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十八章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许是麻药的药力已过,苏月莲觉得浑身都疼痛起来。

  而正是这样的疼痛,始终在提醒着她要跟之前的生活来一次彻底的了断。

  “太太,你醒了?”王嫂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有些惊喜。

  医生说过应该今天会醒来的,没想到一大早就醒了。

  “先生从您做手术开始,就陪在医院了,今天早上刚回家说是要给您带些热粥回来。”王嫂看着苏月莲的眼眸在病房中巡视,以为她是在找什么。

  苏月莲点了点头。

  “帮我倒杯水。”苏月莲只是觉得自己干渴的厉害,一说话喉咙就疼。

  王嫂连忙答应着到了水,一口一口的喂了苏月莲喝了。

  “王嫂,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看着王王嫂坐在旁边踟蹰的样子,苏月莲有些不忍。

  她的心里从来没有把王嫂当过外人,人相处的时间久了,就有了感情。

  王嫂看着苏月莲的情绪似乎比之前好了很多,也稍微的放下心来。

  “太太,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您不该轻生啊,这人生啊,就是一场受苦受难的修行,不管怎么样,活着是最重要的。”王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

  对于她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每一日都平平安安的度过,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苏月莲垂了眼眸,将眼中的情绪掩了去。

  “王嫂,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苏月莲自问,自己做的这件事情,她并不后悔,若是自己真的死了,也算是她用了自己的性命去堵了一场爱情。

  赌输了,她便赔上一条命,这无可厚非。

  可是她又活了过来,既然是一次新生,她就不再去计较从前的那些东西了。

  而从前的那人,她也不想再扯上任何的关联。

  “若是我选择离开,王嫂你,觉得怎么样。”

  苏月莲的话一问出口,王嫂便沉默了。

  冷墨渊对于苏月莲的伤害,她一直都是看在眼里的,从前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先生对她这么的不好,她还是继续坚持着。

  后来,慢慢的熟悉,慢慢的了解了事情的真相,王嫂对于苏月莲越来越同情。

  虽然现在她也知道,先生已经知道错了,想要弥补。

  可是终究,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上,她无疑是支持苏月莲的。

  “离开也好。”

  王嫂说完这句话便不做声了。

  苏月莲有一瞬间也觉得惊讶,不过稍后便释怀了。

  是啊,局外人都觉得,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个悲剧,离开也好。

  苏月莲笑了笑。

  “谢谢你,王嫂。”

  门外的冷墨渊听到这样的对话,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掌轻轻撤离。

  情绪也由刚开始听到的愤怒,转化为无力。

  她们都没有错,错的是他。

  他是没有任何理由,再去责怪她的。

  可是,他坚决不会放手。爱上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再说,苏月莲为了他受了这么多的苦,他不会让她离开。

  叹了口气,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冷墨渊推门走了进去。

  “莲儿,你醒了?我给你带了粥,趁热喝一点吧。”冷墨渊走过去,将手中的粥递给王嫂,便坐到病chuang旁的凳子上。

  “感觉怎么样?”

  苏月莲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冷墨渊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像是听得那个人是他的公主。

  可惜,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苏月莲偏过头,并没有说话。

  她是原谅了一切,可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想起自己那个已经过世了的孩子。

  说到底,她终究还是有怨气在的。

  冷墨渊看到苏月莲的反应,心中反而舒了一口气。

  如果她真的像是陌生人一样的,不在意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才会觉得没有希望。

  这样至少证明,苏月莲的心中,还是有他的。

  不论是爱还是恨,只要是她的心中还有他的位置在,他冷墨渊就一定会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没有他,他也会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莲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冷墨渊开口,他想将两人之间所有的误会都解开,这样才能有机会,重新开始。

  “我是想要去跟你道歉的。我不知道你怀孕了,而且当时是因为我觉得你不在乎我,才会这么的生气。”

  “你说过你不想要孩子的。”苏月莲听到冷墨渊的解释,心中仿佛受到触动,有些话不由自主的便说了出来。

  她本是想好了的。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经不住他的一句话。

  苏月莲说完之后,在心里暗暗的后悔。

  “莲儿。”冷墨渊听到这句话之后,想的都是她在怀孕之后的慌张,对着自己,又怎么能笑的出来?

  想想那天,都是自己误会她了。

  “莲儿,对不起,对不起,我要是知道你有了咱们俩的孩子,真的会很高兴的,你知道,我最喜欢小孩子了……”

  说到这里,冷墨渊的喉头突然哽咽。

  都是他的错,为什么就一直把苏月莲当成自己宣泄情绪的出口的?为什么他就从来都没有静下心来想一想。

  她跟着自己,受了多少委屈。

  苏月莲听到冷墨渊的哽咽,心中一阵发酸。

  他们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太过折磨人了。

  她上辈子究竟是欠了他什么,要让她这么受折磨?

  “那个孩子,本就活不下来,疤痕性妊娠。你不用执着。”苏月莲并没有转过身子去看他,依旧是淡淡的样子。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冷墨渊。

  在她的心里,他就像永远都不会受伤,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

  可是突然听到,他也在乎自己在乎的,她说不清心中怎样的一种滋味。

  “疤痕性妊娠?难道是……”他离开的时候,她生病打针那次,影响到了孩子?

  “是,我的问题,是我……”

  “不,不是你的问题。”苏月莲还没有说完,冷墨渊就将话抢了过去。

  不是她的错,怎么能是她的错。

  都是他,让她这么累,这么的伤心,否则,她怎么可能会生病。

  或许那次回老宅让她失去工作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苏月莲听到他这样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王嫂将她扶起,一口一口的将粥喂给她喝。

  他们之间的鸿沟,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说的清的。日积月累积攒下来的矛盾,一旦爆发,便是一个炸弹。

  而那些伤口,就算是愈合的再怎么好,也终究会留下疤痕。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苏月莲已经在医院二十几天了。十二月的尾巴悄悄来临,年味越来越浓了。

  “我出院吧?”苏月莲不知道第多少次的跟坐在旁边桌子上认真办公的男人提议,但是每次都会被驳回。

  冷墨渊同样是第一百零一次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拒绝。

  这么多天来,除了她醒来的那一日,她跟他说了几句话。

  之后的这十几天,她跟他说的话,就只有这一句。

  苏月莲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还是忍不住的失落。

  其实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胳膊上的石膏还没拆,医生说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她住院的这些天,这个男人每天都是将工作在她的病房中完成,除了非他不可的事情,几乎是跟她一样,吃住都在病房。

  苏月莲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她以为自己是对他已经没有感情了,可是当他跟自己说话,陪着自己的时候,她的心中会突然觉得有些温暖。

  每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在心中鄙视自己,就这么没出息吗?以前他对你做过什么,就这么快就忘了吗?

  苏月莲自问,她不是一个滥情之人,可是自己还是将感情投入到这样的一个男人身上,她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无论如何,要离开的决定,一直都没有变过。

  他们之间的感情,注定了,是要画上一个,并不圆满的结尾。

  冷墨渊瞧着苏月莲失望的小脸,心中一阵不忍。

  “我们去问问医生吧,如果他说可以,那就出院,回家去养着。”冷墨渊认真的想了想,虽然有些事情不能随着她的心意,但是能够满足她的,他一定会尽力。

  他是被苏月莲宠惯了的,现在换成他,用她对他的方式,理解和包容,去换回她已经凉了的心。

  “真的吗?”苏月莲突然之间有些不相信。

  扬起的小脸还是有些苍白,但是相较于前段时间,已经好了太多。冷墨渊起身走到病chuang旁,疼惜的摸了摸她的小脸。

  苏月莲因为他突然的碰触面色一僵,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将他推开。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就在苏月莲以为他要发火的时候,冷墨渊笑了。

  “当然是真的,莲儿,我现在就去找医生,好不好?让王嫂陪你一会。”冷墨渊自然是难受的,她的拒绝,是利剑。

  可是这些,都是他自己,罪有应得,自作自受。

  是他活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