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二十四章(求收藏)

  

  章肃转身走出办公室,莫明的,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空了一部分,但是他的内心是压抑着的。

  可是有些爱,越是压抑,越是深沉。

  或许一直到现在,章肃才敢确定,自己对于梁音,是真的有感情的。

  不过幸好,他的感情并没有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

  看着熟悉的房门,章肃还是踟蹰了。

  刚想敲门,没想到门却开了。

  “你怎么在这?”梁音突然碰上章肃,还是吓了一跳,但随即脸色恢复冰冷。

  “我……我来找你有点事情。”章肃看着梁音,突然就有些口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梁音侧过身子,却见他半天都没有动。

  “你是想在门口说还是进来说?”

  章肃一愣,进了房间。

  梁音默默的关上门,放下包回到客厅。

  “有什么事。”明明是询问,说出来的话却平淡的要命,连点起伏都没有。

  “我来看看你。”章肃将手中拎的东西放下,坐到沙发上。

  梁音并没有回答,她之前让他告诉冷墨渊的话,大概是已经对冷墨渊说了吧。

  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囚犯,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不论是生是死,她都再也做不回原来的那个梁音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得不到的,可是梁音觉得,任何的事情都是靠自己争取的,她从小便是长在一个有弟弟妹妹的家里,从父母那里分到的爱少的可怜。

  当然,她的家庭并不富裕,是她,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从小山村里走了出来,开始了新得人生。

  梁音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突然记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情。

  那个时候她还在上小学,但是对于女孩的教育,是十分不重视的。

  小学毕业之后,她爸妈就让她辍学帮家里干农活。有一天傍晚,她问妈妈,山的那头是什么?

  妈妈告诉她,山的那头还是山。

  她又问,那出了山呢?

  出了山,那是城市。

  “什么是城市?”

  “城市就是有很多大楼,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哪里的人啊,可以每天都吃到非常多的好吃的,还不用挨饿,不用干农活。”

  自从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了,城市是另一个世界。

  那时她就发誓,一定要走出去,去看看另外一个城市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她拼命的求爸妈让她去上学,后来如愿的考入了县城里的高中,慢慢的才有了今天的生活。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亲手为自己夺来的。

  在一路前行的路上,她从来都没有感到过绝望,只有在这一刻,一种绝望的感觉深深的将梁音湮灭。

  “梁音?”章肃说了句话没听到梁音的回答,抬头却看到梁音在发怔。

  “对不起,你说什么?”梁音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现实。

  这是她的人生中,经历的最痛心的一件事情。

  “我说,你刚刚准备出去吗?”章肃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发怔,还以为她有什么事。

  “出什么事情了吗?”

  “是,我刚才想出去。没什么事情,我想出去找找工作。”爱情结束了,她总得有一份自己的收入,才能继续在这是世上生活。

  不能什么都是失去了。

  “找工作?我大哥不是说让你伤好了之后还是去冷氏上班吗?”章肃皱了皱眉头,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稳定了,但是当时有些内伤,还是需要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

  “你觉得我们俩这种关系,还在同一个公司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觉得折磨吗?”梁音看向章肃,他怎么会这么的幼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是不是缺钱?”章肃当然理解她,但是在他的眼里,还是钱比较重要的吧,而且继续做这份工作的话,前面几年做的铺垫和资源都可以得到利用。

  如果是重新找一份工作,所有的事情都要从头来过。

  “我总得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梁音并不想多说什么,对于冷墨渊的这位兄弟,她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心存感激,可是后来他那么的认不清事实,让她觉得,根本就没有成为朋友的必要。

  “梁音。”章肃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知道支票不应该拿出来的,但是没有办法,一方面是因为冷墨渊的交代,另一方面,由于私心而言,他真的希望梁音可以收下这张支票。

  “我这有张空白的支票,你拿着。”章肃将支票递给梁音。

  “什么意思?”梁音的怒气突然就无遏制,她已经拒绝过一次了,冷墨渊就真的这么的残忍吗?就这样随便的将她的心放在地上践踏?

  “梁音,你听我说,照你目前的状况来看,虽然你的身体暂时已经康复了,但是毕竟曾经受过伤,很难确定以后会不会复发,或者有什么并发症,你有一笔钱在身上,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也是一笔保障。”

  “当然,梁音,如果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不好,而且这么多年你自己赚的钱都补贴家用很辛苦,你就听我这一次,有钱总是为以后的生活有一个保障。”

  章肃还是一直在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多。

  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明明知道这样对梁音的侮辱有多大,还一直在自己劝说自己,让自己以为现在这样的做法是为了梁音好。

  可是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只能将深深的愧疚压在心底。

  梁音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男人,突然觉得大脑一阵缺氧。

  为什么?

  是,她的家庭是不好,她是需要钱!她甚至是比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需要眼前的这笔钱。

  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理解她,为什么就没有能够看到她心里要的,到底是什么。

  忽如其来的一阵悲哀让梁音咽下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她不想再争论什么了。

  够了,真的够了。她累了。

  “好,我收下,你走吧。”梁音将支票结果,紧紧的攥在手里。

  奇怪,就是这样轻轻薄薄的一张纸,怎么就值得这么多的人折腰?

  怎么就让这么多的人,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纯洁的感情?

  她想不明白。

  梁音的痛快倒是让章肃愣了一下。

  他以为还会费点口舌的。

  可是没有想到梁音收的这么的痛快。他记起第一次将支票递给她的时候,她是如何的严词拒绝。

  可是这一次,她却接受的这么容易。

  难道真的像大哥说的那样,梁音真的是那种人?

  上次不要,是因为觉得大哥给的钱少了吗?

  章肃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海中涌出很多的想法,一方面为梁音辩解着,另一方面又觉得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相信。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章肃起身,看了看梁音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不出任何的悲喜。

  “不送。”梁音撇过头,没有看他的背影。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彻底的离开他了吧,她就可以,再也不用跟他有任何的瓜葛。

  梁音,你这么做,对自己这么的绝情,是当真不想给自己留任何的后路了吗?

  梁音听到房门的开关声,直到脚步声渐渐远去。

  梁音坐了很久很久,手中一直紧握着那张薄薄的支票。

  慢慢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

  却毫无声息。

  窗外的寒风越发的冷了,发出呼呼的啸声。

  百草枯萎,百花凋零。

  世间残败的就如同此刻梁音的心。

  再也没有任何的生机,有的,只是单纯的心跳,没有了灵魂,没有感情。

  医院。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静静的躺在病chuang上,浑身cha满了各种管子。

  青青的胡茬带着一丝的生命力,似乎刚刚刮过的样子。由此可见,还是生活的不错,虽然睡着,仍旧有人伺^候。

  他整个人静极了,只有微微抬起又凹下去的xiong腔,才能让人感知到他是活着的。

  章肃看到他的时候,就是个样子。好多年了。

  还多年没有见过这个人。

  章肃以为,自己的心中还是复杂的,还是有怨气的。

  可是当他看到病chuang上的人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已经不恨了。

  因为在他的脑海中,回忆的都是小时候的那些调皮捣蛋的事情,都是自己犯了错,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二哥的身上,看着二哥被家里大人打的屁.股开花那时的愧疚之情。

  哪里有半分的恨意?

  有的,只是怨气。

  是啊,他真的怨上天的安排,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躺在这里的这个人,偏偏是将他护在羽翼之下的二哥。

  章肃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渐渐的靠近那个安静的身子。

  在他的记忆里,二哥一直都是非常强大的,很少会有这么安静的时候。

  他shen.出手,想要拉一拉那双小的时候拉了无数次的手。

  可是却没有了勇气。

  他害怕,害怕没有回应。

  他害怕这样安静的二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