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起那个人。可是她不愿意去想。

  梁音上楼看到章肃坐在自己家门前,头枕在手臂上,好像是睡着了。周围散落了一地的烟头。

  她记得之前章肃跟她说过,他是不抽烟的,身为医生的他,比普通人更注意养生。

  梁音的脚步顿住了,她没有勇气抬脚,走向前去跟他若无其事的打招呼,然后假装热情的邀请他到家里坐坐,来或者不来,两人都会假惺惺的互相祝福新年快乐。

  可是他们的新年快乐吗?

  不,世界上有很多快乐的人,可是那些都是别人的,留给他们的只有悲哀。

  梁音她并不是没有感觉,章肃看自己的眼神里,轻易的泄露了他的YuWang,今日章肃有来找她,这让梁音更加确定了。

  可是无论是谁,都没有勇气去捅破那层纸。

  梁音看了一眼睡熟的男人,叹了一口气,将高跟鞋脱下来拎在手里,无声息的下楼。

  冰凉的刺痛感,让梁音微醺的大脑迅速清醒。

  出了门,梁音穿上鞋子,手脚冰凉,发丝在风中轻扬,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睡意。

  身体的寒冷终究抵不过心中的疼痛,她宁愿用身体的折磨来让自己逃脱眼前的困境。

  明明已成定局的事情,她不应该再纠结什么。

  就像章肃说的那样,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冷墨渊有妻子,可是她却还是陷了进去,就像是干渴的鱼遇到天上的雨,虽然甘露难得,却总是盼望着天长地久。

  可是天上的雨终究是要消失的,而她需要的,是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池塘,可以任她自由,供给她以生命。

  现在的她,终于有了勇气,正视这段感情,也终于明白,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可是明白又能怎么样呢?伤已经受了,痛已经尝了,伤痛过后的梁音,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梁音了。

  没有了当初的纯真,再也不会有对爱情的任何奢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最终,梁音找了一家宾馆睡下。

  电视机的春晚,伴随着梁音一起跨年。

  苏月莲睁开眼睛,发现地上的chuang铺不见了,她以为昨晚他来是一个梦境。看到身边摆放着他昨晚穿过的睡衣,才确认事实。

  苏月莲将衣服穿好,洗漱完出了房间。

  “爸妈,早上好。”苏月莲看到父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了个招呼。

  “小莲,起来啦,快去吃早餐!”颜少卿笑的鱼尾纹都出来了。

  苏月莲点了点头,看着老妈笑的这么开心,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抬脚往餐厅走去。

  “早。”苏月莲看到冷墨渊坐在餐桌前看报纸,打了声招呼。

  “起来啦,我去拿早餐,你先坐。”冷墨渊放下报纸就进了厨房。

  苏月莲拒绝的话来没有来的及说出口,冷墨渊手中已经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出来。

  “特地给你准备的,快尝尝。”冷墨渊将吃的放在苏月莲面前,心中有些期待。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给她做东西吃。

  苏月莲看着眼前盘子里堆的满满的食物,“早餐是你做的?”

  怪不得老妈笑的一脸的开心。

  “是啊,爸妈昨晚睡得晚,我没吵他们,让他们多休息一会,怕你醒了觉得饿,就索性做了早餐。”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刻意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给苏月做饭吃,让她在新年伊始,就能吃到自己做的东西。

  苏月莲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吃起来。

  他们结婚两年,自己竟然还不知道他会做饭。

  从前的她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了,可是如今看来,她不了解,一点都不了解。关于他的事情,恐怕她这个做妻子的,比不上他的任何一位红颜知己吧。

  但是现在都已经无所谓了吧。

  是吧,已经无所谓了。

  “好吃吗?”冷墨渊一脸的期待。

  苏月莲点点头。

  “好吃。”

  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是从一个跟她结婚两年的人的手中做出来的。而如今他问自己好不好吃。

  这一刻,让苏月莲觉得很讽刺。

  罢了,她也不想再去争辩什么,委屈受的多了,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苏月莲是这样,她就是傻吧。就当她傻吧。

  所有的人都以为,浪子回头金不换。

  所有的人都以为,只要一个人肯变好,那么就应该选择原谅,选择接受。

  更有甚者,觉得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纠结了。

  如果自己此刻真的选择向前走一步,就会拥有所有人都羡慕的人生。

  可是,以前的事情是说忘就能忘的吗?

  受的伤害是一个道歉和事后的弥补,就可以烟消云散,就可以当它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吗?

  怎么可能呢?

  一个已经破碎的千疮百孔的心脏,用什么修补?

  忏悔还是弥补?

  是承诺还是行动?

  不,这些都弥补不了。

  心灵的创伤,那是要记得一辈子的。就算是日后真的痊愈了,也会留下可怖的疤痕,时刻的提醒着你。

  就是因为这样,你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再拥有真正的幸福。

  而或许,苏月莲认为,现在对于她来说,最好的幸福就是,能够躲开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找一个没有人知道自己,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

  但是她已经不会再相信爱情了。

  她或许会有下一次的婚姻,但是她知道,那将不会再是因为爱情。

  “小莲,吃完东西陪我去买点日用品回来吧。”冷墨渊看着默默的吃着东西,连神色都看不出悲喜的苏月莲,主动的找话题。

  买日用品?

  他不回去吗?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苏月莲终究是忍不住,她想要知道自己的刑期。

  “怎么,想赶我走啊!我才不走呢,等几天我陪老婆一起回家。”冷墨渊的zui角挑起,笑的一脸的宠溺。

  是的,他是以为,自己这样的陪伴,真心相待,是终会感动她的。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家里那边……毕竟做生意,有很多关系需要走动。”苏月莲的大脑飞快的旋转,她想找出一个理由来。

  替冷墨渊找出一个理由,可以马上回去,远离她的视线。

  是的,就在此刻,她终于下定了决心,等她回去,一定立刻跟他提离婚的事情。

  离开,是她连一分钟都不愿意等的事情。

  “相比与那些事情,我情愿在家里安心的陪着你。”冷墨渊眼眸深邃。

  苏月莲抬起头,刚好对上他的视线。

  苏月莲苦笑,你看,他也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会哄女孩子开心的人。

  “好”

  苏月莲只得答应下来,躲不过,索性她就不躲了。

  就当是给自己几天的时间,认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吧。

  不然什么都不知道的就离开了,与自己而言,算是少了很多放弃他的理由吧。

  苏月莲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集中到事物上,不让自己想太多。

  她就是这样,做任何决定都只需要一瞬间的事情,但是任何的决定,都有着惊人的前奏。

  章肃是被冻醒的。

  他梦到自己来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到处都是冰,隆起的冰山,呼啸的寒风,脚下都是冰层,不见了土地。

  周围没有一个人,他想要加快脚步回家,可是在梦里,他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家。

  好冷啊……

  梦中的他意识慢慢变得稀薄,直到某一刻,他受不了梦中的情形,潜意识放出信号,强迫自己醒来。

  章肃才发现,原来是个梦。

  不过他真的好冷啊。

  抚着墙站起来,ChiJiu的蜷曲让他的shuang腿发麻,等了好一会,su^麻的感觉才慢慢消失。

  章肃看着眼前紧闭的防盗门,轻叹,转身下楼。

  梦是假的,冷是真的。

  梦境总是预言着某种现实。

  还是夜里,只是天色已经并不是特别的灰暗,离天亮还早,但是已经有了隐隐约约发白的迹象。

  章肃的背影消失了,像是暗夜里的小兽,受了伤,独自舔舐伤口,独自强撑。是孤独的,却不应该被辜负。

  梁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章肃已经走了,留下了一地的烟头。

  梁音沉默,片刻,她打开房门,拿出清洁工具。

  可是她没有动,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些烟,一颗一颗,细细数来,整整二十只。

  他这是,买了一整盒的烟,到她这里,消愁来了。

  梁音的手是颤抖的,她应该是赶紧将这些垃圾清理了的。

  可是她发现自己动不了。

  微微抬手,却发现指尖的颤抖。

  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汹涌。

  她摸了摸自己整容后的脸,终究是,默默的将垃圾清扫。

  然后关上房门,同时也锁住了自己的心。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