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绛衣雪尘 第六十五章

小说:绛衣雪尘  作者:徒然客  回目录  举报
  时隔多日,风波平息,北庭王宫恢复了往日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静,北冥释也不再被软禁,恢复了自由,宋子易找上他来,忍不住就要多说两句:“殿下,不是我说,你哥他就是个木头,这么多天他就悟出了一个道理,她们也定然是走投无路,才以此为为生计的,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你这几天见玥姐姐没有?”

  “子易,这么多年只有你是真心实意唤我一句殿下,他说的也没错,生逢乱世能够自食其力实属不易,三教九流罢了。”他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却也是无可奈何。

  面上看不出悲喜,习惯了收敛情绪,就算是在挚友面前,也不轻易显露,只继续说:“切记不可心急,要讲求缘分,也要兄长喜欢才好。至于玥儿,我本应避嫌才好,她静待出阁,就算是为她,也不该时常私下见面了。”北冥释说着语气中更是显出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沉稳老练,他放任宋子易去做这些事,其实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他不像兄长,生来受尽父亲宠爱,也可以把和任何人的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他被册立为世子,他们虽无嫡庶之分,却终究是长幼有别,他身旁仅有母妃兄长玥儿宋子易,而现在连他仅有的,也要渐渐远去了。

  宋子易看出了他的心事,说:“你没事的时候就多出去走走,别总闷在宫里,不是看书就是练武。人活着是要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不是活给他人看的,你是不是怕王上责怪你?”宋子易也低下了头,知道这句劝是不合时宜的。

  这么久了,他早也已经习惯,哪里还怕责罚,只是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失望罢了。

  此时,徐末一路游山玩水外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来到了金陵,都是江南水乡,在他看来与临安城的景色也无甚差别,帝都繁华,金陵稍逊一筹,错落的古镇纯朴雅致。

  他牵马走着,不巧又碰上了一回恃强凌弱,约莫是外来的小乞丐犯了土生土长大乞丐的地界,就对他拳打脚踢,也是要给这个新来的立个下马威,而他仿佛不知道疼一般,还去抢那破碗里面的几枚铜钱和吃食。

  他立即过去,推开那些人,毕竟他也是从小习武的,这些人都手无寸铁而且食不果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瞬间就被他推的跌坐在地上,还好不是丐帮,否则藏了江湖高手,是十分麻烦的。

  只见那小乞丐还蹲在地上,往嘴里胡乱的塞那些食物,徐末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对那些人到:“这个人,我带走了。”

  那些人不依不饶,冲上来把他们团团围住,“你是什么人?敢多管闲事,打了人还想走。”

  徐末不理他们,心想看来是方才出手不够狠,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他身法轻盈穿梭于他们之间,手指戳中他们的穴道,三下两下,那些人便都疼的直不起身来,跪在地上求饶,徐末将一锭硕大的银子放在地上,看他们相互争抢,而后牵起那小乞丐的手说:“小乞丐,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乞丐跟在他身后,来到一家客栈中,众人打量着他们,一人锦衣华服,一人却是短褐穿结,小二上前爱搭不理的:“二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呐?”

  徐末拉着身后的人上了二楼,找了一间僻静之地进去坐下,小二见状跟了上去,殷勤了几分,徐末吩咐道:“我要你们这里上好的饭菜,随后再去准备香汤沐浴,还有干净舒适的衣物。”

  小二领了吩咐便要下去,徐末却又叫住他:“这位小兄弟该是很久没吃东西了,先拿些点心给他垫垫肚子,菜肴也清淡些,要分开上,一次上太多时间久了会冷,哦,没别的事了,你下去吧。”

  小乞丐怔怔的望着他,徐末有些不好意思,为他倒杯茶,说着:“从来都是我使唤别人,旁人侍奉我,我不会照顾人,也不知道是否周全。”

  接过他手中微烫的茶水,他双手握着小小的茶杯取暖,虽然天气转暖,可今日却是分外阴冷的,对他道一句:“谢谢。”

  两人干坐着无聊,徐末就同他闲聊几句,“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等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吧,你会武功,那些人打你你怎么不还手呀?”徐末方才拉着他的时候就发现他体内有内力涌动,而且他肯定还不弱。

  这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他先是一滞,然后慢慢的回答他:“我叫段云,我没有家,武功会伤人。”

  “哦,我叫徐末,你得叫我大哥,傻子,挨打都不还手,也罢,以后你就跟着我,没人敢欺负你。”徐末又嘿嘿一笑,“只有我能欺负你,我救了你,你要报答我,知道吗?”

  段云唤他一句:“大哥。”虽然还是不同他多讲话,眼神中的戒备,却是放下了。

  徐末看着他,先是小声喃喃自语,说着说着声音开始提高,“莫要轻易相信一个人,这么傻,怕是要被人骗了,今日我救了你,可不是回回都有这样的好运气,况且别人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去报恩,你也去吗?一个人出门在外的,多长几个心眼总没错,我看你是没多反而少了,缺心眼儿。”

  段云又不理他,余光瞥见一旁案上的纸笔,写下药方就让徐末去抓药,“我一并还。”

  徐末迟疑了一下,想想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人能使唤动他,可是看着这小乞丐遍体鳞伤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他看一眼药方,没想到,他这字写的还可以,还懂医术,不错不错。

  谈话间,菜已经端到了桌上,吩咐了清淡些,这菜确实滋味寡淡,徐末吃了几口就搁下了碗筷坐到了一边,他看着段云狼吞虎咽,又不禁问他:“你几天没吃饭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这儿的?你原来在哪啊?看着挺厉害的,敢问尊师名讳?”

  段云却是连扒了几口饭,顾不上回答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到:“不知道,我跟着难民一路逃亡到此,原来在北庭,我没有师父。”

  对于这个陌生的小弟,徐末是充满了好奇,他所说的,别的暂且相信,只是若没有师父,总不可能是自学成才吧,所以这点他的不信的。前段时间北庭在打仗,他定然是那个时候逃难到这里的。

  徐末不停的给他夹菜,问他:“够不够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

  段云点点头,大概是说饭菜已经足够了,许久之后,一桌子饭菜已经所剩无几,段云也终于打个饱嗝儿,待人把剩菜剩饭撤下,徐末便拿了方子去抓药,段云在房中走动走动,很久没吃这么饱了,胃撑的难受,也算是消消食儿。

  徐末抓了药回来,段云已经准备沐浴更衣了,只见他先放几味药材浸泡在那热水中,等待发挥药效,见他准备宽衣,徐末也悄悄的出去,立在门外朝里面喊一句:“需要什么就说一声,我在外边。”

  本来徐末是背靠着门立在外边的,可是其间来人添过一回水,开门的瞬间,透过蒸腾的水汽,瞥见他身上不止那些被殴打的新伤,还有被鞭笞过的痕迹,也不知道愈合没有?看不太真切,待那些人离开后,他索性眯着眼睛透过窄窄的门缝继续观察着,这才看到他方才双手一直捂着的左肩上,刺着半面狼首,忽的想起父亲曾说过,左肩上刺有半面狼首,是异族人。他狐疑到:这小乞丐莫不是异族混到大倾的奸细。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异族怎么会派这么一个人当细作,傻里傻气的,自己还差点没命,可能是因为战乱流落到大倾的孤儿也说不定。

  看他泡着药浴,未愈合伤口淋了水,隔着布条都能把嘴唇咬破,头上大汗淋漓,就算是痛到极点,从头到尾也没有喊一句疼。

  他忽然回过神来,捂了自己的眼睛,徐末啊徐末,你在干什么,怎么能偷看别人洗澡呢,这小乞丐一身伤疤,有什么好看的。

  许久之后,段云终于沐浴更衣完毕,徐末进到屋里,见他趴在床上,对他道:“你受伤了,后背自己够不到,我帮你擦点药吧。”

  说着便拿出那金疮药,还是他从宫里带出来的,轻轻的掀开他的衣服,段云不说话,却是翻了个身脸面朝上躺着,徐末看着,不自觉就笑了,方才还衣衫破旧灰头土脸的,打扮梳洗一下,还真的挺好看的,他自己拍几下嘴巴,呸呸呸,说什么呢。

  看着他唇边渗出鲜血,徐末想给他擦药他却一直扭动着脸,就算是掐着他的脸,他还是要努力的别过去,徐末索性将药涂在自己嘴上,朝着他的唇分毫不差的印上去,感受着彼此鼻息温热,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徐末一把把他推开,笑的狡黠,“老实了吧,让你别动你不听,听话,快趴下,要不然我把药涂自己身上了啊。”说完两个人脸都涨的通红,段云此时定然不知道这是他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几次脸红,以后他是个不羞不臊的。

  徐末给他背上擦好了药,药递到他手中,让他自己接着擦完,之后又命人煎了口服的药端给他,嘱咐他到:“受了伤就好好躺着,先把伤养好。”

  转眼就到了晚上,该歇息了,徐末本想着再开一间房,不曾想小店生意火爆没有客房了,正想着要不要再换一家,看到段云,又有点不放心,他身上有伤,需要人照顾。

  想到这就抱了枕头,拦在两人中间,宽衣解带,睡觉。好在床还算宽敞,两个人也不挤,当他放松下来,回想这一天,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也会照顾人,还同这小乞丐有了肌肤之亲,还同床共枕,可不能让皇兄和阿靖知道,否则该被嘲笑了,他以为今生的荒唐定然全在这一天了。

  徐末翻来覆去睡不着,自言自语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同别人睡在一起,以前都是一个人,不习惯,你呢?”他低低的说着,听不到回答,想来是他已经入睡了。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实在疲乏的很,段云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