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二十三章

  

  她来的时候,形只影单,却心存梦想,眼神清亮。

  如今离开,仍是独自一人,却已心灰意冷,满眼神伤。

  回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就像做梦一般,此番梦醒,人生已过半。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qun,春节将至,总是人满为患,周围的人时不时的会发出一阵笑声,坐在她旁边的一队小情侣,女孩子打王者荣耀,手残操作,一阵懊恼。男孩结果手机,力挽狂澜。

  “Victory!”

  女孩子一阵兴奋,崇拜的看着男生。男孩子zui角一瞥,一幅不屑的样子,飞扬的唇角却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

  再旁边是一对中年夫妻,妇人是美人,丈夫一眼看上去就是精明能干的样子,女人斜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轻声的说着些什么,时不时传出几声压低了的笑声,去让人受到从心底发出的欢快。

  苏月莲就这样坐在候机厅,在人qun中旁观,也在人qun中孤独。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苏月莲竟然觉得恐惧,若是飞机失事,那她真的就是孤独的离开了。

  转念又一想,人生天地之间,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有代者。是啊,人生本就是孤独的。

  这样的孤独已经成为了生命的常态,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苏月莲渐渐的看不到地面了,从窗口望出去,看到的只有层层叠叠的云层,拥挤着,ChanRao着,纠结成各种各样的形态。

  每一片云都是一个梦。

  苏月莲下了飞机,便打了出租车往家走,机场距离她家距离遥远,开车要一个小时,本来苏月莲是觉得很累了的,可是一路风景,看过来时间已过大半。

  离家越来越近,苏月莲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水汽,紧张,思念,愧疚。

  种种情绪交杂。

  两年了,她从没有回来过一次。

  凭着记忆中的模样,苏月莲轻而易举的找到目的地。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楼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经过了翻新,不再像她上大学那会,墙壁已经开裂。

  一节一节的上楼,沉重的行李箱碰撞到阶梯上,发出砰砰的声音,沉重而和谐。

  苏月莲看着家门,银色的防盗门掉了漆,漏出黑色的面目。在门把手的下方,有一道深深的划痕,那是她小的时候留下的印记。

  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手掌已经接触房门。

  “谁啊?”熟悉的声音由房内传来,苏月莲眼泪差点掉下来。

  “妈,是我。”控制住哽咽,苏月莲换成正常的声音。

  房门吧嗒一声打开。

  “小莲?”真的是她的女儿吗?颜少卿有些不敢相信。

  “妈,是我。”苏月莲shen手抱住妈妈,脸埋在妈妈的怀里,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的女儿,女儿回来了!”颜少卿shen手搂住怀里的女儿,喜极而泣。时隔了两年的重逢,积攒了许久的思念在这一刻爆发。

  他们的亲情,永远是斩不断的情结,相互拉扯,相互想念。

  “小莲?”苏铭德在厨房听到声音,赶紧走出来。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昨日里他还在想,恐怕今年这个年,又只是他们老两口过了。女儿嫁的远,不能经常回家。可是作为父母的只有对儿女的挂怀,哪里会有丝毫的责怪。

  “爸……我回来了。”苏月莲听到爸爸的声音,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

  两年不见,父母都苍老了很多,特别是妈妈,身体已经开始萎缩,从前两人差不多的身高,如今自己已经高出了妈妈一截。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爸爸去加几个好菜,给我们宝贝女儿做好吃的!”苏铭德将苏月莲放在门口的行李拎了进来,满满的都是欢喜。

  “谢谢老爸!”苏月莲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温暖。

  这才是家的感觉吧。

  自己成家两年,但是那个地方,却只是一个房子,用来容纳RouTi,却盛不下灵魂,所以那里不能称之为家。

  苏月莲看着爸爸妈妈因为自己的归来忙碌的样子,心中暖暖的,一股温泉划过心底,整个人都觉得温暖。

  “她走了?”冷墨渊将烟头狠狠的按到烟灰缸里,白色的雾气切断了来源,很快消失不见,却在空气中留下了自己味道。

  章肃看着冷墨渊臭着的一张脸,点了点头,这个人,自己拉不下脸来去送她,让自己偷偷摸摸的跟着保护苏月莲的安全。

  “大哥,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一下。”章肃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要为梁音再试一次,虽然他明明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

  “什么事?”冷墨渊皱眉,章肃向来直爽,从不会在他面前这么小心翼翼。

  “大哥,我知道你现在很喜欢嫂子。”章肃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冷墨渊一直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他不像是自己,容易感情用事。

  冷墨渊突然对他的话有了些兴趣。

  “继续。”

  “大哥,梁音说……”

  “她说,她不想让我再照顾她了,还有,你给她的支票,她给退了回来。”

  冷墨渊思忖半晌。

  “那你就回来吧,她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至于支票,给她一张空白的,让她自己去填。”

  对于梁音,他的心中是充满了愧疚的,只是他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所以跟她划清界限,才是真正的保护她。

  章肃听到冷墨渊的话,觉得很生气。

  支票对于梁音来说,就是对她的付出和感情的最大侮辱。

  “大哥,你这么做,是不是对梁音不公平?”

  “哦?为什么不公平?”在冷墨渊的心中,自己能给到梁音的,就只有物质上的帮助。而且他也相信,钱,就是对梁音最好的补偿。

  “大哥,梁小姐,她跟你在一起并不是为了钱。”她是真的喜欢你啊,喜欢到心甘情愿的为你去死,喜欢到哪怕你的话伤她至深,她也愿意按照你的意思去做。

  “那你觉得,还有更好的方法吗?”冷墨渊的脸色突然就冷了下来。

  他对于梁音,从头至尾,有的只是利用。或许是有过一些心动的,但是,那早就已经过去了。那个时候最打动他的,就是梁音眼中的单纯。

  可是后来的梁音就变了,她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复杂。

  人性也是复杂的,但是在冷墨渊的心里,无非是为了YuWang,而YuWang的源头,不过是钱罢了。

  “我……”章肃突然语噎。

  太多的话想要说,太多的着急想要表达出来,他想要告诉冷墨渊,梁音不是他眼中那样的女子。

  可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大哥,我想最后确定一次,梁音她……在你这,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你今天的问题有点多。”冷墨渊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目光看进章肃的心中。

  “大哥,我只是,觉得梁音有些可怜。”

  “可怜人太多了,幸好梁音受的伤害是因为我,因为我有钱可以帮她,可以给她一大笔安家费。如果换成别人,你觉得梁音的下场会是什么?”

  章肃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无论他是受到过怎么样的伤害,可是他却总是会被一些表面的现象欺骗。

  梁音是什么样的人,他比章肃清楚。

  “你给我离她远一点,既然她不需你照顾了,那你就别去了。梁音被绑那次,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你再给我去查。”

  “你是说,那次不是他?”章肃皱眉,这件事情不是已经有定论了吗?

  “是他,不过,我怀疑,这一次他可能是被人当枪使了。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冷墨渊将所有的证据都理过很多遍,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那人背后的目的,一定不简单。

  “好,我会尽力。”章肃心中虽然有些疑虑,但还是答应下来。

  “不是尽力,是必须要找出真相!”冷墨渊重新燃起一颗烟。

  “知道了,大哥。”

  冷墨渊点了点头。

  “快过年了,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Lao二。”

  “好。”章肃点头。

  关于这件事情,他不想多说,当初二哥跟自己的那些恩怨,他也不想再提。

  “人都已经这样了,你该放下的,也就放下。”冷墨渊看着章肃不自然的脸庞,开口劝到。他们都是兄弟,本该是至亲之人,却因为一个女人闹到如此的下场。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梁音毕竟跟过我,你懂吗?”

  章肃默然。

  他当然知道冷墨渊的意思,梁音曾是他的ZhenBian人,而他们,又是兄弟。

  虽说冷墨渊跟梁音已经分手了,但如果自己跟梁音发生什么关系。

  一句兄弟的女人,就是永远都不可能跨越的鸿沟。就算是他豁的出去,他也必须要为冷家的声誉着想。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冷家父母,他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个恩,他得记着。

  在这个世界上他跟谁在一起都行,就是梁音不可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