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绛衣雪尘 第五十五章

小说:绛衣雪尘  作者:徒然客  回目录  举报
  是夜,又是月黑风高,西军粮草大营中,士兵像往常一样巡逻着,现在不是战时,又是在参狼境内,到了凌晨深夜,守卫竟松懈了许多。

  惜儿谢然黑衣覆面,悄悄的潜入,动作利落的将暗处的卫兵一招毙命,处理尸体,换上参狼的装束,他们二人兵分两路,假装巡逻着,慢慢的接近粮草,趁卫兵换防之时,将事先藏匿好的油桶打开,任其在粮草间流淌着,等到差不多时机成熟,惜儿,偷偷将火折子丢到堆积的粮草上,然后留在暗中观察,计划是原先就定好的,谢然也是如此。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大火迅速的蔓延开来,顷刻间,便是漫天的火光,卫兵乱作一团,忙于救火,四下逃窜。

  拓跋寒醉意朦胧,睡的正酣,却被一阵兵荒马乱惊醒,突然打一个激灵,然而,胸口的烙印还在隐隐作痛,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撑着身子坐起来,点好兵马,立即提了刀,扬鞭跃马,先一步赶过去。

  不料,却被惜儿谢然堵截,一个眼神,两人便心领神会,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一会儿追兵到来,便再难以脱身。

  狂风卷起尘沙漫天,战马嘶鸣着,拓跋寒大喝一句:“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尔等胆敢与我决一死战?”

  惜儿谢然不曾答话,只是在寻找机会近他的身,丝毫不敢松懈,身在敌营,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哪怕失之毫厘,也有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数日前的愤懑还未曾消解,再加上此时粮草情况不明,又有伤在身,看的出来,即使是纵横沙场多年,拓跋寒此刻也不免乱了心神,此时,他已是强弩之末。

  今夜无星亦无月,利剑的冷光显得更为凄寒,拓跋寒看着利剑中倒映的自己的脸,形容狼狈不堪,惜儿谢然慢慢的接近,拓跋寒才看清,自己的对手,竟是两个少年模样的人,火光掩映下,他恍然惊觉,疑惑道:“徐惜?”然惜儿谢然合力,他终究不敌。

  “这次,你不会再有机会……”他话还没说完,顷刻间,冰冷的剑已经悬在他的颈前,狂风裹挟着刺痛渗入皮肤,一招毙命。

  谢然眼疾手快,将拓跋寒手中还未放出的旗花踢落在地,踩灭,就地深埋。

  谢然正欲拉着惜儿离开,只见他从拓跋寒身上撕下一块衣襟,割破了他的手指,拿出先前盗取的文书,就着火光下,模仿着他的字迹,书写些愤恨不平,怀才不遇的话语,试图伪造拓跋寒自刎的假相。

  敌营中瞬间群龙无首,火势已然不可控,待追兵赶到时,他们早已经趁乱离开,而后飞檐走壁,一刻不停立即出城。

  惜儿谢然乘了准备好的马,风驰电掣,车遥遥,马萧萧,他们一路疾驰着,渐渐的天边一道亮弧扩散开来,月落日升,而他们此刻也再次隐身于大漠之中。

  次日清晨,粮草失火的消息已传到拓跋列耳中,他在殿上,震怒雷霆,“每日严加看守,怎会失火,查!”

  他座下一位将军壮着胆子,禀报到:“大汗息怒,夏日空气干燥,起火或许只是意外,大汗,城中百姓妄言,说,大汗苛政,残暴不仁,此是天火降世,是上天神灵示警,大汗,人言可畏。”

  拓跋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久久的,冷笑一声,“哦?只是意外?传令,彻查军中,本汗生平最恨的,就是叛徒,本汗也从不畏惧人言,愚蠢,若是真的存在神灵,那他们的神,为何不来解救他们,反而任这群蝼蚁继续在本汗脚下苟且偷生呢!这世上怎会有不怕死的人呢!如果有,那便是杀的还不够多,不足以震慑,你知道该怎么做。”

  将军微微的抬起头,揣度着殿上之人的神情,见他不再吩咐别的事,就急忙退下了。

  久违的,大漠中却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两位少年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侧,依旧不停的狂奔着,只有早日回到大倾境内,才是安全的。

  谢然看着惜儿脸色苍白,开始担心他的身体,来的时候还好,混在商队中,一路走走停停,有时间吃药,药也带够,可若是要回去,必须轻车简从,带一大推药材,煎药什么的,确实不太方便,如今只能吃些提前做好的药丸对付着。

  他们行了三日,已是人困马乏,饥肠辘辘,只见不远处,孤零零的立着一处客栈,他们好像也别无选择,谢然扶着惜儿,进去后,寻个僻静且角度好的房间,以便他们观察外面的情况。

  谢然扫视一遍周围,扶着惜儿躺下,为他把脉,而后迅速的写下药方,招来小二让其抓药,自己则留在客栈照顾惜儿。

  惜儿头上渗出薄薄的汗,看着很辛苦的样子,蚀骨兰,锥心蚀骨之痛,又有几人能忍受,这几日他都没有好好吃药,谢然在他包袱里翻出一些药,想着:贺兰离若,我真的不想给惜儿用你配的药,然而,现在只能用来救急了,你这个人,总让人摸不透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对他好。

  想了这么一堆,谢然摇摇头,心一横,说着:“不管了,救命要紧,死马当活马医吧,”这么说着,却又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胡说什么呢,没事的。

  这药服下去,不久之后,惜儿就感觉好了许多,谢然本来坐在床边,见他有所好转,突然弹了起来,去看看药煎的怎么样,却发现惜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声如细丝,道一句:“小然,小心些,这次能够这么顺利,多亏李将军提前早有谋划,只不过,叫咱们赶上了,拓跋寒已死,也算是折了拓跋列的一条臂膀,拓跋列下令彻查,也不知道,咱们的人会不会有危险,还有,他若是发现了什么可疑,下令封境,咱们想出去就更难了。”

  谢然亦仔细盯着他嘴唇的开合,点点头,喂他吃药,说着:“你就别担心了,他们潜伏多年,定然没事的,所以,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你要抢在他之前好起来,快点回去才好。还有,让你多带些药你不听,以后,无论去哪,别的我不管,药一定要带够,这次也是我大意了,以后可不能由着你了,我是大夫,听我的。”

  谢然余光扫过去,才发现惜儿另一个包袱里,放的都是前几日在城中买的小玩意儿,都是参狼特有的,还带一些参狼的特产回去,谢然为他盖好被子,道一句:“还是你心细。”

  在他俯下身去给惜儿盖被子的时候,惜儿用力拉谢然一把,谢然不受控制的倒在惜儿身上,惜儿却很快的挪开着身子,把他推到一边:“你不是也买了,你也几天没合眼了,好好休息一会吧。”说着惜儿把被子抱到一旁,把自己的外袍搭在他身上,夏日炎炎,惜儿又取出折扇,在旁边轻轻的扇着风。

  谢然躺在旁边,很快就睡着,现在这个样子,他是不放心惜儿一个人的,两个人在一处,总归安心。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