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二十一章

  听到苏月莲的问题,王嫂竟然红了脸。

  “什么爱不爱的,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可不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我们那个时候,结婚就是父母的一句话。”

  苏月莲看着王嫂脸上的红晕,不禁也笑了。

  时隔多年时候,那个提起来还能让王嫂脸红的人,他们是相爱的吧。他们这样单纯的爱情,令苏月莲羡慕。

  为了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做出这样的决定,她也是幸福的人。

  “真好,王嫂,你很幸运,有自己爱的人。你一定很幸福。”苏月莲拉起王嫂的手,有些粗糙的手掌,有些变形的骨节,都在宣告着王嫂的操劳一生。

  苏月莲看着这样的手掌,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她心中一酸,垂下眼睑掩住泪意。

  “王嫂,等后天你走的时候,我要亲自下厨为你做顿饭,给你践行。”苏月莲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不不不,这怎么能行!”王嫂连连摆手拒绝。

  “王嫂,我吃了这么多次你给我做的饭,我还从来都没有做饭给你吃过,你就当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感谢一下你。”她是一个念旧的人,王嫂的离开,让她觉得,她离开的日子,也不远了。

  苏月莲看着王嫂的面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纯粹的女子。王嫂对于感情的一腔热血,是她现在已经不会再有的东西。

  她也有过,那个时候她是捧着自己的一颗心,想去换他的真心的。可是终究是可伶了自己的那一腔热血。

  现在的她,再也不会爱一个人爱的那么深,爱的那么的撕心裂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爱一个人。

  冷墨渊在玄关处静静的听着她们聊天,听着苏月莲因为王嫂的故事偶尔说出的几句话。他突然意识到,苏月莲真的是太寂.寞了。

  这两年来,她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孤单的让人心疼,或许,她缺少的,就是他的陪伴吧。

  梁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宿醉让她觉得浑身不舒服,嗓子干渴的厉害。

  撑起身子下了chuang,想要去客厅倒水喝。

  “你醒了?”低沉的男音想起,吓得梁音手一抖,差点将杯子甩了出去。

  “嗯。”梁音听出来是章肃的声音,没有再说些什么。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喝了下去。微热的水渐渐的温暖的她的肠胃,也让她的心情有些舒缓。

  “昨晚你喝醉,我送你回来的。”章肃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夜,怕她半夜醒来出什么事情。

  “谢谢你。”梁音回过头看了章肃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回了卧室。

  章肃看着梁音似乎心情并不好,跟了进去。隔着一层白色的水晶吊帘,他看到梁音坐在chuang上。

  章肃拨开帘子走了过去,坐到chuang边的一个蓝色方形沙发凳子上。

  “梁音,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真的很大,可是人终究是要向前看的。”章肃是想要劝劝她,让她不要这么的折磨自己。

  “你也是亲眼看到了事实,所以对于冷墨渊你就不要再执着下去了,他已经结婚了,是有家的人。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冷墨渊继续让你跟在他的身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没名没分的,充其量你就是一个第三者!”章肃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话说的重了些。

  可是重症还需下猛药,他不这样说,她什么时候才会清醒,才会敢于面对现实?

  “第三者?”梁音抬头看向章肃。

  “你以为是我愿意当第三者吗?我也想要一份干干净净纯洁的爱情!可是是冷墨渊主动来招惹我的!是他把我变成了第三者!”

  “是,我承认,或许我没有像那个苏月莲那么冰清玉洁,但是作为一个女人,我是爱上了他,我就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这有什么错?”

  “他们的爱情是爱情,我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吗?就是因为一张纸,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我的爱就成了第三者cha足?凭什么!”

  “梁音,你知道的,冷墨渊已经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要为了过去的事情执着!”章肃恨铁不成钢,但是对于眼前的女子,却多了几分的敬佩。

  是啊,同样是感情,谁又比谁更高贵呢?

  “是,章肃,你是冷墨渊的兄弟,自然凡事都站在他的立场。他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当初他想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来,如今不喜欢我了,分手的时候却让你来照顾我,你这个兄弟当的真是尽职尽责!”

  “章肃,但凡咱们俩如果有感情,你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会这么的去看待这件事情!”

  梁音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被气疯了,可是理智还是紧紧的控制着自己,只有紧握成拳的双手泄露出她的气愤。

  凭什么会这样?她不懂,为什么在冷墨渊想要她的时候她就是一件宝贝,他不喜欢自己了,自己就成了不尴不尬的第三者,让这样的一个局外人这么的羞辱自己。

  “我的立场很公正!”章肃也有些生气,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这么的执迷不悟!她为了冷墨渊已经做了这么多,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公正?是,你的立场很公正!”

  “你的立场公正,你公正你就这么武断的将我定位为一个第三者?我怎么做的第三者?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冷墨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谁的错!”

  “是,这件事情冷墨渊有错,他错在自己结了婚还去招惹你!可是你是第一天知道冷墨渊有老婆吗?你知道冷墨渊已经结婚了,还跟他在一起,这完全就是你的问题!今天话说到这,我就不怕揭你的伤疤,而且今天这个伤疤我揭定了!”章肃心中郁闷的要命,听到梁音还在为了冷墨渊犯傻,他的心就酸酸的疼的要命!

  “是,我是自轻自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心甘情愿的愿意给别人当小三!你满意了吗?”梁音再也忍受不住,章肃他就不能为她想一想吗?

  他的兄弟想要让他来照顾自己,他就来照顾自己,难道他就没有一丁点自己的认知吗?

  章肃听到梁音这么说话,突然意识到自己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可是在气头上他也没有想太多。

  “梁音,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要帮她,从那份畸形的爱恋中解脱出来,他想要帮她的。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说我跟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他的钱和地位吗?我告诉你,如果我是因为物质,如果我是不爱他,那我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他去死吗?”梁音努力的克制住眼中的泪水,紧紧的咬住颤抖的zui唇。

  “梁音,我知道你们的一切,我作为冷墨渊的朋友,作为他的兄弟,我替他给你道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冷墨渊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的执迷不悟!”看到梁音故作坚强的样子,章肃竟然有些心疼。

  “我执迷不悟?”梁音讽刺的苦笑。

  “章肃,你说话要讲良心好不好?从我受伤开始,他就从来没有看过我,我醒了,你又告诉我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妻子,好,爱上就爱上了,我只是去亲眼证实一下,这也有错吗?我梁音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你觉得我是执迷不悟!”

  “够了!”章肃再也听不下去。

  “是,你是,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你载折磨你自己!你身体刚好,就这样折磨自己,不是执迷不悟是什么!”

  “我折磨我自己有什么关系?冷墨渊让你来不就是看着我不要让我对苏月莲做任何不利的事情吗?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傻!”

  “像我这种残花败柳,不是趁早消失才好吗?我折磨自己,冷墨渊不在乎,我自己也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章肃猛然站起来身。

  有力的声音震得梁音耳廓发麻,呆在了那里。

  章肃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补救。

  “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算得上是朋友了吧,你这样折磨自己的身体,你不心疼,作为你的朋友我心疼,还有你的父母,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你这么做,他们会不会心疼!”

  “梁音,你是一个成年人!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哭过闹过也该收手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要继续生活!”失恋是痛苦,可是每个人都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痛苦。

  如果总是沉浸在这样的痛苦之中,她的人生就毁了!

  “别说了,你走吧。”

  梁音看着在自己面前着急解释的章肃,是啊,像她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让一个男人去在乎自己。

  梁音的zui角划出一丝苦笑。

  “章肃,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