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十七章

  病危通知。

  病危通知。

  病危通知。

  冷墨渊颤抖着双手,签了三份病危通知书。

  十几个小时,他就这样一直不吃不喝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外。

  她对自己当真是狠心,原本就受着伤,手臂上还打着石膏,她就这么狠下心对自己。

  待在他的身边,真的就这么的难以忍受吗?为了离开,她甚至可以去死?

  苏月莲,在一起的两年多的时间,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吗?

  可是这样的话,他不敢问。

  他是有愧的。

  从始至终,对不起她的人,是他。

  冷墨渊在这是十几个小时里想了很多很多。

  从一开始他们结婚,那个时候,自己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好脸色。可是她始终却对自己那么好。体贴入微的好。

  为了伤害她,他刻意的让冷可儿给她难堪。

  甚至是将她原本一直喜爱的工作辞掉,让她到自己的公司给他做助理。他以为她一定不会的胜任,他以为,人的自尊心就是要这样一点一滴摧毁。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呢?

  是他看着她为了做好工作没日没夜的加班,还是自己带着一个个女人在她跟前晃悠时她受伤的眼神?

  还是当她受到伤害之后,她的脆弱俘获了他的心?

  他不知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现在梦终于醒了。

  他以为自己无论怎样的折磨,他都笃定了苏月莲不会离开。他用尽了所有的肆无忌惮,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无穷尽的挥霍着她对自己的好。

  一直到前不久,苏月莲一次一次的跟自己提离婚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他才慢慢的开始意识到,那个他已经习惯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人,那个可以任他放纵的人,如今也要离开了。

  她当真是不爱了吧。

  可是当他终于认清自己心意的时候,就在他想要弥补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却被他亲手杀了。

  是的,他杀了自己的亲生孩子。

  那个原本可以陪着他长大,他陪着自己变老的孩子,就这样死在他的疏忽之下。

  还有苏月莲,一份一份的病危通知书,每一次都是心脏的凌迟。

  冷墨渊的脑海中全部都是鲜红的血,孩子的,苏月莲的。红的刺眼,红的邪恶,让他不敢去碰触。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可是脑海中的那一幕一幕,总是不停的回忆着,苏月莲的痛苦挣扎,也一次一次的刺痛着他的心。

  如今,他们的这个家,是不是,只有他自己了。

  可是如果可以,他乞求上苍,他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回孩子和苏月莲的命,只要换得他们的一世平安喜乐,哪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是愿意的。

  从前他觉得人生就是落子无悔,可现在他愿意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换一个结局,他想回到以前,回到她还爱他的时候。

  “谁是病人家属?”

  “我,我是。”冷墨渊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是主治医师。

  他的心突然绷紧。

  一瞬间想要逃离,他害怕那个可以让他生不如死的结果。

  “手术成功了,但是病人的情况还没有稳定,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你去办手续吧。”

  “对了,病人刚刚痛失爱子,情绪上不适合有太大的起伏,希望你们做家人的能够多给病人一些关爱,尤其是注意心理健康,不要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个女孩的胳膊上,横横竖竖的割了数十条伤口,最深的一条差点将动脉切断。

  那条打着石膏的胳膊本就是脆弱,怎么经得起如此的折腾。

  “好,谢谢医生。”冷墨渊的心终于放下,就在这样的一瞬间,他经历了天堂地狱的大喜大悲。

  “谢谢医生。”冷墨渊有重复一次。

  她没有死,她还活着。

  他会补偿她的,补偿他们之间曾经错过的时光,补偿他们之前曾经该做的一切的事情。他愿意在以后的生命之中,尽自己所能,疼爱她,照顾她。

  让她不会再经历一丝的苦难。

  以后有他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活着,只要是人还活着,那么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冷墨渊隔着小小的窗户看到病房里的苏月莲,一个人孤单的躺在那,除了脸色苍白,就像是睡着的时候一样。

  冷墨渊突然想到,自己跟她结婚这么久,她都是独自一个,这样孤单到天亮的吧。

  心脏不停的叫嚣,疼痛依旧没有好过半分。

  莲儿,莲儿,莲儿。

  求你快醒来。

  只要你醒了,要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你知道吗,我已经知道错了。

  章肃还觉得我变得不再是那么的铁石心肠了。

  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存在,所以我变得rou软了,你相信吗?

  莲儿,莲儿,莲儿。

  我爱你。

  真的很爱。

  是我是那么的傻,这么多年你在我的身边,我竟然没有发现,我已经爱你爱到骨髓,爱到不可自拔。

  我犯了这么多的错误,你一直都对我不离不弃。等你醒了,你也会像从前那样爱我的,对不对?

  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对你了呢。

  莲儿,你要好起来,才能够每天享受到我对你的爱。

  莲儿,我的莲儿。

  求你给我一个可以补偿你的机会吧。

  隔着冰冷的门窗,冷墨渊的心思也只能自己知道,再怎么努力,里面的那个人,她也是听不到的。

  周围的一切还都是原来的样子。

  墙壁仍然白的耀眼,病chuang仍然狭窄的不舒服,医院里所有的人,仍是来来往往。

  生离死别,在这里上演,也在这里寻常。

  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明白,这个地方,是多么的令人惧怕,而却又是希望最多的地方。

  浑身是疼的,苏月莲动了动手指,感觉没有一丝的力气。

  眼睛都睁不开。

  她在哪?

  RouTi的机能衰败,可是思考仍在继续。

  只是有些回忆是不愿意被想起的。

  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次杀害,一次苦不堪言。

  她终于记起了。

  可是却失望。

  她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没有死去,她是失望的。

  可她也知道,她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这样的事情,她不会再做第二次。

  她的前半生,是她用生命去祭奠的,如今,也不该有什么后悔的。唯一的伤痛,就是那个孩子。

  可是就算没有冷墨渊shen手一挥,这个孩子也是留不下的。她不会这么的自私,将这样一个孩子带到世界上,让他的人生艰辛。

  所以,她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冷墨渊的债,她都已经还完了,这条命,是她捡回来的,她不会再为了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眼皮沉重的厉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让她觉得挣脱不开。

  越来越清醒了。

  终于,她睁开了双眼。四周还是黑暗的。

  苏月莲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夜里。

  她眨眨眼睛,想要尽快适应眼前的黑暗。

  还是有月光的。

  苏月莲偏过头去,突然发现窗前有一个背影。

  ting拔的身姿有些疲惫的靠在墙边,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无神。

  苏月莲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人是谁。

  可是她没有出声。

  多久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的安静过。

  他们总是争吵,总是在忙着彼此防备,彼此憎恨。

  就在她睁开眼睛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苏月莲就知道自己已经不怪他了,那个孩子,终究是有缘无分的。

  要说是怪谁,只能怪她的身体不争气,如果不是当初昏睡打针,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苏月莲也知道,自己不爱他了。

  她的心不会再为他而跳,她的情绪也不会因为他的情绪好坏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一刻她甚至是欢喜的。

  就像是终于放下了所有的负担,如今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

  她爱人爱的太早了,在她还没有学会如何去爱的时候,她就将自己的心全部交了出去,全无防备。

  直到后来遍体鳞伤。

  她的情是用性命偿还了的。

  如今的她,算是浴火重生吗?

  她不知道。

  苏月莲只知道,在自己以后的生命之中,不会再有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这么的轻易的就伤到自己了。

  她也不会再傻到,为了爱一个人,就轻易的交付出自己的生命。

  在这一刻,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他们还在等着自己回家。

  两年了,自从结婚到现在,她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现在的苏月莲,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养好身体,然后回家。

  在人的一生之中,QingAi或许只是调味品,而真正可以让你在乎的人,是自己的父母。

  你可以付出全部的去爱他们。

  是不是所有的人经过生死之劫,醒来之后都会像是换了一个样子。

  可是至少对于苏月莲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她放不下的了。

  七情六欲,爱恨贪痴。

  在她的眼中,这些不过都是过眼的云烟罢了。

  一片云将月的容貌掩住。人间再次黑暗。

  而苏月莲在这样的黑暗里,终于沉沉睡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