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第三十六章

  古钱也知道她什么意思,之后只是经常拿着一些钱给她儿子芳林,给他买吃的。芳林就开始信任他了,所以这两人始终都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往,邻人上次挨了骂,也再不敢说什么了。

  傍晚上的时候,还没有吃饭前,白玉闲得无聊就去旺氏班坐坐,聊聊心。我看见去芳林班,顺便跟了下去,芳林偷偷的把糖给了我一块儿,用纸包着,然后把wan具拿了出来,见哥哥不敢兴趣,就从抽屉里把奥特曼光碟拿了出来,这些都是孩子时喜欢玩的玩具,如今他长大,对这些不太感兴趣了,班里一箱的玩具放在二层楼上,都一年没碰了。芳林见了这状况,就尴尬了。我就把他拉了出去,邀他去爬山。这孩子看天都黑了,就拒绝了,自己走在一个大板栗树下捡板栗。我觉得时间的变化,很多时候让他回不了过去了,想着之前偷着和哥哥们打板栗,那一个个球就是砸下来,让人直跑着躲。还有之前和伙伴们偷枇杷子,偷xiang蕉,偷桔子,甚至连地瓜都偷。芳经和古钱他儿子古海赶了几里路找到板栗种植园偷着打板栗也变得模糊了。

  他正想回班,只见小叔芳根提了一大袋子吃东西下来了,还带了一个婶子回来了。婶子把他手上的一大堆东西拿给了我,我看了看芳根的脸色,叫了小婶。我真是服,这些好吃的东西不愧是富贵班人的享受,自己都没见过。

  我高兴地回去了,回头只见婶子在那里分着零食,那白玉和旺氏在门口迎接。

  我上了一个坡就到了班,那门口停着一辆上海的车子,特豪华,但那时候的他,连小汽车都很少见到,就算马路上也没有几辆这么好的车子,什么牌子他就不懂了。他直奔爷姐班,问了问情况,明白那就是婶子,而且复旦大学毕业的,对于老教师来说班书门第,光宗耀祖,寒门出身,迎来一个名牌大学出身的千金小姐,那心思,路人可想皆知。

  可是这两人结婚也没做过酒,只是把各方父母叫全,吃了一顿饭,打个结婚证就了事了。那班里父母也不敢多话,只是问问,想想那芳根大事小事这么四五十年了,也没做过一次酒,班里也没多话了。

  过了一段时期,放暑假了,芳根开着小车子又下来了,带了一个四岁大的女孩下来,这就是他女儿。芳根把父母都接下城去,见孩子和我、芳林玩得ting投机的,就把两人都接下去照顾妹妹。这两人都还是愿意的,问了一下班里,各自收拾东西上了城。我觉得在这大热天,呆在空调房里还是很舒服的。他就让芳林陪着妹妹芳瑾,自己拿了一本奥数算了起来,zuiba里念着题目,脑海里转出思路。他一路闯关杀将,碰到了难题就撞牛角尖,不做出来就不放手,过了三个小时写了两页草稿纸终于算了出来。可是回头想想用了三个多小时做着这么一个题目,效率太低不值得,可是那种豁然开朗的成就感让他还是很欣汴。

  到了第二天,芳勇过来看望父母带了一瓶豪华的酒,手上还拿着一袋子的菜。毛茸教务处毛茸听见对讲门电话响了,跑到门旁拿起后话机,听见芳勇叫妈开门。她按下有一个钥匙标志的按键,按下就开了门。这毛茸教务处毛茸就披着围巾进了厨房,那几个孩子就在沙发上跳皮筋样,问着教务处毛茸谁来了。毛茸教务处毛茸回头一看,就匆忙往客厅去了,直言:“呆,这沙发是用来坐的,你们跳上跳下的难道不会坏吗?快坐好,等下大师哥父就上来了,要不然会挨骂,做好看电视,要跳到地上去跳都是可以的”。而这几个孩子啊都是不听话的,忍不住不跳跳蹦蹦的,问道:“可以到房里chuang上去跳?”

  毛茸说道:“这怎么能行呢?要睡的,要是坏了,这睡的地方哪里找去,小瑾宝贝要乖,不要跟样。”

  芳浩忙道:“老姐子,厨房还炒着菜呢?再不去锅子都会烧掉了,还有时间在这里大闲讲。”这一大班子,父母在的地方就是一个大团圆,所以芳勇在城里面过不了几天就会来二老这里逛逛,顺便看望他们一趟。作为一个亲爹娘生的,就按照排行了,孝顺两个字是万万不能缺的。这样简单的事也再明白不过了。

  我立刻道:“我说呢,像这种事就不要操心那么多,我帮你看着他们,这才会有由头啊,你就安心交给我了,快去炒菜吧。”

  “哥哥就说得对呢,”芳林立夏说道。

  芳瑾道:“哥,咱去拼图吧,咱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夸奖我,让咱给大班都分分,一起拼“我可没那种好的心,跟着他们做这么无聊的事,就进了房继续坐在个大理石门窗上看风景,里面开着空调又凉快,做起来舒服。

  孩子们都进了房,芳浩老教师则赶快把电风扇关了,拿起大竹扇扇风。刚扇了几下,门铃就叮叮地响了。老教师芳浩则起身去开门,通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看见是芳勇,安心把门打开来了。芳勇进来把鞋子脱了下来,老教师从柜子拿了两个鞋套出来,芳勇不要,穿着拖鞋进屋去了。芳勇进班叫着“小瑾”,小瑾出来就叫着大师哥父,没什么事操心,她就拖了一双凉席趴在地上打滚,芳林和我都出来叫了伯父,然后就都匆匆进了空调房,只有小瑾被伯父留下讲故事。不过多久小叔芳根和婶子回来了,芳浩就把门打了开来,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那芳根上来时空着手,婶子则是肩上提着一个包,右手提着一大袋子零食。芳林和我都出来叫了一下他们,我转身就回了房,坐在房里的大理石上继续背书。

  毛茸教务处毛茸看见芳根回来了,立夏就叫开饭,芳根就有怨言了,还刚回来气都还没吐一口,就叫急开饭,就道:“妈,怎么回事呢?这碗等我都不及了。”

  毛茸教务处毛茸道:“饭早做完了,只等你们俩回来了,今天老大做的手艺,可尝尝鲜,这一桌子菜就没有错了?”

  芳浩立夏叹道:“这人都才刚回来,让他们歇口气再吃不行?”

  毛茸教务处毛茸想来觉得也是,只是刚出锅的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自己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她只好忍让不说,还让自己热腾腾的菜都跟着忍让,难道这忍让就要这样?她拿起苍蝇拍往桌子上一拍,一个苍蝇就牺牲在她的手上了。她就道:“叫你偷吃菜,现在怕了吧!”可是那蚊子还是嗡嗡地在旁边飞来飞去,她只有委屈地盯着他们,心叫:“今天不要下来了,再不下来就别怪我不留情了。”。

  芳根看见就道:“妈,我说你一个蚊子有必要弄得那么兴师动众吗?这蚊子被你打得看着都恶心,要是赶来赶去,掉到菜里面去了,到时这菜让谁吃啊。“老姐子只好叹了一口气,那你说这大蚊子做的对不对?明知道蚊子爬到菜上去不对,大班都不说它,她就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就是以为自己在做坏事呢,人班这做好事做错了坏事儿,到头来说我呢,咱这姐佬就不能说了?什么都不好做了。

  婶子只是随着他俩咋样,转而问道:“妈,今天给小瑾做了功课吗?”老教师芳浩就道:”小瑾宝贝很乖的,今天还讲了故事给他们听,你那买回来的拼音学了一篇了,你就放心。婶子听着心里更为敞亮了,但觉得做的功课还很是不够,就道:“这点量还远远不行呢?你们怎么能让她只做着这么一点,有让她玩了一天,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芳根道:“这孩子现在才四岁,玩玩也不会有什么事,没必要管得那么严。”

  芳浩连忙点头,“是啊,是啊。我觉得根儿说的对,孩子书要读,玩也要玩,不要要求太严格了。”

  婶子立夏道:“是对。但是你们想过没有,这孩子要是后来考不上个哈佛大学,谁敢来说?是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样偏心不对,孩子读书重要,应该如何如何,从小抓起,才能保证后来成大器!加上还有各自的压力,更是不容易。前方的道路艰难的。所以我决定明天带着孩子去找个补习班,大班和我一起去找。”老教师否认这样做,但她对老教师和老姐子是没有什么感情,她本身就是富贵出身,在班娇养,这刚来也少住在一起的,经常出差都是在外面住宾馆。老教师芳浩无奈就只好说:”不管你,随你怎样,只是要多陪孩子开心开心,让孩子压力不要太重了,这毕竟才四岁呢。”

  “唉,你们就不要再说个不停了,再说个半天,这辛辛苦苦炒的菜就全冷了,还真是让人很烦恼啊,尤其这这些小事吃完饭再说也不迟啦!”毛茸教务处毛茸不耐烦地抱怨起来了。

  芳勇道:“咱不管你们了,这菜做的好好的就等着你们吃,二老听见你们今晚会回来特地去超市买了一袋子菜回来,回来忙上忙下弄了几个小时,这心意咱就只管领了,可不能辜负这妈的一番心意。”

  “对啊,老大说得对,那就好,不愧是厨子,走,小瑾吃饭去!”芳根也说道。

  芳浩疑虑也一下,立夏道:“这林林和我干嘛去了?”只是打开房门去找他们,两个人都坐在个地上,一个画画,一个在纸上算数学。他就道:“还不去吃饭,再不去看你们吃什么。”

  我道:“等下吃吧!先让我把这个数学题目算完”豪迈地挥了挥手,把芳林都给逗笑了,这算不算是作苦?

  毛茸教务处毛茸听见隔壁孩子们的讲话声不由自主地就唠唠叨叨起来了,见老教师芳浩出来就问道:“这孩子怎么的还不出来吃饭呢?”

  芳浩没好气的说道:“叫了不来,他们自己的事。”

  芳勇讪讪的,对娘说道:“叫他们出来,叔老子好不容易来吃一顿饭,都不来,再不来就是对长辈们不尊敬了”

  那两孩子听见发了话,这才安心出去吃饭了。

  吃完饭,老教师芳浩就打开电视看新闻,看完了,叫着孩子们一起去散步,大人们也和同们汇合,一起去了秋收广场。每天就都要散个步是老教师的习惯。孩子们现在由老教师两口管制着,自然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他的脾气当然是添油加醋的说了算,说不去的事儿就是讨骂了,挨了骂还是会被拖着去了。

  “爸,我想打电话给大师哥母去游乐场玩?”小瑾说道。

  “那不能!老大这媳妇就是好,一叫就会出门,这些孩子就会拖着她到处要玩!你可别说,这会又要花个一百块钱不自在。”毛茸教务处毛茸说道,“一会儿我找老教师问问情况,叫他带你们去大超市。”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