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东南飞之前夫你别浪 第十三章

  汽车的轰鸣响彻在夕阳的余晖中,车速越来越快,仿佛想要挣脱什么一般。

  而终于是挣脱不了的,带着不甘心的吱呀声,车子终于停下。

  前方是开阔的视野,三面环山,一座疗养院就坐落在这,带着不同寻常的气息。冷墨渊坐在车里静静的看了好久,直到太阳散去最后一丝余辉,夜幕终于降临。

  手上的烟蒂熄灭,而疗养院中灯火辉煌。本是世间苦难的聚集地,此刻因为灯光的缘故,莫名的显示出了几分的欢愉。

  仿宫廷建造的白色大理石拱门,一进去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座假山,将院内的景色遮挡开来,倒是显得有几分的神秘。

  转过假山,抬眼正对的便是几座白色的楼房,并不高大。或许因为天冷的缘故,来往其中的只有几人。

  冬青松柏环绕四周,更有各种树木,只剩下干枯的身躯,平白的为冬日做着祭奠。

  冷墨渊掏出手机看了一下,随即抬脚往中间的那栋楼上走去。

  还没有接近那排楼,冷墨渊就在院子里的角落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满脸的纱布,一直包裹到颈部。

  女孩子发丝飞扬,寒冷的冬日里依旧穿的单薄,只穿着一身素色病服,在寒风中显出不同寻常的美。

  冷墨渊的脚步停了下来。

  就这样看着那个女孩,当日的情形他依旧记得清楚,若不是梁音,此刻在这里的,就是他了。

  冷墨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梁音倒在他的怀里,语气中带着哭腔,“我疼。”

  然后就昏了过去,再无声息。

  就这样的一句话,冷墨渊再也忘不掉。

  梁音在他怀里奄奄一息的样子,让他想起冷墨歆。他们都是这样,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只是那个自己视若生命的孩子,再也没有醒过来。

  在这一刻,冷墨渊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勇气走过去,对着那个受伤的女孩说句话。

  因为心中,是浓浓的愧疚。

  有一个人的一生,因为救你而变得如此的悲惨,这样的心理压力,足以击垮一个人。

  空中悠悠扬扬的竟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的打在女孩的纱布上。

  漫天飞舞的落雪中,女孩的背影显得更加的孤寂。

  冷墨渊刚想走上去,替女孩挡挡风雪,一名医护人员就走了过来。

  手里拿着一件大衣,轻柔的披到女孩的身上,牵起她的手,往楼前走来。

  冷墨渊下意识的躲到楼门的另一面。

  急忙躲闪的身影看起来有些狼狈,却被女孩不经意的一瞥发现。

  梁音刚想叫出声,却又暗自苦笑。自己这幅样子,不见,也好。

  她是想要让他记住,自己最美时候的模样的。

  直到再次回到车里,冷墨渊才压下心中的悲戚。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理解苏月莲,她这两年来,独自承受了什么。

  想到每一次,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苏月莲从未辩解过什么,从头到尾,说的最多的,只有一句对不起。

  那个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什么都挽回不了。

  而此刻,冷墨渊对于梁音,竟然也只有那么苍白无力的一句对不起。

  冷墨渊回到市里的时候,已是深夜,城市灯火辉煌,红男绿女,是非深情。所有人的故事,都在这一刻上演。

  是非恩怨纠结了几千年,兜兜转转的,相遇又分开。

  或许重逢,或许相忘江湖。总是在最应该珍惜的时候不懂得珍贵,失去了才知道心痛。

  如果可能,冷墨渊宁愿选择从未与梁音相遇,那样她就不会遭遇如此的劫数。

  深夜酗酒,本是他唾弃的事情。

  如今,醉了的是他,心痛的也是他。

  突然厌烦了酒吧嘈杂的气氛,就如同他心中的千般愁绪,愁浓到化不开,结成一个又一个的死结。

  冷墨渊拎着西服上衣就走了出来,寒风呼的一下子吹到脸上,体内的燥热tuì.去不少。

  仍是郁郁不解。

  车不知道该开往哪里,哪里才是他生命中安静的港湾。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会信,像他事业有成的人,心却始终无处安放。

  不知不觉中,车子竟驶到清月湾,这个有着苏月莲的地方。

  看着已经熄了的灯火,冷墨渊有一瞬间的迟疑。

  到底还是下去了,内心中的力量,只有在醉酒之后释放。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心意,才是最真实的。

  手指触到指纹识别,房门应声而开。

  黑暗的客厅,唯有落地窗外的半弯清月照了进来。雪后的月光,有种圣洁的魔力,仿佛度化人世间所有的劫难。

  冷墨渊打量着这个被苏月莲称之为家的地方,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并且,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

  有了她的存在,整个别墅都充满了生机。

  苏月莲是习惯性的,又失眠了。

  冷墨渊打开房门之前,踟蹰许久的声音,让她觉得心疼。

  苏月莲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可以让冷墨渊的怨气愤怒有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而不是将没有保护好弟弟的责任全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她是心甘情愿的做着这样一个存在,愿他有一日可以想通,从伤痛中走出来,看到自己的付出的一切。

  只是越来越黑暗的日子,她已看不到任何希望。

  冷墨渊静静的看着躺在chuang上的女子,她真的好小只,躺在大大的chuang上,只隆起一个小包。

  冷墨渊不知道,这样柔弱的身躯里,到底潜藏着怎样的能量。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苏月莲敏锐的察觉出,他喝了酒。

  身体瞬间僵硬,画出防备的姿势,被子下的双手缓缓收紧。

  她是怕他的吧。苏月莲心中苦笑,自己深爱的那个人,到最后竟然成了自己防备的人。多么的讽刺。

  冷墨渊轻手轻脚的走到苏月莲的跟前,缓缓的蹲了下去。

  借着散落的月光,仔细的观察着这个女人。

  似乎更瘦了。

  小小的脸庞,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样子,竟然冷墨渊觉得,是那么的……可爱。

  苏月莲的睫毛颤抖了一下。

  冷墨渊的心瞬间停止跳动,又立刻恢复,砰砰砰的震得他想要大口的呼吸,又怕吵醒了眼前的人而屏声凝气。

  苏月莲似乎可以听得到他在自己面前的呼吸声,他轻轻的鼻息拂过她的面容,苏月莲忍不住的眨了眼睛。

  心脏瞬间收缩,他却听到他轻轻浅浅的,似乎在故意压低呼吸声。

  心中蓦地一酸。

  苏月莲以为,他醉了酒后,会折磨自己,就像从前那样。

  冷墨渊看着苏月莲的睡颜,心中觉得温暖,仿佛,是家的感觉。

  长长的睫毛在月光的映照下画出淡淡的yin影,ting翘好看鼻梁。饱满的红唇对酒精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冷墨渊突然忘记了思考,向着自己心中的目的地靠了过去。

  可却又在将要碰触的时候蓦地退回。

  苏月莲是醒着的,既然醒着,自然是知道他的动作。

  他靠过来的时候,苏月莲差一点就将他推开,不过幸好,他没有对她做些什么。

  她是怕了他的折磨的,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直到房门轻叩,苏月莲才睁开了眼睛。

  清冷而疲倦的目光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YuWang。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揣度他的心思,或许,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去猜了。

  她太累了,累到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他想要什么,以及自己在他的心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苏月莲以为,自己又会像往常一样,失眠到天亮的。

  可是在冷墨渊离开之后,她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冷墨渊狼狈的逃回车里,再也没有回头的勇气。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因为一个女人,让他再度失去面对的勇气。

  因为梁音的事情,让他对苏月莲开始重新定义。他在想,苏月莲是有多么的坚强,才能承受的了自己都不敢面对的事情,而她,却每时每刻都要受着自己的折磨。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苏月莲说从前爱他,是真的爱。也是到这一刻,他才明白,曾经的那些事情,于她而言,很难。其实在这段婚姻里,被宠坏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他。

  这一夜,冷墨渊回了老宅,在墨歆的房间了坐了一夜。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冷可儿是被球球吵醒的,出去看到墨歆的房间里亮了灯,好奇的走了过去,房门虚掩着,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

  冷可儿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大哥,你真的该走出来了。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破黑暗,降临时间,冷墨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冷墨渊看着初升的太阳,这一次,或许有些事情,是要改变的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