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十九章

  苏月莲听到他的温柔,心中骇然大惊,忍不住撇过脸庞,低下头不再看他。

  这真的还是原来的那个冷墨渊吗?那个自己曾经那么珍惜,放在心尖的人。那个曾经这么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像她一样低到尘埃中的这一天。

  说不上是感动,但是确实是温暖的。

  可是终究,孩子逝去的伤痛,未曾有一天在她的心中离去。

  冷墨渊回来的时候,告诉她说明天就可以出院,这对于苏月莲来说,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你好?请问是苏小姐的病房吗?”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传了进来。

  “你好,请问你是?”王嫂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位长相清秀的小女孩站在病房外。

  苏月莲回头一看,自己好像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是谁?”苏月莲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些敌意。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是似曾相识,但又确确实实的没有见过。

  冷墨渊也皱起了眉头,以保护的姿态站到苏月莲的身前。

  “大哥,大嫂。”章肃从女孩的身后走了进来。

  “章肃?”苏月莲前段时间已经见到过章肃好几次了,而且自己生病住院还大多都是章肃在费心照料,不然她的伤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快请坐。”苏月莲将出声,原来是章肃的朋友,可能是她太多心了吧。

  “坐。”冷墨渊点点头,心下对于女孩的身份大概已经知道了。

  “谢谢大哥。”章肃笑了笑,拉着梁音的手就坐到沙发上。

  “伤口都恢复了,看来手术做的很成功。”冷墨渊刚想点起一颗烟,突然想到苏月莲在生病,于是又将烟放回口袋。

  苏月莲以为他是在跟章肃说自己的伤势。

  “是啊,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章肃点了点头,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需要用到什么找章肃,让他给你买。”冷墨渊并没有看向梁音。

  因为苏月莲在,他终究是不想透漏梁音的身份,毕竟之前有些不愉快,他真的是怕刺激到苏月莲。

  梁音点了点头,从一进门之后,梁音就后悔来这了。

  看着冷墨渊对苏月莲的保护,哪里还有从前半分讨厌的样子。

  可她还是不甘心的。

  只是听到章肃告诉她不要执着,可她不相信,非要亲眼见证。

  可是当她来到这的时候,她当真是后悔的。

  有时候,知道真相比还有一丝幻想更为残忍,她的心在这一刻,满地崩碎。

  心碎无声。

  她失去了太多太多了,她的这一生,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吧。

  “章肃你好好的照顾她,等身体彻底康复之后再回来工作。”冷墨渊看着梁音陌生的面容,一瞬间便有些恍惚。

  从那次之后,冷墨渊就再也没有去看过梁音了。

  这还是第一次见,以一个全新的面目。而从前的那些事情,他只是当做随着从前那个梁音的消失,也就便消失了。

  她的后半生他会负起责任,他应该还给梁音的,一点都不会少。

  梁音自然是听出了冷墨渊话中的意思。

  他对于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感情,有的只是利用罢了。他带着自己在苏月莲面前转来转去,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她留在他身边的作用,只不过是一个道具而已。

  而就算是一个道具,她仍然是没有尊严的,想要贪恋那一丝的温暖,尽管,那为数不多的温暖,也只是为了演给某个人看。

  冷墨渊听到梁音的回答,点头嗯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苏月莲也是从他们的对话听出来,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受过伤。她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说的是自己,不过后来才发现不是。

  但是他们之间的话题自己也cha不上话。

  苏月莲躺在病chuang上陪着几人尴尬。

  “大嫂这几天身体怎样了?”章肃突然转移了话题。

  “好多了,谢谢你啊。”苏月莲弯起唇角,看向章肃。

  章肃看着苏月莲的脸色似乎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苍白。

  “大哥,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章肃皱眉头的样子似乎是跟冷墨渊学的,皱起眉头的样子似乎跟冷有些相似。

  冷墨渊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梁音。

  “王嫂,好好照顾夫人。”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戳进梁音的xiong口。

  她知道这话是在对自己说的,他在告诉她,不要伤害苏月莲。

  她哪里有这么傻?

  梁音苦笑,她今天来这一趟,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心还是疼的。

  “大哥,大嫂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你是指……”冷墨渊有些担心。可是最近苏月莲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常。

  “我指的是心情。大嫂最近心情怎么样?”章肃有些担心,刚才苏月莲冲着自己笑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令他想起来前不久自杀的一个女孩的微笑。

  “她……心情一直不好。”是啊,怎么可能好的起来,有一部分是他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孩子。

  这样的悲剧换是他,都不一定承受的住,更何况是苏月莲。

  而冷墨渊只是将苏月莲的沉默当成了正常。

  “大嫂可能是患了抑郁症。之前自杀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了。”苏月莲的自杀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情绪性冲动。

  如果不了解她的生活的人,就将她的自杀完全归咎于情绪性自杀。

  可是由于之前生活长期处于压抑之中,苏月莲自杀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天长日久的积累。而孩子的这件事情刚好成了导火索,从而使苏月莲一时接受不了选择自杀。

  而苏月莲醒来之表现的又太过淡定了,淡定的异乎寻常,仿佛是忘了从前的事情一样,这样正常的跟冷墨渊在一起。

  明显的,她似乎对什么都不在乎了。

  “抑郁症?”冷墨渊皱了皱眉头,怎么可能呢?

  他根本不会相信苏月莲会得抑郁症,因为从前的她是那么的阳光,积极。怎么会得抑郁症,而且,苏月莲的样子看起来很好啊,虽然总是会自己发呆,但是她的性格原本就是比较安静的,冷墨渊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

  病房中。

  “苏小姐,你好。”梁音站起身来走到苏月莲的chuang边。他爱的就是这个女人啊,这是梁音第一次仔细的端详着她。

  不错,是个美人。虽然生着病住院,但还是掩不住摄人心魄的美丽。

  不像是她,什么都是淡淡的,就连整容之后的长相,也到处彰显着清清淡淡的美丽,不会像苏月莲,是一个可以令男人过目不忘的女子。

  “你好,呃……请问怎么称呼?”苏月莲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亲热不起来。

  或许是她的眼睛里,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不过不是现在。有人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梁音的回答有些不自然。

  她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苏月莲,她还想要将冷墨渊从苏月莲的身边抢回来!

  可是她不能。

  就是因为冷墨渊离开之前的一句话,就让她失去了勇气。

  他喜欢的人,她不想伤害,也不能伤害。

  可是令梁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冷墨渊的心中,会是那样的一种人。而冷墨渊对于眼前这个女子的在乎,真的很强烈。

  她不会傻到真的去做出一些让自己无可挽回的事情。

  “……”苏月莲看着眼前故作神秘的女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你……是有事情要找我吗?”总是那么不单纯的眼睛,让苏月莲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的简单。

  而这个女子口中的有人,是冷墨渊吗?

  似乎冷墨渊是认识这个女人的。

  “我……”

  梁音刚想开口,房门就被推开了,冷墨渊脸色有些黑。

  “那大嫂,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告辞了。”章肃拉起梁音的胳膊就出了病房。

  “你放开!放开我!”楼梯上,梁音将章肃的手掌狠狠的甩开。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为他付出了那么多,都得不到他的一句关爱。那个女人又为他做了什么?

  “梁音,你清醒一点!你爱的男人他不爱你!”章肃将激动的梁音按向墙壁。

  这是何必呢?感情的事情强迫不来的,他就不相信梁音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啪!”

  清脆的耳光声,震醒了一味的沉浸在悲伤与不甘之中的梁音。

  她看着自己扬起的手臂,猛然一怔。

  可是,他怎么能说那种话,冷墨渊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毕竟他以前也对自己那么的好。

  “住口!你住口!”梁音的声音颤抖着,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在她二十几岁的人生里,毁容带给她的伤害,都不及这句他不爱她。

  他怎么可以不爱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