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灵豹奇缘:绑个王爷求包养 第四十五章:前往天龙寨

  白霄绝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忧虑丝毫不减。把那豹子留下行吗?会不会又出什么事?可也不能带着它上天苍山,天龙寨的天霸心狠手辣,又擅长用毒,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好?还是把它留下吧,也省的到了天苍山,自己还得分心照顾它的安全。

  他却没想到,他离开后不久,豹子便醒了过来,并且独自前去寻找他的下落,并且还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天龙寨建立与天苍山深处,周围树木茂盛,山后又是悬崖峭壁,山崖陡峭,极难攀登,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而这唯一的通道却被毒瘴所笼罩,想要上山,必须要过毒瘴。

  “把这个吃了,解毒的。”天霸将一枚黑色的药丸递给了杨梅。

  杨梅取过药丸嗅了嗅,仔细查看之后才吃了下去。

  “你这丫头懂医?也懂毒?而且还不低?嗯?”

  “与你何干?”

  “是没什么关系。没本事可没办法当我天龙寨的压寨夫人,你不错,很不错,我可真是捡到宝了。”天霸看着杨梅,眼中满是霸占之色。

  杨梅看了眼他,眼眸微低。这毒瘴很厉害,也不知道王爷能不能攻上来?希望那解毒丹有用。

  “在想什么呢?”天霸看着出神之人隐隐有些不悦,心中莫名觉得有些发慌,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似的。这个杨梅从跟自己回山那刻起,就心神不宁的,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应该不是笨蛋,明知道没办法离开自己的手心,又何必去浪费时间和力气?难道还有别的?她这行为举止一直很奇怪,明明是要离开却又原路返回,而且还费尽心思的化妆易容,好像在躲什么人似的?她到底什么人?如此狠辣手段,绝非普通农家女子,还真是不简单,看来得让人去查查这个女人了。

  “没什么”。

  “最好没什么,否则可别怪我言而无信了。你跑不掉的,在费心思也无用,你不是我对手,还是死心吧,乖乖留下的当我的压寨夫人才是”。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杨梅随天霸上了天龙寨,偌大的山寨最起码有好几百人,杨梅看着周围灯火通明的山寨,眉头紧锁成一团。难怪王爷如此忧心,这势力还真是不小,尤其是还有一个会用毒的主子,当真是麻烦。

  王爷,你可一定得攻上来呀,最好把这些人都灭干净。

  如今的她不知道有多希望白霄绝来救她,可当白霄绝来到天龙寨时,带给她的只有绝望和愤怒,彻底将她心底最后一丝希望粉碎,以至于让她决定,宁愿死也要拉着蓝灵幽(豹子)陪葬,不死不休。

  “见过大当家的……”

  “见过大当家的……”周围众人见天霸回来,纷纷行礼。

  天霸进入天龙寨大厅,便直接开口:“来呀,给我准备花红酒水,明天,大当家的我要娶妻,洞房花烛。呵呵…呵呵……”

  “恭喜大当家的…恭喜大当家的…”

  “见过夫人…见过夫人…”

  周围众土匪环绕周围,行礼笑道,满是喜色,看着花容月貌的杨梅,纷纷都是色MiMi的样子,却碍于天霸的存在,没有一个人逾越一步。

  杨梅身子一僵,看了眼周围几人,微微低头,袖中双手紧握成拳,却一句话也没说。她知道,就是反抗也没用,男人最好面子了,何况是有地位的男人?向天霸这样的土匪,横.行霸道逛惯了,要是自己武逆他,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吃亏的也只能是自己。

  如今之计,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做,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

  “来人,送夫人回房”。

  “是。夫人,请吧……”

  杨梅扫了眼天霸,跟着几人离开了大厅。

  简陋的房间是绝对比不上摄政王府的奢华的,毕竟只是个土匪窝,杨梅看着周围,眼中满是不耐烦,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杀了天霸,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总是天不遂人愿,天霸下山一趟,得了个压寨夫人回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吩咐兄弟们大摆酒席。

  三个多月前劫了几车军饷,白花花的银子足足几十万两;如今,又得了个如花似玉、身手还不赖的压寨夫人,可谓是双喜临门。众人左一句英明、又一句神武的灌酒,让天霸不知道喝了多少,醉醺醺的进了房间。

  已经很晚了,按照往常,杨梅早已躺下休息,进入梦乡。可如今,却因为身陷囹圄、不得自由,又前路渺茫的,怎么也没办法入眠。只得合衣ShangChuang,坐着发呆。

  漆黑的房间没有一丝光亮,房门被推开,隐约可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摇摇晃晃向chuang边走来。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整个天龙寨都知道她是天霸的女人,这大晚上的,除了天霸敢擅闯她的房间,还有谁敢如此不要命的乱来?

  杨梅戒备的看着对方,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移动,紧挨着墙,直到退无可退。

  “小美人,我来了,可等久了?”天霸一生酒气的声音响起,身影向前逼近。

  杨梅一惊,紧紧抓着被子,戒备道:“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洞房花烛了?我可是等不及了呢。”说着,便爬上了chuang。

  “大当家的莫要忘了,之前你可是说我们明日拜堂的?怎么?大当家的想反悔了?拜了堂在如何也不知呀?难道大当家的一晚上也等不了吗?”

  “今天是洞房,明天也是,又有何区别?这事亦早不亦晚。来吧,小美人”。

  “你…”杨梅紧张的看着欺身上来之人,天霸拉扯着对方紧抓着的被子,很不耐烦似的。

  杨梅眼眸微低,心一横,不在挣扎,shen手环上其脖颈,抬头抚上其唇边。

  天霸身子一僵,隐隐有些诧异,没想到她会这么主动,兴奋至极,彻底对对方放下了戒备,却忘了反常必又有妖。

  突然,脖颈一阵刺痛,身子微晃,晕倒在了chuang上。

  杨梅不屑的看了眼昏迷了的天霸,反手擦了擦zui,mo索着什么,从其靴子里取出一把匕首,冷冷的看着chuang上之人,咽了口唾沫,抬手就刺了下去。

  “嘶……”天霸身子一僵,剧烈的疼痛让其从昏迷中渐渐清醒过来,视线模糊的看了眼面前的人影,快速抓住其手腕,眼中满是杀意:“你大胆”。

  杨梅一惊,用尽全身力气向下刺去,匕首又深入一分,天霸冷冷的看着对方,一道黑光闪过进入杨梅体内,杨梅只觉得全身上下好似蚂蚁在噬咬似的,又如万剑穿心一般的难受的厉害,不由松手紧抓着chuang单,额头满是冷汗。

  紧咬下唇几乎将下唇咬破,脸色惨白至极。

  天霸冷冷的扫了眼她,撑起身体,抬手拔出了xiong口的匕首,鲜红的匕首被扔在了地上,xiong口鲜血不止,整个房间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气。

  邪魅的舔了下略带了些鲜血的手指,眼中满是冷意,身上淡淡黑光闪过,xiong口的伤口莫名的愈合。

  “哼,就你这些小手段,还不是我的对手。居然敢给我来yin的?呵呵呵呵,还真是够厉害了,你好大的胆子。”抬手捏住其下巴,强迫其与之对视。

  黑暗的房间中,压抑至极。

  杨梅瑟瑟发抖的看着他,惨白的小脸满是倔强之色,身上衣服已被汗水浸shi。

  “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嗯?”天霸冷扫了眼她,反身将其压在身下,撕开了其衣服。

  “不……”杨梅大惊,费力的挣扎着,可却没有丝毫作用,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又如何是他一个成年男人的对手?在挣扎也无用。

  身上的痛处还未减少,全身上下针扎似的疼的厉害,对方更是没有丝毫的怜惜,强迫着纠缠她,黑暗至极的一夜,漫长的厉害。一行清泪从其眼中滑落……

  眼中痛意、杀意更重。白霄绝,王爷…

  天霸,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今日你给我的耻辱加倍的还给你,我杨梅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暗处:一团白色的团子紧紧蜷缩在暗处,看着面前一幕瑟瑟发抖。

  它的命是杨梅救的,按理说它该帮杨梅躲过这场羞辱的,可它却不敢攻击天霸,原因无他,只因为天霸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点儿。

  它不明白,对方明明是个凡人,怎么可能有如何危险的气息,他只是会用毒吗?不…绝不可能,否则不会让它害怕成这样。

  它虽然修为不高,但好歹也是只妖,怎么可能怕一个凡人,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此人也会修炼,而且修为绝对不敌。

  而那种修为,绝对不是什么正道之士所有,白霄绝和寒夜身上的气息,是那种很温暖的,虽然两人的真元略有些不同,但给人感觉很舒服。

  而此人身上的气息,却是yin寒至极,不止yin暗而且还很恐怖。好像能把一切吞噬毁灭似的,绝对不是它这种小妖可以触碰的。

  摄政王府:天色还未亮,白霄绝穿好衣服看了眼chuang上,团成一团还在熟睡的某只豹子,浅浅一笑,转身出了房间。

  “王爷,都准备好了,请王爷示下。”天影微微低头,院外已经站满了几十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一身黑衣,冷酷至极,带着浓浓的铁血之气。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白霄绝亲自训练出来的影卫。

  白霄绝看了眼还在暗沉的天色,眼眸微阁,冷声说道:“还有三个时辰天就亮了,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攻上天龙寨,听懂了吗?”

  “是”。

  高昂的声音十分整齐,白霄绝眼眸微眯,看了眼身后的房间,挥手道:“出发”。

  “是”。

  天影看了眼略带些兴奋的影卫们叹了口气。小兔崽子们,有什么可兴奋的,你们知不知道已经惹王爷生气了呢?高兴什么呀高兴?要是吵醒了里面睡的豹子,王爷不活剐了你们不可。如今我们这主子可不是当初那个公正严明、大公无私的主了,要是真弄得那豹子不开心了,我们家王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们还是悠着点儿好。一人犯错,全的受罚呀,谁愿意承受王爷的怒火?找死呢?

  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进入房间,查看某豹子醒了没有,满头黑线的向chuang边走去。豹子呀豹子,你可千万别醒啊,不然我还得哄你睡觉不成?

  某只豹子迷茫的撑着身体,抬爪子抚了抚耳朵,好像很不安稳似的。

  天影见此zui角微抽,抬手学着白霄绝的样子抚摸着对方的皮毛,很快某豹子便再次熟睡下来。一直跟在白霄绝身边,白霄绝没空,就是他照顾这豹子,怎么让这豹子听话,他多少还是会点儿的。不过,有时候也不一定听话,他现在只希望这豹子醒来的时候,不要急着找白霄绝,否则就麻烦了。毕竟自家王爷去天龙寨平乱,没有个三五天都未必能回来,这几天它可都是见不到对方的。

  白霄绝趁着夜色出发,天还未大亮的时候便到了天龙寨山下,浓浓的瘴气弥漫,隐约可见泛着些黑光。

  差异的面前树林,眉头紧锁成一团。奇怪了?怎么觉得有淡淡的妖气?难道这个天霸…?看来他的小心点儿才是,要是普通的土匪就算了,可此人毒术极高,而且这天苍山周围若隐若现的妖气闪烁,要是他所为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白霄绝是百毒不侵的身体,这些毒瘴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扫了眼周围,飞身踏入毒瘴。

  远看还不觉得如何,一进入其中便察觉周围黑暗一片,yin森森的煞是yin暗。

  紧握宝剑向前走去,身后的影卫们紧随其后。

  无论何时何地,作为主子的白霄绝很少有不顾属下的安危,让他们为自己探路的时候,要是平常时也就罢了,可这毕竟是充满毒瘴的天苍山。

  他知道这毒瘴对自己没用,因此率先来此探路,以便这天苍山还隐藏着什么危险。

  果不其然,没前进多久,白霄绝就隐约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动,立刻停了下来。

  “王爷?怎么了?”众影卫一愣,诧异的看着对方,有些不明所以。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白霄绝眼中满是戒备。

  “没有啊?”影卫们看了眼周围,满是迷茫。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